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徐立凡:调控收入分配比发补贴更重要

2010年05月26日 08:56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徐立凡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自从楼市调控逼迫游资撤离,就出现一种预判:新的“疯狂的君子兰”现象重现市场。果不其然,从大蒜开始,投机活动迅速蔓延,许多百姓生活的必需商品卷入其中,从大蒜到蔬菜、绿豆,从三七药材到粳米、玉米。低收入群体首当其冲,感受到了叠加的负面效应。

相对于房价,百姓菜篮子的价格变化对于政府来说更加敏感,对于影响宏观调控政策走向的消费价格指数左右力也更大。因此,政府严打投机行为,采取临时性的价格干预和补偿措施,是应有之义。如果政府的干预不到位,那么宏观调控就容易受到人为干扰,实现调控目标的难度就会增大。发改委日前在京召开全国物价局长会议,提出严厉打击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提高价格调控能力,向城乡低收入群体发放临时价格补贴。这个决定,体现了政府对低收入群体的民生关怀。

不过,向城乡低收入群体发放临时价格补贴,仍然属于防御式政策。要真正让民生得到更有力的保障,政府需要更积极和深入的干预。低收入群体之所以难以承受菜篮子价格的投机性上涨,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的财富创造能力和社会保障水平都过低。如果没有长效机制作为屏障,面对庞大的游资四处寻求投机品种的攻势,临时价格补贴即使解决了低收入群体的菜篮子,也难保低收入群体在其他方面的实际生活水平不下降。

根本的解决之道,不仅在于盯紧游资的动向并限制投机路径,还在于能否有效提高社会财富的分配水平,让低收入群体更多地享有经济发展成果。社会成员收入差距的急剧扩大,在很大程度上是既有的社会结构所造成的。比如城乡差异、行业差异和户籍区域差异,不仅拉大了不同群体的收入差距,也加大了低收入群体自我改善的成本。但是,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不仅不应该随着市场价格异动而事实下降,还应该得到实质性提高。低收入群体的社会上升期待值,也不应该随着市场价格异动而耗散,而是得到实质性提高。因此,政府在干预市场价格的同时,还应该对妨碍社会成员提高社会地位的种种制度性壁垒进行干预。

而且,政府是市场价格调控和社会收入分配调控的唯一人选。从这个角度说,对近期粮食和农副产品市场价格异动的干预,还应促进相关改革的全方位启动。

本报特约评论员徐立凡

 
[责任编辑:PN019] 标签:低收入群体 收入分配 发改委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