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永忠

我为什么主张设立“政改特区”

只有划出特区,才能把可能的风险纳入可控制范围,防止颠覆性错误;只有通过试点,才能在实践中而非在理论上,检验改革方案的利弊得失。30多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其经济上的成功在此,其政治、文化、社会等领域的改革的成功也应在此。

作者:王学泰

告密之风是如何兴起的

历史上皇权专制本质上是排斥异见,并且不给异见留有空间的,持异见者终要受惩。皇帝高高在上,不知道谁是持异见者,这就需要有告密者(当然,告密者在告密过程中,往往要挟带自己的私货,把一些非异见者也当作异见者举报上去)。

作者:李鑫均

“尚武”民族土耳其的六次政变

不论此次政变的性质如何,也不论双方各自代表的集团利益,正发党与军方都需要回归和平,在利于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大背景下,合理划分政治利益,缓和冲突与矛盾,共同为实现“2023年远景规划”竭诚合作,在多方国家部门的努力下共享国家成果。

作者:郑永年

中国式反腐剑指何处

政治和经济的分离和预算制度是清廉政府的宏观制度条件。要保证官员的清廉,还需要其他很多制度的配合。从其他国家的经验看,有两方面的经济制度非常有效,一是在发展早期的高薪养廉制度,二是收入的货币化。

作者:郑永年

恐袭背后,美国正遭遇帝国的迷失

如果恐怖主义这样的事件是个案,那还好。但是,如果美国做得不当心,让反恐怖主义战争演变成了宗教之间和文明之间的冲突,或者如果恐怖主义变成一种精神而存在,那情况更为糟糕。

作者:郑永年

欧盟否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是必然

欧洲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是必然。全世界到现在为止,全球化还是西方在推动,现在西方经济遇到困难,他们搞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是必然的现象。

作者:郑永年

蔡英文打开了渐进台独的一扇门

很多人都说蔡英文是温和派,但如果从她个人奋斗历史来看,她可能只是一个更有经验的台独者。她不像陈水扁那么粗鲁,而是会更巧妙地将台湾推向渐进台独的方向。蔡英文本身也是台独运动的产物。

作者:郑永年

中国左右派的“文革思维”

较之自由派,中国的左派更具有现实社会基础,在手段上也更具有马基雅维利主义色彩。左派有两个非常有效的意识形态手段,即“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往往自诩为爱国主义)。

作者:郑永年

警惕中产和草根的愤怒

因为官方意识形态的衰落,中国出现了巨大的意识形态真空。各种社会意识形态因此很快崛起,在中国的思想舞台上进行竞争。那么,当代中国各界的思想状态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这里,有两个群体是我们最不能忽视的,即草根阶层和中产阶层。

作者:郑永年

魏则西之死与监管制度重建

为什么中国建立不起有效的监管制度而使得监管处于失败的边缘呢?从政府和企业行为逻辑来理解,这里实际上很简单,那就是,政治控制太有效了,法律监管必然失败。当政治手段比法律手段更重要的时候,这类事情变得不可避免。

作者:林达

廉价的政治正确会遮蔽暴恐真相

廉价的“政治正确”,似乎是站在很高的道德立场上,在为他人宗教辩护,在为穆斯林说话,而事实出来的结果,是阻挡了真相的揭露,阻挡对极端宗教思潮和现实全球危机的讨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千千万万个穆斯林 。

作者:郑永年

中国不能让百姓有被掠夺感

每一次经济危机来临,无论是内生的还是外生的,总是以牺牲社会(叫老百姓掏钱)来拯救危机。

作者:蔡霞

主义背离常识就会堕落为谎言

如果把某种主义夸张到极端,实际上就会阻断人们通往真理认识的道路。孤立强调某种主义,甚至以强权意志将某种主义定为一尊,打压其他的主义,这个主义就会走向自身反面。

作者:林达

已消失的中国“犹太人群体”

在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文革研究中,文革浩劫受害者的核心,一个中国“犹太人群体”的声音,他们在浩劫中经历的无可逃遁的深重恐怖,在红卫兵暴力下的大批死亡,甚至在文革结束时依然无法消除的绝望,没有被强调。而那是这段历史中最基本、分量最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