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屠基达回忆录:歼教-5诞生于乱世 长大少抚养

2011年02月17日 12:40
来源:航空世界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歼教-5教练机

火车里一路上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虽然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如何,但心里想歼教机能定型,总是一个很大的安慰。12月20日住到空军招待所,田处长传达说,定型的报告,军委聂副主席批示后报到总理那里,总理太忙了,最近才批,批语中有一句话,“要赶快定型。”听了这个传达,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总理啊,你那么忙,还这样关心着我们的歼教机,可为什么那些“革命”的人,却认为它是修正主义的产物而不屑一顾,把忠心耿耿搞生产的人都批判成为“老保”呢?

1966年12月24日正式召开了航空产品定型委员会,我做了歼教5飞机的改型汇报。27日在南苑机场,上千人参观了飞机,观看了飞行表演,除空军、海军及工业部门的领导外,总参彭绍辉副总长、总政傅钟副主任、科委唐延杰副主任等领导都去了。1966年12月28日举行了定型签字仪式,我代表工厂签了字,这本来是厂长和党委书记的事。航定委给工厂发了贺信。待我带回工厂,厂里已乱成一团,据说总工程师晋川同志躲在草窝里被抓走了,其他厂领导一个也找不到了,我只好把它交给谢明副总工程师。这封贺信,可能至今没有向全厂传达过,北京定型的情况也没处汇报,厂里知道歼教5这样定了型的人恐怕至今也不多的吧。

在歼5甲试制和小批生产中钻空子出来的歼教5飞机,生是生下来了,但出生的时辰不好,它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人间,迎接它的,没有锣鼓,没有笑声,只有灾难和炮火(炮打和火烧)。后来生产工艺定型也走了一些曲折的路,好像妈妈被关进了牛棚的婴儿,因为成飞成了全国有名的“重灾户”。以后军管会的同志带着“工业部门的干部都是修正主义分子”这种偏见批判“生产定型论”,张冠李戴地把定型二字当成了右倾保守的代名词,工作中不准提“定型”二字,干具体技术工作中的困难可想而知。因此可以说歼教5飞机出生于乱世、长大少抚养,只是它先天还好。所以它是长命的,而且还有些“后福”,1978年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奖,前后还出了好几次国,1979年得以进入“八一”飞行表演队。

歼教5飞机研制一共只花了国家195万元的试制费,达到了改型设计预期的节省目的。以钱论价的话,它便宜,有些土里土气,但它却为空军的训练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按照时髦的说法,填补了一大空白吧。十几年来,这个机型的总产值已超过5亿元,可建4.5个成飞,对成飞的经济效益也做出了比当时预期更多的贡献。20世纪60年代初敢于提出“经营”两个字,20年后一看,真收到了效果,值得聊以自慰。

(本文节选自《淡墨集——飞机设计师屠基达自述》)

[责任编辑:胡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