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07
往期回顾
NO207

佩雷斯带走了一个时代

他的言论,他的思想,早已不是巴以冲突,不是阿以矛盾,不是中东局势,而是关于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今晨,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逝世。他带走了一个时代。

这位93岁的长者,出生于一战后,奋斗于二战中,与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一道,缔造了一个国家。

襁褓之中的以色列,急需力量。佩雷斯和美国、法国纵横捭阖,终于打造了以色列强大的空军。

时光荏苒,岁月变迁,这位睿智的老人,在20世纪90年代铸剑为犁,和拉宾一道,化干戈为玉帛,和巴勒斯坦签署了举世瞩目的《奥斯陆协议》。

此后的剧本是,拉宾被刺杀,阿拉法特举着颤抖的手,终究未能在戴维营协议上签字,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和平遭遇重挫。

进入21世纪,阿拉法特、萨达姆、卡扎菲等中东呼风唤雨的人物相继去世。只有佩雷斯,从总理到总统,再到筹建佩雷斯和平中心,一心为着和平事业持续努力。

他在有生之年,完成了从普通人、战士、领导者、和平使者的身份变换,最终,他去世时已然是一个哲学家。

他的言论,他的思想,早已不是巴以冲突,不是阿以矛盾,不是中东局势,而是关于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这,才是真正的政治家。

如今的中东,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伊斯兰国暴力肆虐,叙利亚苦苦挣扎,利比亚、埃及、伊拉克前景不明。我们无法知道佩雷斯弥留之际,有没有对这些问题的解答;我们知道的是,当这个世界上有历史纵深感的政治家凋零后,剩下的,要么是为一己之私谋利的威权统治者,要么是为了选票敢于做任何承诺的政客。

如今的世界,全球化、自由贸易遭遇挑战,特朗普这样的政客大受欢迎。东方和西方、宗教和宗教之间、文明与文明之间、不同政治制度之间,分歧加大,那种跨越东西和宗教文化、为人类未来着想的政治家,凤毛麟角。

佩雷斯有生之年多次访问中国,毫不掩饰对中华文明的热爱。北京奥运会,恰逢周末,按照犹太教的习俗他必须休息,不能坐车。但是,他为了表达对中国的尊重和支持,以87岁之高龄,从宾馆步行到鸟巢,令人感动。

他的影响,不仅限于政治。

80多岁的佩雷斯,依然是个创新者,依然对新事物充满兴趣。以色列有个年轻的企业家,想出了给电动车换电池,而不是充电的主意,跑去找佩雷斯。佩雷斯听了,立即行动起来,亲自找法国、意大利等国的汽车制造商谈合作。此刻,他不是前总理,而是一个对新鲜事物孜孜不倦追求的孩子。

此项目最终失败,但这种尝试给行业带来了变革和新思维。

佩雷斯无论身份多高,从来对任何人都和蔼可亲,90岁高龄之际,还帮助以色列拍摄了一部佩雷斯找工作的宣传片,风行世界。一个前总统当群众演员,世所罕有。

但是他做了,因为他叫西蒙·佩雷斯。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