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屠基达回忆录:逼上梁山背水一战——歼7M诞生记

2011年02月17日 12:52
来源:航空世界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歼-7M型139号原型机(资料图)

陪英国客人到成都看了一天工厂和飞机,又返回北京继续谈判。他们看了我们成飞后,首先一个主要印象是中国的航空工业规模不小。对飞机他们立即看出我们的歼7Ⅱ型和米格-21不一样、座舱盖不一样,防弹玻璃取消了等等。为了处理好雷达受进气道影响产生假截获,马利纳问我,可不可以把进气道唇口有一段改成非金属的?为了提高雷达罩的效能,能否把锥形改为球形的?我当场从技术上说明不可能,把球踢回去了。

回到北京,部长们已研究决定歼7就不引进惯导了,雷达改为测距雷达;此外,歼8已经上级批准可以对外开放谈引进,惯导及脉冲多卜勒雷达由歼8引进。

整个活动到3月17日才完,谈判有一个纪要由彼得曼和中航技副总经理江同共同签的字。这一轮谈判时间达半月之久,参加单位及人数多是很突出的,加以事先的组织工作比较仓促,中间的变化又大,外事工作也缺乏经验,虽然圆满结束,但教训也不少。

回到成都,我身上仍主要担的歼7Ⅲ的担子,主要抓落实部党组关于歼7Ⅲ的决定。3月初4月中又先后接受叶正大、曹里怀首长来成都检查落实歼7Ⅲ的工作。5月初671所王南寿第一总设计师病后,我只好先挑着,按原定计划去北京向部、工办、空军等领导机关汇报歼7Ⅲ的方案,6月初汇报完后又随崔副部长陪张廷发司令员来成都观看M样机,等等,我处在两栖的状态。

直至1980年初,部决定我正式退出歼7Ⅲ设计工作,虽然我为歼7全天候已花了五六年的时间,离开有些舍不得,但可集中搞引进了,也好。

二、令人烦恼的十轮谈判

怪不得王震副总理对歼7引进改装的谈判太慢发过脾气,我们也没有估计到谈判那么费口舌。

马可尼公司的谈判方针,是先把技术状态弄清楚,然后开始谈合同文本,最后谈价格,在此过程中技术规范逐步成熟一致,这也是合乎情理的。谈判中,我方虽处在“顾客是王”的位置上,但实际上有两大固有难处:一是技术业务水平处于劣势,二是语言障碍。技术上,什么平视显示/武器瞄准计算机,什么数字电路,我方可以说还没有入门,第一次谈判我们向马可尼提出各项设备的技术要求,集中三机部、四机部和空军的专家,只写出了10页纸的要求,对比于最后合同签字时经过双方一字一句反复细扣长达三百页的技术规范文本,不太可怜了吗?在谈判中,既要设法弄懂又不能太示弱于人,又要避免吃亏或让人牵了鼻子走,难啊。

[责任编辑:胡楠] 标签:歼-7 战斗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