“凭证”化为一缕青烟,却依然没遇上包青天
2010年11月05日 02:39红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10月30日上午,黑龙江密山市的市民崔德喜(56岁)因为抵制政府强拆,在自家房顶上点燃汽油自焚,老人的面部、双手被烧伤。(11月2日《京华时报》)

自焚现场视频上传至网络,仅一天不到的时间,点击率就超过40万。又是一起拆迁悲剧,同样是使用自焚的方式来表明自己的姿态。

此事发生后,有媒体电话采访了密山市委宣传部陈部长。陈部长介绍说,这些年来,密山市委市政府一直致力于当地棚户区的改造及开发工作。而且使用两年的时间引进了15家房地产公司后,此次“平安家园”项目搞定了36家被拆迁户,剩下9家还因此成了其他小区的被拆迁户在要价上的攀比对象。

据称,也正是剩下以崔德喜为首要代表的其他9家要价过高,因此耽搁了当地政府近两年时间筹划的发展大计。所以,密山市委市政府经过730天这么久的深思熟虑,在2010年10月30日中午,决定由副市长金香兰挂帅带领着公安、法院、纪检委、国土局、建设局、规划局、公证处、卫生局、消防大队、开发商等相关部门去崔德喜家与之谈判解决拆迁问题。其声势之浩大,前所未有。就差没带着当地作协体验生活,进行现场创作。在这些部门当中,要说国土局、建设局、规划局还算是相关监管部门,那么请问开发商算是什么政府职能机构?

关于为何谈判却出动了几乎一个城市所有的政府机要部门,陈部长解释说,就是因为害怕他们(剩下9家拆迁户?)有过激行为;另外带着记者去,也是想让大家在现场做个证。所以说政府就是政府,办事就是有气场。你都带了公证处这么“公证”的部门去作为见证人,再带着记者去不是多此一举让人想入非非么?

老话说得对:“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在此,是否可以这么猜想,密山市政府在内部会议的时候预计崔德喜等9家剩余拆迁户可能会因此次谈判而采取过激行为,所以决定带着与土地问责无关的公安、法院及纪检委三大司法部门同去;一是为了在谈判协商拆迁条件的时候,对剩余这9家拆迁户构成威慑作用,二是为了出事后采取补救措施,因为在这个队伍里面,还有包括消防大队,及卫生局。因此,我把这些机关平时的主管事务结合到一起联想——密山市政府的会议室想法,是否昭然若揭呢?

这种明显不是谈判的姿态,最终无法避免崔德喜家的拆迁悲剧发生。对于这起以自焚来抵抗政府的强拆事件,密山市政府的说法是,他们在努力营救的过程当中,结果不小心导致崔德喜自燃了。自燃?这个词是否很快就会让你想到前不久发生在宜黄的拆迁事件,那次发生在钟如九家的惨剧,也是政府不小心才导致人家借东风自燃了。

放眼全国,迄今为止这种以自焚来阻止政府拆迁的事件,经媒体曝光的就不下十件,那么还有一些小县城被藏着掖着的呢?而且,每次悲剧发生之后,人民政府总是第一时间找个无厘头的借口一把就把责任全部推到受害民众的身上,请问人民政府是服务人民的?还是掠夺人民的?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如果势在必行的城市化建设是以老百姓的生命为代价,公众生命如此之轻,那么这样的城市化发展有何意义?

温总理一再强调要保障公民的生命权和尊严,但现在这些地方政府为了加快城市化建设,公然不顾老百姓的死活,这种种的违宪行为,已然与高层的政治构想背道而驰。更令人揪心的是,类似这样的暴力拆迁行动如果不加大遏制,继续任其为所欲为,将会让建设服务型政府的使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政府与民众的矛盾不可调和。

幸运的是,这次崔德喜家没有像之前的那几次拆迁悲剧付出生命。可按照宜黄官员所言“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的强人执政逻辑,就难以保证这种官民对立的拆迁悲剧不再重演。说不定下次汽油泼到前来拆迁的政府职员身上,变成“他燃”。

电视剧《少年包青天》当中,包拯遇到命案后,总是会说身体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凭证。可如今很多弱者为了保护自己的房产,将这个凭证化为一缕青烟,却依然没遇上自己的包青天;如果说法律是公民捍卫自己合法权利的最后壁垒,那么请在拆迁问题上的民意垮台前,为它留点脸。

[作者:肖川]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肖川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