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6,半个世纪的传奇(二):贺龙震怒 重新试制
2009年11月10日 15:49航空世界 】 【打印共有评论0

歼-6早期型

歼6重新试制

在1960年12月20日,四局向总参谋部、国防工委请示重新试制优质米格-19飞机。1961年1月26日,国防工委将这一请示呈报贺龙副总理并转军委批示,第二天就正式决定,停止东风103及其改型东风102的生产,“要原原本本地按苏联图纸从头开始,重新试制,不要修修补补,搞改良主义,要下决心一刀两断。”完全重新试制米格-19飞机。但是在米格-19P(截击型,带雷达)和米格-19S(歼击型)两个机型中,究竟重新试制哪一种,四局和工厂都有两种不同意见。1961年1月27日,国防工委党组会议决定,重新试制歼击型的米格-19S型,并将这一型号定名为歼6。

而此时完全复制米格-19S进行重新试制的歼6飞机,才可谓歼6的原点。

1961年初,112厂开始试制米格-19S。厂党委根据这一安排,当即决定全面恢复技术科室,并着手组建歼6飞机试制队伍。

当年8月,在北戴河国防工委会议上,确定米格-19S试制工作暂停4个月,给飞机返修和零备件生产让路。直至1962年初,才全面占开试制工作。

在歼6飞机的试制中,112厂接受了东风103试制时压缩工艺装备、简化工艺方法、超越生产定型阶段即大批投入省产的深刻教训,在生产准备工作中,坚决贯彻原原本本按苏联图纸重新试制的原则,从1960年12月起,组织翻译人员对苏联的15728张图纸、445本工艺规程、492套工艺装备图纸等全部资料的译文,做了校对和补译,设计人员经过两个月的研究消化,共补充设计图纸1310张,更改8962张,共计3930处。

工艺部门在细致消化原文的基础上,制定了试制工艺总方案,编写了装配方案、指令性工艺规程等435项指令性工艺文件,作为试制生产准备工作的指导文件。工艺总方案规定,采取模线样板、标准样件为协调互换的主要依据,并从标准样件的选择、设计、制造、协调等各个环节上确保质量,采取一次选齐、成套设计的方法,在制造中严格控制误差。

与此同时着手绘制模线样板,进而进行零批标准工装和工装的选择、设计与制造工作。全机共绘制模线448平方米,样板33096块;零批标准工装371项;零批工装8678项;零批专用刀、量具2625项,共编写工艺规程28092份。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胡楠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