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资讯 > 评论 > 正文
刘洪波:矿难频仍 社会在重复中麻木
2010年04月05日 07:49南方都市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无限杂思之刘洪波专栏

山西王家岭的救援正在进行时,河南伊川白窑村也出了事。现在,王家岭救援已收不到井下生命信息,伊川矿难的被困者已被宣布“生还希望渺茫”,都是不乐观的消息。

没什么新鲜的。出事了,各级领导高度重视了,各级安监官员到场了,救援抢险紧急展开……忙忙碌碌的,世界已经看到我们是多么以人为本了。确实,矿难救援大概主要是起到了演示“以人为本”的作用,但矿难的高发则表明我们其实并不以人为本。

但实话说,我的感觉已经麻木起来,当矿难成为社会生活的经常事件时,不麻木是困难的。这是一种可算作综合征的麻木,不只是对矿难的消息、死伤的数字,也包括对从高度重视到积极抢险的整套剧情。

国家安监局通报,王家岭透水事故中,安全规定不落实、领导带班制度不落实、施工安全措施不落实、隐患治理不落实。这都不是新鲜的。河南安监局介绍,白窑煤矿属停工停产期间违规生产。这也不是新鲜的。当然,还有一个不新鲜的,就是安监局似乎正在从监督管理局变成事故通报局、原因分析局、痛斥违规局、重申要求局。

安监人员真的是马不停蹄啊。矿上应该是有驻矿安监人员的,谁知道王家岭的驻矿安监人员在哪里?白窑的驻矿安监人员又在哪里?我们知道白窑矿的驻矿安监人员已逃逸,王家岭的驻矿安监人员呢?

王家岭是大矿,白窑矿显然不是。我怎么知道呢?很简单的,特大事故发生以后,王家岭没有说到矿主,而白窑矿则有消息称“法人代表王国政在逃”。根据规律,如果王国政不在逃,就会有“已被控制”的消息。现在,王国政已投案自首。总而言之,一个小矿出了事,法人代表总是要有下落的。大矿就不这样了,我们只知道有事故,有抢险,而不会被告知“矿主在逃”、“已被控制”或者“投案自首”。

难道矿的大小不同、矿主身份不同,意味着安全性的不同吗?经常是这样说的,小矿、民窑被收回,这是重要道理。但其实,可能只是事故发生以后矿主和安监人员是否需要被控制,是否需要逃逸和自首的区别而已,“不落实”是仍然继续的,事故也是仍然要有的。

还有很多不新鲜的事。例如疫苗疑云,江苏也有;合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场所里面,四川资阳又有“自然死”。自焚抗议拆迁的,江苏东海又发生一件,与去年底成都唐福珍不同的,只是自焚者从一次一人变成一次两人,而且年龄上升到了92岁和68岁,结果却是一样,拆迁继续进行。又有城管与市民冲突,昆明掀翻了几辆执法车,这回据说不是城管人员先动手。官员公选又有争议,雷连鸣为何年方27岁即已被公选为福州团市委副书记,引人注目。雷连鸣团市委副书记的母亲雷春美南平市委书记,曾任福建团省委书记,现任刚发生8名小学生被杀案件的南平市的市委书记,并在慰问活动中遭遇下跪申冤的母亲,尴尬无所措置,致申冤者被拖走时发出“我也要杀人”的呼喊。如此等等。

没有什么新鲜,很少看到改进、改善、改良,事情总是一仍其旧,甚至加码升级,改退、改恶、改劣若无下限。我们正在看到各种奇形怪状,“上不封顶,下不保底”:重视上不封顶,落实下不保底;演戏上不封顶,做事下不保底;暴虐上不封顶,人伦下不保底;攫获上不封顶,尊严下不保底;滥权上不封顶,权利下不保底。上不封顶者益发骄纵,下不保底者喘息声声,万千孔隙的细节,如何构成和谐与崛起?

(作者系长江日报评论员)

王家岭   安监   矿难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刘洪波   编辑: 周磊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