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专题

新领导集体理想主义和底线思维相辅相成

凤凰网评论独家对话辛鸣

网友评论() 2013.11.11 第9期 总第9期 连线主持人:孔德继

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依靠什么样的动力和法宝,要有什么样的政治保障,这已经形成了很完整的治国理政的大理念。

“中国梦”说到底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众化,让人民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感可触,可亲可敬,马上就有一种认同感。

中国社会不仅要走中国道路还要形成中国道理,要把中国这条道路为什么好,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这些问题都讲清楚。

正在加载中...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大幕拉开之际,凤凰网评论约访各方专家,解读中共领导集体的执政逻辑、执政重点和执政智慧。正如专家所言,改革是中国发展的秘籍和法宝。让我们共同期待明天,拥抱明天。

本期嘉宾: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辛鸣,为您解读“新一届领导集体的执政智慧”。

凤凰网评论:习总书记上任一年来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和执政方略,您认为这些执政方略都透露了中共新领导集体哪些执政理念和执政智慧?

辛鸣:确实,习总书记执政已经接近一年了,这一年来总书记做出了一系列的重要讲话,这些讲话现在大概有接近一百多篇了,这些讲话对中国社会未来美好蓝图做出了个描绘,又对中国社会未来发展大战略做出了勾勒,这一系列讲话显示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雄才大略和责任担当,形成了新一届中国领导集体治国理政的大理论,通过理解和把握总书记的讲话,可以对中国社会未来发展蓝图有比较清醒的把握,又能从中领略到新一届中国共产党领导集体执政的担子或者理念。

凤凰网评论:这一系列讲话、措施的出台,有没有内在的逻辑关系?

辛鸣:从执政大理念,大思路角度来说,肯定要通盘考虑,从大处着眼,这一系列讲话里面贯穿两个道理,第一是高瞻远瞩,看大发展大前途,第二高屋建瓴,统筹兼顾,这里面体现了一系列越来越清晰的框架,比如“中国梦”,为中国社会发展举了一面精神旗帜,紧接着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阐释,又对中国特色社会发展道路进行了一系列重申和强调,如何实现“中国梦”,如何坚决地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通过改革开放这个重要的法宝来解决问题。对于中国社会来说,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核心,共产党自身建设的好与坏,又跟中国社会是密切相关的,所以从严治党也是总书记在这一系列讲话中重中之重的内容,从“中国梦”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到从严治党,确实逻辑连贯地形成了治国理政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比如旗帜、道路、动力、发展,核心。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要领会总书记的讲话,不仅要看他讲了什么,还要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讲,他这样讲意味着什么,总体脉络框架是什么,他体现出来的精神又是什么,当把这些内容理解之后,就对中国社会,现在和未来的发展做到心中有数,又对中国社会现在和未来的发展成果充满信心。

“中国梦”:中国社会奋斗的精神旗帜

凤凰网评论:那您认为影响巨大的“中国梦””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有怎样的内在逻辑?

辛鸣:其实“中国梦”可以说是总书记讲话里面最亮丽的主题词, 从去年11月29日参观复兴之路时提出来“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中国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中国梦”提出来后,在中国社会里面引起强烈的反响,甚至在整个世界都引起了比较大的关注,“中国梦”这简单三个字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魔力,其实和中国社会这几年发展内在的轨迹有一定关系,中国社会这些年来的发展,尽管从来没有公开讲过,但是潜台词是依靠人的本能和欲望,来推动社会发展,谁穷就让谁有钱起来,谁吃不饱让谁吃饱,确实是依靠人的本能和欲望来推动发展,这是很有道理的。马克思主义者都认为人的一切奋斗都跟他的利益有关。

但是不管本能也好、欲望也好还是利益也罢,作为社会发展的动力可以,但是不能成为社会发展的目标意义和卡子。人是寻找意义的动物,不管做什么事情要知道这样做的价值所在。中国社会这些年来,坦率的讲中国经济发展很大,世界第二,现在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跟三十五年之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在这样一种巨大经济发展成就和人类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改善的情况下,人民群众得心理状态,情绪好象并不像想象得那么乐观,这几年来所做的一切究竟为了什么,这个问题越来越在中国社会引起思考,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不会有进一步持续的动力和集体共识,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中国社会呼唤共识,共识是大家共同认为应该去做的一件事情。

现在大家认为“中国梦”的提出是应该做的事情,原来有这么一个13亿中国人,甚至包括海外华人在内共同追求的目标,目标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让中国社会,中华民族不仅在历史上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而且现在以及未来还要继续为人类社会发展作出更大贡献,当这个宏伟目标伟大事业和人民群众感受合二为一时,人民群众就会有一种归属感,当年毛主席说过一句话,他说“主义好比一面旗帜,把这面大旗树立起来之后,大家就会知道该往哪里走,该去干什么”,“中国梦”为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确立起了一面精神旗帜,让大家知道中国社会未来该向何处去,该去干什么。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与外国平起平坐

凤凰网评论:您刚才提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规律和原则,跟世界其他国家有什么不同?它有怎样的使命和追求?

辛鸣:如果说“中国梦”是给中国社会发展树立起了一面精神旗帜的话,那么中国社会主义这面旗帜,中国将怎么走,道路问题至关重要,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不管干什么,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就是要走对路。对于中国社会来说,现在经过六十年的探索,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如果说“中国梦”是总书记讲话里面最亮丽主题词的话,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贯穿总书记讲话的一根红线,总书记特别强调“道路决定命运”,如果路不同,那么它的结果也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总书记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如此强调。

有很多群众,包括海外的一些朋友们经常问中国社会为什么要这么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他们认为现在有很多的国家比中国发展的现在还要快,甚至从某种程度比中国还要好,那中国为什么不按别人的道路往前走,搭便车,为什么一定要自己辛辛苦苦做这一件事情。但是别人的路可以借鉴,可以参考,但是如果把别人的路照搬过来,是走不通的。最简单的例子,一条高速公路上没车走时,大家就会说,看这条路这么好,为什么不来走,但是当车走的多了的时候,那么它又开始堵车了。

别看美国社会老和中国人说不按照美国发展道路往前走,中国社会这些来比如说发展工业化、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扩大开放,可是刚刚搞了多少年,现在中国不论向国际社会买什么东西,国际社会都对中国抬高价。这是因为现代西方发展道路是建立在西方传统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背景下,中国社会走这条路就意味着跟国际社会,尤其是跟着国际资本社会进行资源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意识到不是中国不想走,而是中国真走西方国家也不会真让中国走,中国只能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做个跟班,做个医护,给别国打工,如果要平起平坐,坐下来谈判,不想当跟班了,人家就不同意。

中国社会其实特别愿意向西方学习,但学来学去学到最后发现,总是老师欺负学生,最后没有办法了,只好自己走,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因为这条路才是符合自己本性,能展示自己的特长的,是为了自己也符合中国国情的一条道路。一个国家走什么样的道路,跟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传统,基本国情和奋斗目标都是密切相关的,所以习近平在莫斯科时用了一句话来比喻中国社会特色主义,他说“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穿鞋的人自己清楚和知道”,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不好,经过六十多年的探索,中国已经取得很好的发展成果,也让中国人对这条道路充满自信,正因为如此,所以总书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阐释不仅符合了历史逻辑,一百七十年来的艰辛探索,风雨沧桑,中国共产党九十年的奋斗历程,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六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推进。

现在有些人一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就想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给划界到了1978年改革开放,改革开放以后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前不是,甚至不仅不是,还把改革开放前中国走的道路和现在的道路对立起来,尤其现在确实有这么一些人是故意对立的,也有些人是好心办坏事,他为了说中国今天好,不惜把昨天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说的一塌糊涂,一团漆黑。习近平今年2月份,在中央党校办十八大精神研讨班的时候特别强调,中国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分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这两个阶段,这两个阶段有重要区别,但是又相互联系,绝对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东西,去否定改革开放后,但是同样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后去否定改革开放前,如果这样去做,就会犯了自己给自己割断命脉的历史性错误。

凤凰网评论:这样是不是就会产生有些人所担忧的在中国再次发生文革的风险?

辛鸣:这里边我们一定要区分清楚,前三十年中国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间,发生过问题犯过错误,但是不能因为发生过问题犯过错误,就把前三十年给否定了,就好比说三个月感冒,感冒之后生病,不能说生病人就不要了,现在这个人跟生病这个人完全不一样。确实过去六十年的过程中间,中国有一些不科学的,不规律的,教条、教化的做法,但是这些做法过程中间,历史阶段的发展是不能否定的,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社会主义发展建设基础之上的与时俱进和一脉相承,绝不能推倒重来。只有这样,讲到道路时中国人心里面才更加有底,要不然走这一段路把那段给否定掉了,再走一段再否定前一段。今天如果把过去三十年给否定掉,那么会不会未来三十年把今天的三十年给否定掉,从逻辑上讲是可能的,所以习近平特别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项大事业,由毛主席开拓,经过邓小平同志以及后来一代又一代的领导人连年不断地以接力棒的形式把这个事情做下去,因为只有这样这个事业才能发扬光大,中国社会主义这条道路才能越走越宽广。

改革是中国发展的秘籍和法宝

凤凰网评论:十八大之后不久,习近平考察广东时就提出“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可见他对改革开放的决心,对改革开放的重视和深化。那您认为习近平特别强调发展阶段的改革会有怎样重大意义?

辛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改革开放三十年给中国社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是中国社会赶上时代进步的重要法宝,是中国能取得繁荣发展源头活力,也是跟上时代步伐的关键。过去三十年是如此,未来三十年同样也是如此,十八大以后,习近平第一次到外地考察去的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表明中国共产党人坚持改革开放,永不停顿的决心。之所以强调这个,是因为今天中国社会对于改革的形态也好,社会情绪也好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过去三十年前一谈改革整个中国社会全体响应,应该说这种共识是很容易形成的,而且这个共识形成之后共同力量也很容易凝聚。

但是今天中国社会还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喊改革。中国改革的步伐和力度,包括改革的效果越来越在衰减,这其实跟这些年来中国社会改革面临的发展阶段有很大关系,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相当多的老百姓获得比过去更多的收益和更好的改善之后,当有了这些之后再进一步改革,很多人就心里面没底,不像过去赤脚不怕穿鞋,改肯定是会更好,但是现在的改革,对于很多穷人来说就有顾虑,他们担心明天的改革会不会比今天的好,心里面没底,特别是中国这几年改革开放过程形成了特殊的利益群体,改革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所以有很多做法可能不太规范,很多制度可能不太严厉,一些群体利用不规范不严厉可能获得了一些超额的、不正当的或者不应该的利益,而这些利益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就不可能再获得,但是这种已经获得了的习惯性心理会使得这些人想把这些利益进一步固定下来。他们就不想改革。

所以别看现在很多人都在喊改革,这种声音好象很有响度,但是中国社会真正推动改革的也就剩下两个人,一个人是习近平总书记,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另一位李克强总理。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他们意识到没有中国社会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不仅现在一系列成果不可能保留下来,中国社会将在过程中间慢慢衰落下去,必须要改,但是问题就是今天中国社会不仅要坚定改革开放的决心,还要明白改革开放究竟怎么样。

现在社会上有一些人也在喊改革,但是其实仔细分析,今天中国社会那种喊改革的声音背后有两种状态,一种状态称之为叶公好龙式的喊改革,改革的调子喊得很高,但是一到具体出台某个改革措施的时候,马上就开始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比如现在房地产调控越调控好象问题越大,现在说要实行房地产税,设置税的目标就是要增加房屋持有成本,让手里面有几十套房的人增加持有成本,这个税其实是很好的改革措施,可是一大群人说怎么能这样改,这就是与民争利,但是说句老实话,目前中国社会有几十套房的人还叫普通人民群众吗?,如果中国老百姓都能有几套房、几十套房的时候,那个时候才该真正取消房产税。

但问题是现在有少数人,当他拥有房屋时,他对外把自己打扮成人民群众,这些人嘴上喊改革,但是绝对不喜欢任何真正改革的措施,还有一种人把改革等同为否定,中国现在这套不行就退回到过去三十年前,要走过去那条老路,但是这一种状态不是目前中国社会改革应该担忧的问题,因为过去六十年前的那种僵化保守的老路中国社会都有切实感受,所以不会再退回那条老路上去。现在有一种更大的声音是中国不行要向西方学习,向外部学习,当时如果把西方社会、外国社会所有制度搬过来,中国社会制度还是原先社会主义制度吗?现在有很多人,不去谈这个问题,老是说改革只是去变革某些细节,某些机制体制,但改革就意味着改变,什么是可以改变,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什么时候是应该改变的,必须做到心中有数,如果做不到这一条,改革在不知不觉中间就会变成自我否定和自我灭亡。

比如说现在我们面前摆了中国产的大红旗轿车,正宗国产货,可是有朋友说红旗牌轿车座位不太舒服,那就改吧,换上奔驰的座椅,结果又过两天,有朋友说这个发动机也不太给力,那就改吧,换上奔驰的发动机,结果过两天有朋友又说了,轮胎也不太抓地,跑起来不安全,那就改吧,换上奔驰的轮胎,结果过几天又说了,换了这么一套,就剩壳子了,这个壳子又土又保守,不好,那就换吧,反正换了这么多了然后换上奔驰的大壳子,当所有这些都换了之后,摆在我们面前这辆车是中国产的大红旗,还是德国产的奔驰车?所以有很多改变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根本性的质变,邓小平同志当年就强调社会主义改革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而不是把社会主义推倒重来,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谈改革开放时特别强调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要通过改革让社会主义更加有活力,让社会主义更加有前途,让社会主义更加光明,更加强壮,如果不是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任何名义上喊改革恐都是居心叵测。

坚持社会主义的必要性

凤凰网评论:红旗轿车不断地换件改良肯定导致红旗桥车不再是红旗轿车,之所以红旗轿车造红旗轿车肯定有其必要性,您认为中国坚持社会主义的必要性是什么?

辛鸣:中国一定要走社会主义的道路,一百七十多年来的历史证明西方那条道路,中国走不了也走不通,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国追求的目标和社会理想跟现代西方社会理想也不一样,对现代西方社会来说,人类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已经到头了,怎么发展都不可能绕过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在世界上运行发展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历史规律,,所以历史终结了,现在这种声音越来越多,,这个论调美国人也很认同。对美国来说,美国现在已经是世界老大,维持现在状态当然是一种最有利的选择,所以不需要改变。

但是中国社会情况完全不一样,当年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推翻旧世纪,建设新世纪,这个新世纪不仅仅是执政权转变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形态转变的问题,改革中国社会的劳动者要当主人,中国社会劳动不能被资本所侵占,劳动不能被资本所剥削,当然这是社会主义初期阶段的目标。当然还应该鼓励和允许资本发挥积极作用,但是资本发挥积极作用不能反客为主,资本不能在中国社会大行其道。但是在现代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最核心的理念就是,任何制度安排、任何政治力量都不允许对资本在国际市场资源流动提出质疑,在这样一种资本统治世界的状况下,最终的结果就是资本剥削劳动,现在有很多人可能不愿意听这样的话,认为这样的话太保守,太僵化了,但是保守、僵化不等于不是客观事实,中国社会也希望让中国13亿老百姓都成为有产者,但是当一个社会没有劳动者的时候,财产和财富从何而来,资本本身不会形成和创造财富,真正形成财富和创造财富的是劳动。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社会主义社会跟资本主义社会最大的差别在于对新世界价值理解不同,社会主义追求建在劳动尊严上的公平正义,与在资本逻辑下的公平正义是两回事,西方社会也讲公平正义,在某些细节方面甚至好象比社会主义做的更完善,但是毕竟它的公平正义是在资本逻辑背景下做的,社会主义最终实现自由全面发展时,是拒绝资本剥削的,所以说中国红旗车跟外国车之间,差别在价值理念的变化,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书记特别强调共同富裕是根本原则,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方向,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要求。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社会主义的必要性是有理论逻辑的,这个理论逻辑不讲清楚的话,大家是会不理解的,因为任何理论的背后都有立场。现在西方社会之所以会对现有社会状态乐此不疲,是因为西方享有资本持有者和资本占优势的地位。

比如美国人就利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可以在世界上享受别人给自己干活,自己来享受,子啊这种背景下想去跟它讲理论逻辑是没有用的,所以讲任何道理的时候一定要把位置逻辑讲清楚,一定要表明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任何一个人讲任何一个道理,把道理讲完之后应该鲜明地告诉大家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不讲立场把自己放在一个超然的立场或者全体人民的立场上面是不行的,全体人民的立场是什么,是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对今天中国社会来说,最广大群体绝对不是少数已经有了资产,利用资产来侵占更多劳动者权利的那些人。

凤凰网评论:群众路线教育也是为实现最终目的的回归,那您认为现在党内的反腐败、整风是否也是为解决目前改革现状分歧?

辛鸣:就像刚才讲的有了很好的精神旗帜,“中国梦”,又认准了一条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全面改革开放深化改革开放,让中国继续往前走,但所有这些都好了之后,我们发现今天中国社会还存在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甚至有很多地方的问题和矛盾还是比较厉害,这固然跟发展阶段和生产力水平有关系。

但是其实也跟中国共产党自己本来应该发挥的优势和发挥的功能作用体现不充分有很多关系,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既然是社会领导核心,核心是好是坏就至关重要了,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共产党应该是这个社会中最先进最优秀的,所有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本来要求的,但不得不看到这些年来,相当一些党员干部,包括一些基层党组织在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优秀性方面表现得越来越不充分,甚至表现得越来越没有感觉,甚至有一些党员干部,表现得还不如普通群众,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如果再去空谈共产党的先进、优秀,恐怕不仅不可能起到正面作用,还会引起整个社会的反感。

总书记讲了打铁还得自身硬,中国共产党要想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领导核心,那么先把自己管理好治理好,先把自己存在的问题、毛病克服掉,否则那么有什么力量去说别人,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一定要做到说别人不对的时候自己已经做的完美无缺,自己做事是公平正义的,自己做事是光明磊落,现阶段中国共产党存在的一些不好的问题,都要一步一步克服掉。

十八大以来,中央就通过“八项规定”来改变中国共产党的做法,“八项规定”后来越来越深入,到了今年就开展了群众路线实践活动,源于一些政党成员脱离开群众了,认为自己和群众已经不一样了,我经常讲一句话,中国共产党就应该跟群众不一样,但是不一样指的是比群众更加优秀,比群众更加能牺牲,更加能奉献,更加能为人民服务。是这些方面跟群众不一样,不是在享受方面在特权方面跟群众不一样的话,如果那样就大错了。

现在通过群众路线教育活动,让党员干部真正重新回到群众中。中国共产党本来就是来自于群众,只不过这几年由于工作性质变化,有些人不知不觉把工作跟生活等同了,但是应该说工作和生活是不能等同的。对党员干部来说,工作时可能需要坐在某个领导岗位上,但是生活中你就是人民中的一员,甚至就是人民的公仆。通过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重新找回中国共产党强大的力量,强大的力量在人民群众中,中国共产党只要有群众在背后站着,不管多大的苦难都能克服,当共产党脱离开群众时,说句实话,连一件小事情都办不了。

所以在这点上来说,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验活是现在从严治党很重要的切入点和抓手。

群众路线是执政者的心理调适

凤凰网评论:您觉得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会有效持续下去吗?是不是必须要渗透到具体的制度改革当中?

辛鸣:群众路线作为教育实践活动可能是阶段性,有开始有结束,有具体的步骤和环节,但是通过教育实践活动把群众路线真正装在共产党员的心里,体现在共产党员的行动当中是长期的过程,一次学习活动是破个题开个路,但是真正解决恐怕未来要靠一系列制度、体制改革,要让党员干部第一自觉走向人民群众,第二就算不想走向群众,也有制度、体制强迫他们不得不走向群众。当这些制度、体制跟共产党员党性修养、党性要求结合起来时,就能真正从内到外实现把群众路线落实到群众中的意图和目标。

凤凰网评论:习近平最近在河北省组织召开民生生活会,您如何看待这种会议的效果?

辛鸣: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社会发展中的领导作用毋庸置疑,取得了重大成就也毋庸置疑。但是这些年来共产党存在的毛病和问题也是越来越多,甚至有些矛盾和问题还呈现出顽固性,蔓延性和普遍性,关于从严治党这个问题,小平同志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提出来了。可是到今天,这个从严治党的任务好象不仅没有完成,还依然属于破题阶段,这些年来对自己犯的错误,存在的问题越来越不能清醒地认识。一个政党犯错误不可怕,犯了错误改正就可以,一个党政干部犯了错误改正了依然是一个好干部,但是问题是有相当多党员干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所以现在才开展这些年来中国共产党执政建设行之有效的法宝,叫自我批评。

当年毛主席讲过,中国共产党跟其他一些政党有个最大的差别就是共产党不仅能开展批评,还能开展自我批评,但是这些年来,确实有一些党员干部已经越来越不愿意批评和自我批评了,有些干部面对上级不去批评,怕批评了被穿小鞋,面对下级也不去批评,怕批评了之后丢选票,所以见了面,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结果在互相一片好声中,毛病、问题越积越多。所以总书记到河北去亲自坐镇召开省级领导班子民主会,大家坐下来相互之间剖析剖析,对照对照,你有什么问题,他有什么问题。大家敞开胸怀把问题提出来,把毛病找到至少有了改正缺点错误的可能性和开始。要想改正错误,首先要知道错误在哪里。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总书记亲自参与在河北的这一次民主生活会是开了个好头,把中国共产党自我批评的法宝捡了回来,其实这也是小平同志当年强调的,他在1956年就说过,既然大家都怀念中国共产党传统好的做法,不妨把这些好的做法重新捡起来”,这次在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中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就是把中国共产党传统好的法宝重新给建立起来。

凤凰网评论:有包括网友在内的少部分人可能会问:开展民主生活会,所有单位会做到批评在点子上吗?会批评到很实质性的问题吗?

辛鸣:在过去肯定不会有效地做到批评跟自我批评,如果过去已经做好也没有必要再开展一次大规模的学习教育实践活动,这次总书记开了好头,不仅在河北坐镇,今年6月20到25号中央政府局成员在中南海里面也是关起门来开展自我批评,中国共产党是讲究组织原则的政党,有个基本政策规律叫“上行下效”,如果领导都带头做这件事情,下边一定会做,所以我个人认为要想改变多少年来形成的习惯和模式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但是开了个好头之后,它就不会停下来。

凤凰网评论:中央党校那边有没有开展民主生活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宣传教育活动?

辛鸣:它是分阶段分批的,是全党覆盖的,党校属于中央国家机关,当然是属于第一批,已经开始了,现在我们正在进行第二阶段的民主生活会即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阶段,各级党组织都是按照这个程序在做,应该说通过这个活动确实感到共产党存在很多问题和矛盾,为今后改正并改善这些问题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这届领导人一直在思考中华民族向何处去的问题

凤凰网评论:您能否分析一下这一年以来习总书记执政理念存在的内在逻辑关系?

辛鸣:刚才讲了四大块的内容,这四大块看起来好象是各自独立,但是其实是相互关联的,像刚才讲的“中国梦”解决了中国社会奋斗的精神旗帜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解决了中国走什么路的问题,改革开放是动力和法宝,从严治党是加强政治保障核心,其实这四块内容互相串联起来勾连起来就形成了治国的大思路。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依靠什么样的动力和法宝,要有什么样的政治保障,这已经形成了很完整的治国理政的大理念。

这个大理念第一条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理想主义情怀,现在越来越多西方政治家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为了选票而执政,把目标定的很具体,很权衡自己干这个事情能得到多少人的支持,能换算成多少张票,如果干那个事情现在得不到票,那就先不干,在这种状况下,往往很多西方政治家干很多事情颇有头痛医痛、脚痛医脚,这就是因为西方社会政治家背后已经被资本的利益所胁迫,看起来好像只能去干这些事情,但其实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遵循资本的规律。他们只不过是资本家的代理人而已,不同类型的资本代表人而已。但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家心中有信仰、宗旨和理想,这就是总书记特别强调的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中国共产主义的信仰是钙,去了钙会得软骨病,当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时候,自然就会认为远大理想就是共产主义,那么自然就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当这种理想信念在一个政治家头脑中根深蒂固的时候,境界跟心怀就不一样了,所以通过这一年来就能看出来总书记有一种很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要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希望中华民族为世界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提到“中国梦”的时候我们总认为“中国梦”解决人民奋斗的精神旗帜问题,但其实“中国梦”还解决了另外一个问题,解决了中国跟世界的关系问题,现在有很多外国人都说,中国人提出“中国梦”不就是中国人自己的梦吗,为什么还说“中国梦”是世界梦,确实“中国梦”提出来之后,有两种不同的解读,一种是比较偏向西方社会的朋友就认为中国人没有必要提“中国梦”,把美国梦拿过来就好了,“中国梦”说白了就是美国梦,但是国内有一些同志可能出于意识形态的自觉,就认为“中国梦”怎么可能是美国梦,所以把“中国梦”和美国梦说的水火不容。今天6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去美国加州和奥巴马会晤时,就和奥巴马解释“中国梦”是与包括“美国梦”在内,世界人民一切美好梦想是相通的,这个相通是沟通的通,相通有一个前提是文化是一样的,如果两个文化是一样的就谈不上相通,所以“中国梦”和美国梦肯定不一样,但是这种不一样又不是水火不容,而是互相之间可以交流,可以合作的,相辅相成的。通过“中国梦”,不仅可以解决中国社会内部人民奋斗的目标、意义、价值问题,还解决了中国社会跟国际社会未来在发展过程中的关系问题,“中国梦”跟美国梦的关系诠释了中美之间新型战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家,如果真正是政治家,首先必须是哲学家,想当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时候,中国跟美国隔绝了28年之后,美国总统尼克松到中国来,跟毛泽东主席两个人坐下来交谈的时候,毛主席就谈哲学,哲学谈明白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所以他们谈了三天哲学,最后谈出中美建交,构成了新型的国际格局。

今天总书记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谈哲学,谈包容、开放、多元,当谈出这些共识的时候,就开始构建新型关系,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中国要走向世界,但走向世界不是融入世界,融入世界里去就没有中国了,而是要参与进去。

这一届中央领导人其实正在思考和解决重大方向问题,中华民族现在处于怎样的历史方位,应该向何处去,应该承担怎样的历史责任,应该怎么走,从整个中华民族的角度来看问题,具有一种大的战略和理想主义色彩,所以总书记特别强调底线思维,在中国做任何事情首先要考虑到底线,做一件事情最低的底线是什么,必须去争取底线之上更好的,不能为了说这个也好,那个也能好,结果到最后底线守不住的时候,一切都不好了。所以“底线思维”跟理想主义,这两者相辅相成,让我们对新一届领导主席的理念和智慧确实感受颇深。

意识形态是共产党极端重要的工作

凤凰网评论:习近平在今年8月19日全国宣传思想会议上提出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建设要求,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同时坚持要求媒体凝聚正能量、以正面宣传为主,您如何看待他提出的宣传和意识形态的理念和“中国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包括改革开放之间的关系?

辛鸣:这些年来中国社会一直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要发展经济,而且有个很朴素的想法,只要自己干好了,干明白了,那么自然而然一切都好了。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尽管还有不完善之处,但是目前所取得的成就,所展现的美好未来,谁也否认不了,可是目前社会上包括国际社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质疑、否定、嘲讽、抗议论断还不少,这是因为虽然经济工作是政党工作的中心,但是意识形态是政党极端重要的工作,不仅要干好,还要把共产党为什么好讲明白讲清楚,如果不把自己为什么好讲清楚讲明白就没人会去说你好,中国社会不仅要走中国道路还要形成中国道理,什么叫中国道路,要把中国这条道路为什么好,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把这些问题讲清楚。这些年来,坦率讲共产党在这些方面做的不够,导致无论做多少事情舆论上反应都和做的事情不成正比,比如有人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三十年来取得的重大成就是瞎猫碰上死老鼠,是侥幸的过去,未来是不行的。但是在发展中国社会主义中间出现了一些毛病和问题是正常的,在所难免的,只要发现并改正了就可以,但是也人改不了,认为这是在基因里面的,如果不从根本上改是改不掉的。

所以结果就是这边在改,那边有一大帮人在指手划脚,而且里边坦率讲可能有不明真相的人,不排除少数人在别有用心,确实这个世界上始终有人有不同的立场,不同立场的人之间讲逻辑道理是不管用的,可以交流但是达不成共识,这个时候如何真正要把自己的立场给讲清楚就要靠自己去讲,这些年来确实有一些共产党干部不让别人说话,其实也不是不让别人说话,而是别人说的太多了,自己说的太少了,当然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个问题,其实说的也不少,但说了很多听不进去听不明白的话。

比如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不好,很好,但是这一套理论逻辑如果是按照理论去讲,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会感觉到抽象和不可理解。而总书记提出的“中国梦”说到底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众化,就像马克思主义也有中国化的一样,“中国梦”就解决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众化,让人民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感可触,可亲可敬,马上就有一种认同感。这就充分说明讲道理的时候要善于讲一些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能明白能接受的话语,板起面孔空话套话一套一套,累死也不管用。中国共产党有很多宣布部门的同志干了不少工作,也花了不少钱,可是宣传效果并不是像想象的那么好,像美国社会虽然没有宣传部,但是美国有一个很大的宣传部门叫好莱坞,美国好莱坞拍的哪部片子不反映美国价值观,总是美国的片子拍出来之后,我们自己还要花钱买过来接受美国教育,这就说明同样是进行意识形态内容的宣传,要善于用群众愿意听,愿意接受的方式给表达出来,在这些方面共产党确实要下大功夫。

凤凰网评论:可以看到“八项规定”都特别具体化,总书记的讲话也特别口语化,这是否说明习近平的执政智慧很符合现实需要?

辛鸣:佛学上有一句话叫“真佛只讲平常话”,当你真正把问题想清楚想明白后,那你表达出来的都是很亲和很随意的话,当你去念排比句,去念套话的时候,脑子里往往是没有东西的。所以总书记一系列的讲话,尤其如果是在现场听你就会发现他不是在照稿子念,也不是把它当成工作,而是当成是在跟大家交心,在聊家常的过程,把一些重大问题娓娓道来,这点是很重要的。

凤凰网评论:那您是否认为习近平的执政风格跟他的个人经历也有一些关系?

辛鸣:当然一个人的实践风格、语言风格甚至包括思维方式的形成都跟历史有关,中国共产党这代领导人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们在青少年时期,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基本理念、基本信仰的熏陶,这种熏陶在少年人的头脑中印象是相当深刻的,他们在青春期接受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优秀信仰,世界观、价值观理想和信念等等,这一切都体现在后来他们的实践中,从他们这代人的举手投足中可以看得出来一个共产党人的情怀,共产党的宏伟。

同时由于他们在青少年阶段又到农村的广阔天地里面去锻炼,与广大基层群众有水土交融的生活,现在经常有些人说青年人到农村去,当年受了多少苦,多少的累,但其实历史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当他们去到那种环境中时不仅接受了人生的考验,还培养了他们与中国社会最基层民众的生活感情,这些感情自然而然就体现到现在所看到的政策和决策中。

所以对于政治家来说,人格魅力和实践历练也是很重要的,但是主要还是从大思路大理念的角度来探讨,不能把这些跟个人经历做过多的关联,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凤凰网评论:您对习近平的“8.19讲话”有什么的理解和看法?    

辛鸣: “819”讲话体现了总书记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视,不仅强调要在宣传方式表达方式上与群众更加亲近亲和,还要在群众所感兴趣的地方去发挥作用。现在社会发展最大的特点是传播渠道、关注热点在转换,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如果控制了报纸就控制了一个社会的思想,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控制了电视就控制了一个社会的思想,但是到了今天,如果在互联网领域无所作为那么思想传播就会大打折扣。目前中国已经有了6亿网民,4.6亿手机网络用户,3亿多微博用户。现在很多的人,尤其青年人都是在网络上接受信息,形成思想的,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共产党不能把应该说的正确的话,在网络领域讲出来,那这些话是传不到广大青年人中间去的。所以共产党应该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做各种各样的努力,把思想传播到网络媒体中来。

辛鸣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