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屠基达回忆录:逼上梁山背水一战——歼7M诞生记

2011年02月17日 12:52
来源:航空世界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这里要说清楚的,完成出口的时间,大致也比开始预定的时间晚了11个月,但这是中航技副总经理刘国民同志不断与约旦谈判后取得约方认可的,他为此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正像陈少中同志在1984年11月歼7M型飞机鉴定大会上所说的:“歼7M型飞机是我们拿在手里的轻型歼击机中最好的飞机……它从开始下决心到现在研制成功,是一个大胆尝试的过程,也可以说是一个果断的决定,表现出勇敢的进取精神,可以说是在特定条件下执行特定的任务。”高镇宁副部长出席了鉴定会,代表航空工业部宣读了贺信。外事局孙肇卿局长以十分激动的心情回顾了五年多来的艰难里程,满怀信心地展望了歼7M型成功后出口的前景,并特别向他任外事局长三年多来在精神上给他以支持的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是的,没有这五年生死与共的共同奋斗是难于体会他的心情的。此时,我这被历史推上了马可尼引进项目和歼7M型飞机改型出口的主角,激动得眼眶充满了泪水,五年的辛苦总算有了结果,国外的压力和国内的危难,此时都抛向了九霄云外。

支持我们这个工程的领导包括段子俊、陈少中副部长,还有崔光炜、何文治副部长,飞机局的张金波、毛德华、李周书、陈宝琦,各位局长都先后管过我们这个工程,支持我们的兄弟单位,除中航技外,如西安飞行试验研究所、黎阳公司等,就更多了,他们为工程都尽了很大的努力。

这时,陈少中同志已经从副部长岗位退下来了,我也不可能为在整个工程完成过程中作过巨大贡献的同志向陈部长要求他兑现过去的许诺:“请国务院给你们半吨重的勋章”。我向高部长请示,可否给立些功,但没有成功。歼7M型出口,此时只剩下了中航技公司一级的经济意义,失去了主要装备我们空海军本应有的政治意义,因此没有嘉奖,没有颂歌,没有鲜花。

从另一方面看,最大的收获是否定了一路上的各种非议和可能遭到的厄运,因为如果不成功,还不知道单位和个人的风险有多么大。

1983年初,航空部召开企业领导干部会议,大会上张爱萍副总理讲了话,批评航空部引进上的三件大事是三大洋马,第一是引进斯贝,第二是引进马可尼的航电,第三是海豚直升机,要求吸取教训。我当场听了,脑子里才有些清醒:为什么不少原来参与这项目的同志后来与我们保持距离不积极了,原来领导上对没有退掉合同,意见还很严厉呀!后来,部里组织了三项引进的调查组下来调查,我只能如实向调查组做了汇报,这是一个党中央正副主席全部批过的项目,不是三机部私自行动……他们怎么向副总理做出交代,我不知道。但至少让我预感到在向歼7M型飞机成功的顶峰攀登的时候,弄得不好,大约会掉下深渊,粉身碎骨的。因为全局性的不成功是存在的:引进工作上技术失控、或不适用或质量很差或吃了大亏;出口改型不能一次成功出现大问题,或性能达不到合同要求或进度严重拖后或质量太差,导致买方终止合同要求赔偿——这一切,恐怕就不仅是技术问题、经济问题了,还可能成为政治问题上纲呀。

六、柳暗花明

为了在文字上留下航电引进和飞机改型出lZl中的技术经验,我组织了歼7M等三个机型的经验总结,出版了两册研制文献。在没有更高的上级鼓励我们,整个工程还处于低谷的1984年6月,我为文献写了一篇代序“成绩和光明”,用我微薄的力量努力鼓励我们有些精疲力竭的技术人员,提出了平显等航电设备在歼击机上将必不可少,包袱会转化成起飞的助力,特别是在出口机型上。五年后的今天,令人欣慰的是:事实证明这是对的。

1983年7月,歼7ⅡA在大连试飞,西安飞行试验研究所为主,我们参加,条件是很艰苦的。我们正在孙肇卿同志主持下与马可尼的人谈预生产型设备试飞的问题,刘国民同志陪着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贾玛尔中将来大连看歼7ⅡA飞机了。在听了我和邱普达同志介绍飞机及引进设备情况以后,在机场停机坪上,贾玛尔看了飞机上装的平显等,连声说歼7飞机改装了先进的航电设备,太好了,符合歼击机的发展方向。当场表示了要这种飞机的意向,两个月后将派飞行员来中国飞这种飞机,但是有两点要求:一、飞机试飞之后最终要以实弹打靶来验证火控系统水平;二、希望英国设备在中国有生产线,这样比较放心。

[责任编辑:胡楠] 标签:歼-7 战斗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