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弘

大变局年代的政治实验

中国两千多年来一直笼罩于官家主义制度之下,官权牢牢钳制了整个社会,即便是县以下的基层,仍然被官权的五指山牢牢控制。由于官尊民卑,中国民众普遍缺乏个人的权利意识。

作者:金雁

沙皇为什么没有镇压二月革命

内务部长刚刚任命,整个局势不确定、不明朗,大家都在胡乱摸索中,就看谁先得到主动权。就是在军界,对镇压行动也有不同的看法,对如何恢复首都的秩序讨论来讨论去,一直没有定论,导致指挥调度失灵。

作者:林达

美国是否有部分中产财务脆弱?

上述情况说明美国人生活在悲惨中吗?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在文章中早就说明,是有一部分中产阶级因各种原因陷入困境,但也有很多人,虽然个人财务脆弱,只是过度借贷等消费习惯造成。另外,造成这样消费习惯的,也有一些社会原因。

作者:张弘

当下尤须警惕蒙昧的理想主义

韩德强正道公社的乌托邦实验,其目标、实质、内容和形式均有蒙昧主义倾向和反智色彩,与启蒙思想和现代价值观均背道而驰,显示出明显的腐朽和退步,而这一切,都以理想为旗。他的理念和实践,只是简单重复着历史上那些早已失败的案例,且毫无新意可言。

作者:林达

川普上台,那头大象终于跑出来了

医改在盖洛普民调中,上升为第五大的大选议题、新总统必须处理的第三大问题,就是这么来的吧。

作者:秦晖

在中国怎样当一个合格的左右派

政府的权力不受制约,难道不应该要求限制它的权力吗?政府对民众不负责任,难道不能要求追问它的责任吗?这两者并没有矛盾。

作者:林达

大选偏见盛行,美媒体还靠得住吗

新闻业在西方世界曾经被称为无冕王,因为它是一个强有力的监督力量。那么,谁来监督媒体?这一次,我们看到,在法律约束和业者各自理解的新闻理念之间,还有一个不小的、需要认真检讨的空间。

作者:秦晖

晚清出了一批“毕福剑”

张德仪和刘锡鸿这些人,还是挺有眼光的,他认为即使要讲忠君爱国,讲孝顺,英国人也是典范,中国人忠君是假的,要么是害怕君主杀了我,要么是图君主给我高官厚禄。所以中国人搞不成君主立宪,是有道理的。

作者:林达

美国大选,川普会栽在古巴上吗

希拉里肯定是支持的建交的。同时,她也很容易判断,川普在这点上和她看法相同。但是,因为佛罗里达,她必须尽量回避她自己对奥巴马政府美古建交之举的支持,而要去揭露和抨击川普对美古建交的实质支持态度。

作者:秦晖

中西之别在问题意识,而非价值观

假如你认为中国文化很优秀,你批判西方,说西方这儿不行,那儿不行,可是你会发现这种批判很奇怪,我们往往是用中国圣贤之言去批判西方的社会现实。

作者:林达

赢者通吃,美大选上演一党专政?

连续几次大选都选甲党总统候选人的州,并非就是被甲党控制。根据选举制度,应该是倒过来说,是更多认同甲党理念的民众的自愿聚合,才导致该州总是选出甲党总统候选人。当人口流动,当新一代的观念改变,这种选举局面就会改变,这是谁也无法控制的。

作者:李永忠

从严治党,必须强化监督

无权对同级党委特别是常委会成员进行及时有效的监督,既已严重不适应反腐败斗争的需要,也不适应党风廉政建设的需要,更不适应全面从严治党和政治体制改革的需要,因此必须尽快修订。

作者:林达

美国的选举人团已成“党的奴仆”?

这个国家正处在不那么确定的状况下。即便是按全国计票,一个偶然的外力,一个小的因素,都可能改变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出来的是哪一个结果,都是一个国家状况的真实,在不确定的两条路上,先试一下其中一条。明显不行的话,大选四年一次,还有四年之后的纠偏可能。

作者:兰普顿

除非恐袭骚乱,否则特朗普不会赢

我不认为有足够多的愤怒白人会支持特朗普,除非一些激化事件发生,如9.11袭击、骚乱等,否则特朗普不会赢得选举。

作者:金雁

1号法令如何在一周摧毁整个俄军

一战期间,布尔什维克在军队中进行的“用土地把士兵从战场上拉回来”、“不参加帝国主义战争,用土地革命来抗拒它”的宣传攻势是卓有成效的。

作者:吴思

古代中国叫“官家主义”更准确

中国的封建主义被废了,秦朝建立起来叫什么主义社会呢?有人把它称为专制主义。这个词也不错,问题是,它没有说明白谁在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