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资讯 > 评论 > 抓站滚动 > 正文
浅灰色的收入
2010年09月03日 12:01第一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最近一段,最引人关注的学术话题莫过于围绕“灰色收入”的讨论了。多年来孜孜不倦、力图找到中国居民收入“真相”的经济学家王小鲁再度披露“灰色收入”报告,引发了国家统计局分别司管城市调查司住户处和国民经济核算司社会资金处的两位处长——王有捐和施发启的商榷,王小鲁对此作了积极回应,两位处长遂表态“愿与大家一起改进居民收入统计”。

讨论的基调是基于统计学的,并未演变成国家机构和民间学者的“非对称争鸣”,显然令人欣慰。争鸣并未结束,《第一财经日报》将继续刊发来自当事方的相关文章。

方法论

作为一个期待“华山论剑”的热情观察者,让人稍感遗憾的是,王有捐的第一篇商榷文章显示,作者并未阅读发表于《比较》杂志第48缉的最新报告全文,对于王小鲁方法论的理解还是基于其2007年的研究报告。

事实上,和2007年的报告相较,今年王小鲁报告的最大方法论改进在于,在去年分组比较法的基础上,引入了模型估算法,从而更大限度地提高了数据结果的科学性。

很多人有误读,认为其方法是将4195个有效样本的调查数据,根据样本结构简单推算成整体收入分布。事实上,王小鲁的“恩格尔系数法”要更复杂也更科学。其方法假定,在收入调查存在漏报和少报的前提下,国家统计局的恩格尔系数数据比居民收入数据更为可靠(这符合大家的直觉思维,因为如果存在低报数据的情况,那么食品支出和收入的低报方向是一致的),并认为,一定收入水平对应特定的恩格尔系数。在此基础上,通过分组对应国家统计局计算的恩格尔系数的方法,得出估算人均居民收入的数据。

显然有人会提出疑问,特定的收入水平一定对应特定的恩格尔系数吗?这就是2007年报告存在的问题。在今年的研究报告中,除了样本扩大外,王小鲁引入了模型估算法,其基本思路是,将恩格尔系数写成人均收入的函数,并将其他可能影响恩格尔系数的变量作为控制变量(例如城市规模、居民消费习惯、家庭人口数、家庭成员的就业面,等等),进行回归,得到参数后,再将赋值数据代入,求得不同恩格尔系数所对应的居民收入水平。

图1和图2分别显示了国家统计局数据、王小鲁的分组比较法和模型估算法的结果。从科学性角度而言,模型估算法的数据离真实情况可能更接近。

王有捐和施发启还对样本较小提出了商榷,王小鲁认为不然。他坚持认为,模型根据恩格尔系数和人均收入的对应关系推算人均收入,如果数据基本准确,那么样本不影响最终结果。在这一点上,我认同王小鲁的看法。但也存在一个另外的可能:在王小鲁的样本中,高收入群体的比重高于国家统计局样本中的相应比重,如果将其样本结构调整到和国家统计局的样本结构类似,由于减少了高收入群体的数据,回归和估算结果可能会降低居民收入的数值,换言之,目前的样本结构导致一定程度上高估了居民收入。

收入的颜色

这项研究还带来了其他角度的一些浪花,启发人们新的思考。例如在收入分配方面,根据官方数据,在过去的若干年中,居民在国民收入分配中所占的比重持续走低;但如果看王小鲁的推算数据,结果却有不同(见表1)。2005~2008年,居民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占比并没有官方数据那么明显的下降。你也许会说,国民收入的数据也可能被低估,确实如此,不过从整体角度看,国民收入的低估程度可能低于居民收入的低估程度。也就是说,居民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命运并不像想象得那么惨。

王小鲁并不认为这是个好消息。他的估算显示,在居民收入中,相对于劳动收入,非劳动收入增长更快,而非劳动收入这块显然带有更多灰色的痕迹。而在我看来,在他测算的灰色收入(其估算居民收入减去根据国家统计局资金流量表获得的居民收入)中,也许白色部分比黑色部分要多,由于统计遗漏和低报,而导致合法收入未被计入,最终表现为居民收入被严重低估——这很可能是一张浅灰色的收入图谱。

你可能会不赞同,认为所谓的灰色收入中,黑色部分更多。我们显然需要下一步的实证研究来分清灰色中的黑色和白色。不过,要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除了恰当的法律条文和严格执法外,法律理念的调整也同样重要,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白色,而非相反。在这样的前提下,统计局通过调查获得的数据会更加可信。

而眼下,正如王小鲁所表达的那样,他的研究与其说是在测度居民收入的准确数据,不如说是提供了一个衡量现有统计数据的参照系。作为民间的学者,并不宽裕的预算不可能支持大样本的精确研究,而掌握雄厚财力和国家渠道的统计局,显然不应满足于仅仅提供了数据,而这些数据却备受诟病。

到这里,我们还遗漏了故事中最重要的部分,那就是民间数据的生长空间。在成熟的市场经济中,提供数据也是市场经济,大量的经济数据来自民间机构和研究机构——政策的开放性保证了谁都可以采集和提供数据,而竞争的存在会提高数据的准确性和真实性。反观中国,采集数据是一个敏感的特权,非官方研究机构几乎被禁止涉足,一些研究者虽然锲而不舍地忠实于自己的研究,却受制于资金和便利等方面的约束而举步维艰,在这个意义上,让我们对王小鲁致以敬意,他的贡献未必来自于数据的完全准确,而在于,他开了风气之先。

(作者系本报副总编辑)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