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应构建更安全的民间资金通道
2009年12月22日 14:09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12月18日下午,备受关注的浙江东阳吴英案终于有了结果,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吴英实际集资诈骗人民币38426.5万元,判处被告人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非法民间金融活动已有二十多年历史,几乎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同步,下至目不识丁的文盲村妇,上至大权在握的高官巨贾,都有可能成为非法集资的主角。最新的消息是,山东原政协主席孙淑义疑涉40亿元非法集资案。因此,与其试图用重刑吓阻非法集资路,不如从制度构建上建设更安全的民间资金进出通道。

非法集资打而不死四处蔓延,从民间资本的需求和民间资本的出路上都可以找到原因。中小企业需要大量资本而合法金融机构不能提供及时有效的服务,或者即使提供也需要支付灰色成本,使大量中小企业被迫转向民间直接融资,形成民间资本的巨大需求入口;而普通老百姓手中的闲散资金没有出路,则同时制造了民间资本的大量出口需求。入口需求与出口需求一拍即合,干柴烈火星火燎原乃是必然之势。

从普通老百姓的资金出口需求来说,调查显示,中国老百姓前三位的投资渠道是房地产、基金和股票。房地产是这三者之中最保值增值的投资渠道,但进入门槛很高,而且政策风险也很大;基金虽比股票安全,但也绝非万无一失;股票就更不用说了,收益高风险也特别大。储蓄存款就更差了,极低的银行存款利率与通货膨胀率之间形成强烈反差,把钱存银行就等同于眼看着财富缩水。至于投资艺术品、古董等,更是水之深火之烈,风险大得很,一般人岂敢轻易涉足。

因此,一旦有哪些投资回报高于银行利息或者眼前看来比股市更“安全”的投资渠道,普通老百姓就会趋之若鹜,有时送钱还要有渠道有门路。这也给了一些存心诈骗的集资人以生存的空间。

从中小企业的资金进口需求来说,虽然银监会等部门联手推进小额信贷公司,但正如财经评论家叶檀所言,两条硬杠使小额信贷公司无法发展。小额信贷公司不能吸储,在税费等方面不能享有金融机构的待遇,贷款还会受到地方政府的行政指令干预。更要命的是,在小额贷款公司股东千辛万苦将公司做大、可以升级为村镇银行之后,必须由国有金融机构控股,让外来者轻轻松松摘了桃子。产权不保,谁会安心做事业?

从根本上说,是老百姓手中那点可怜的存款跑不赢通胀,导致非法集资有巨大的民间基础。合法的、可吸储的差别化利率的中小银行无法自由生长,打击非法集资之路就异常漫长,甚至可以说,前途非常渺茫,老百姓的血汗钱就会一再成为无谓的牺牲品。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童大焕   编辑: 彭远文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