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屠基达回忆录:成飞发家产品——歼5甲研制始末

2011年02月17日 12:23
来源:航空世界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研制中的歼5甲飞机- 0807样机钓上平台情况

经过陆续派人去沈飞摸情况,对歼5甲任务已经大致有个谱之后,1961年5月杜向光厂长传达薛少卿副部长的意见:成飞的中心工作是基本建设,先基建后生产,但要积极自力更生搞歼5甲,越快越好,不能动摇。厂里据此敲响了歼5甲仿制第一关——测绘设计的锣鼓。

首先是组织设计队伍。经厂党委研究,决定管飞机的第一设计科和管导弹的第二设计科合并,成立单独的党支部,配专职支书,并且陆续从全厂抽调一些技术人员。即使如此,也只凑起百余人,其中1961年当年刚出学校的大中专毕业生占一半,从老厂调来有过一个以上机种技术工作经验的同志不满30个,搞过设计工作的更少了,全设计科平均年龄24岁。1958年动手建设成飞的基本干部和骨干工人队伍是从老厂南昌飞机厂(简称“南飞”)输送来的,但是南飞看到了自行设计和设计队伍的重要性,为了保持该厂已形成的强5设计队伍,原则上不按比例输送设计干部,所以成飞当时的设计队伍即使跟厂内的比,也特别弱。部、局上级当时受苏联设计影响,建设成飞的主导思想是建成一个仿制厂即沈飞厂的复制厂,生产所需的设计图纸资料都从国外拿来经过沈飞仿制再转来成飞即可,用不到什么设计队伍和手段。所以在工厂初步设计中设计性试验手段一点也没有,令人十分惊奇的是,全厂有两台电动计算机,规定一台是模线室的,一台是计划科的,很明显,设计部门只要有几支描图笔即可。这种“深度近视”所造成的后果,理所当然地为工厂领导人所察觉,特别是中苏关系恶化、空军要求自力更生绘仿制歼5甲以后。所以集中全厂能适应的技术人员到设计科,工厂还是下了很大决心和功夫的。

除了自己集中力量以外,还请求了外援。这样,后来南航有两批师生共57人,于1961年8月至11月来参加过测绘。特别是新成立不久的国防部航空研究院六院沈阳飞机设计所派出了我的老同事胡除生、方宝瑞、吴逢光、高雪仙等31位有经验的同志,在1961年9月至1962年1月间,来帮助测绘,起了很大的传授和推动作用。测绘设计队伍,可以说是边组织边测绘边成长起来的。测绘队伍最高潮时达220人。为了有效地搞好测绘设计,航空工业局任命我为歼5甲的主任设计师,集中测绘中的技术指挥权。这办法多少受五院搞导弹那一套的影响。开始是在北京时张金波处长提出来的建议,这个头衔,有一长制味道,后来“文化大革命”中,是我的一大罪状,枪打出头鸟吧,这是后话了。当时干工作是没有后顾之忧的。科的领导有毛庆勤、马岱芹、彭仁颖连我共4人。队伍集中起来以后,很多事,都得从头做起。开始是组织学习基本的业务知识,从文件制度、制图规范,到飞机标准、工艺指导文件生产说明书,消化歼5图纸;统一对测绘工作的思想认识,统一测绘的指导思想和工作方法。有些事还要经过不断地在工作中发现问题,进一步统一认识和深化。特别是图纸测绘出来进行了强度计算以后,由于不可避免的错误甚多,经过了两次质量复查,把大量错差,消灭在零件试制之前,不仅避免了浪费,也是使设计符合实际和设计技术水平提高的过程。一个大学或中专毕业生,刚离开学校分配到工厂,放下行李,就加入了测绘设计的行列,独立负责一部分工作,是困难,但也未尝不是最好的锻炼机会。至于已毕业一两年的熊永质、王寅恭、范筱芳、朱雄杰、李宗俊、张得三、陈孝彬、陆英育以及南昌调来的黎忠显、沈泳沅、王维翰、方鸿禧等同志都已是测绘中的骨干技术力量了。人,就是在这种压力比较高的环境中,迅速成长起来的。

[责任编辑:胡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