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屠基达回忆录:成飞发家产品——歼5甲研制始末

2011年02月17日 12:23
来源:航空世界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962年10月,三机部张金波、冯宝恂在南昌320厂召开设计科长会议,320厂副总工段师冯旭接见了大家,出席会议的有320厂高镇宁、112厂胡淡、122厂马凤山,132厂屠基达,172厂刘延生,372刘毅等。

告别沈阳,我坐火车经北京来到了成都,那是1960年3月份。

1960年成都的冬天,虽然没有下雪,但特别阴冷,太阳总是躲躲闪闪不出来。成都飞机厂一度热火朝天的5079飞航式导弹仿制,开始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下马的风1960年底开始刮,直至1961年中宣告正式停止工作。我就是因为要上当时十分神秘的5079,1960年初,从沈阳飞机设计室被调到成都飞机厂(简称“成飞”)任第二设计科的科长的。

离开沈阳前,正好航空工业局徐昌裕副局长来沈阳,他召我谈话(事后才知道,调我就是他决定的),告诉我要仿制的地对舰飞航式导弹的简况,这导弹的引进就是他去苏联谈判的。春节以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飞机自行设计的岗位,坐火车到厂,住在招待所,晚上即被毛庆勤同志拉到厂模线室处理问题,投入了白天黑夜连轴转的导弹仿制洪流之中。

1961年中,本厂的弹体零件已做出90%以上,外厂的发动机、自动驾驶仪和地面发射架等重要配套都差不多了,眼看快要到手的东西,付诸流水了。党的事业本无个人的得失可言,但两年之内,主管过的东风107被挤掉下马了,一度参与过的东风113,听说也不行了,现在又碰上5079动荡,心里总像压了块“配重”似的沉。听二机部一局主管5079的乔广振同志讲,型号投资花下去两亿多,多可惜啊。因要上导弹而调来的我,附带的成了牺牲品,当然是微不足道的。

成飞虽然还在基建阶段,但总要有产品可干,航空工业局给厂里下达了测绘仿制歼5甲全天候歼击机(当时叫东风104号机)的任务。

歼5甲1964年底定制,同时宣告成飞厂建成,真是双喜临门。这话至今,已整整20年了。

在历史的长河里,20年真是弹指一挥间,但用一个人的有效时间算,却几乎是大半辈子了。这中间夹进了一个十年动乱,我们这一代人,统统被缩短了等效寿命,当年的小伙子、大姑娘,今天已戴起了老花镜,而当年宣告双喜临门的厂长马诚斋同志和当时的副厂长赵继等同志,已经相继成了古人。道路是曲折的,前进是要付出代价的,但不管怎样,我们成飞成长了。漫步在昔日的泥巴路今天已绿树成荫的大道里,感受成飞今天正在进发的青春活力,难道不应该出自内心地怀念当年为建设成飞一草一木,为新厂出飞机夜以继日全力以赴的人们吗?

歼5甲的任务,1959年已给过沈阳飞机厂(简称“沈飞”),没有图纸资料,给了一架苏制米格-17пф中样机。沈飞想利用歼5的制造基础,动手用样机作参考,修改歼5,后来发现小的改动,改不出全天候飞机来,就中止了这项工作。但是空军迫切需要这种低空夜航歼击机,当时台湾海峡形势紧张,美蒋飞机P2V经常于夜间低空入侵我国沿海各省进行侦察骚扰,我军急需夜间歼击机。1960年中,苏联赫鲁晓夫集团悍然终止一切合同,撤退专家,逼得我们进一步强调自力更生。

[责任编辑:胡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