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第014期

今年阅兵哪个方阵是核心?

导语

导语:蒙古军队全军都驻扎在中蒙边境,美国军媒称要将蒙古打造成抑华的战略之眼,郑文浩为何对此的评价是:“充其量是个战略肚脐眼”。中国今年举行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哪些武器最令人期待,海那边的安倍又最害怕什么?在这些阅兵方阵中,最具纪念意义、最受人关注的方阵又是哪一个?

文字实录

金昊:凤凰军机处,这期就是东旭带着头盔了,上期没猜出来。

魏东旭:上期我是中招了,这期继续带头盔。

金昊:我觉得东旭这个头盔应该是带那个蓝盔,这个蓝盔亮一点,效果好。

郑文浩:而且蓝色比绿色还吉利,是吧。

魏东旭:蓝色可以去国外维和了,是吧。

金昊:对,是这样,我们这个军机处这已经是第14期了,那么我们第12期播放195万次,今天(节目录制当天)上线的这个第13期呢,每分钟大概也有三千位网友点击播放,真是真心感谢各位网友。无以为报,我们只能把这个节目做的更好,那么为了这一点呢,我周末呢把这个咱们往前的节目都看了一遍,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在第12期的时候,小郑这个痛批了这个军迷偷拍的这个事情,我们看看当时他是怎么说的。

视频回放:今天我看在论坛上看见一个照片,就是某一个我们国家在研的一个无人机,采用双体机翼的应该说比较先进,就是这种照片怎么流出去的,我觉得就即便是说我们国家由于一些制度上的原因,有些对这个照片不追究,我觉得就拍照片的人,传照片的人心中他有没有愧疚感,对我们国家的军事安全造成多大的损害,当然有人也说了,这个外形不保密,美军外形都不保密,美军是美军,而且美军那些在研的一些保密信号,他照样是保密的,我们和美军没法比。另外一方面,国家既然已经规定这些设密装备不允许拍摄,你凭什么还要把照片放到网上,所以说我觉得从这个观点,我是十万分的反对。

金昊:说的义正词严,但是第13期的时候,我不小心揭露了小郑的一个一段往事。

郑文浩:糗事。

金昊:我们再看看,糗事,我们再看看这一段。

视频回放:那么在我们大家拍这个歼-11的时候,我发现小郑不见了。这时候远远一看呢,就是在远处有一个单独的停机坪,那么小郑拿着相机在那拍呢。

金昊:文浩,对不起,我实在不是有心的啊。

郑文浩:这个无所谓,其实我觉得什么呢,就是我也是当初军迷的一分子。

金昊:不是无所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什么促使你的这个思想进行这么大的转变?

郑文浩:其实我也是逐渐一个过程,因为刚开始在工作中首先我要澄清,这个你说的所谓的偷拍呢,分角度来看,从部队的角度来看它确实是个偷拍行为,但是从我们自己角度来看呢,它是个职务行为,因为当时我们是以记者身份前去采访的,那么这个片子我们也不可能这个拍完以后,直接从网上发下来,我们也是作为新闻照片,经过层层把关,然后审批,如果他能发就发,如果他不能发呢,也就给它扣下来不发了。第二点就是我作为军迷来说,我觉得我们也有个成长的一个过程,一开始也觉得这种神秘的装备以前见不着,都想拍一下,起码留做纪念也好,回去自己过过眼瘾是吧,也好,但是随着这个采访深入,我也觉得部队在这保密方面还是非常重视的,而且很多血淋淋的现实也教育了我们,就是不要把这个偷拍当成一种娱乐,不要把它看的太松散,就说,所以说我觉得这个,从这个不断在部队采访,也受到教育,也觉得确实不应该把这个照片拍,第二呢,拍完以后就更不要把它随意的放到网上去。

金昊:对,所以你把那些照片删除之后,你就完成了一个从军迷向专家的一个升华。

郑文浩:蜕变,蜕变对吧。

金昊:对,是这样,那不开玩笑了,这个小郑的思想转变是完全是自我改造,那么…

郑文浩:升华了我现在。

金昊:咱们看看这个最近有哪些军事新闻,这几天有外媒炒作咱们海军征召退役士官进行军演,外媒说呢俩可能,一个是中国海军发展太快,人不够用了,那么再一个就是因为咱们南海紧张,外媒的话我信不过,我就信你们俩,你们俩帮我解读一段,解读一下这段新闻到底是什么意思。

魏东旭:其实我感觉他说这个南海局势比较紧张,所以说咱们招收这种大批的退役士官到军舰上进行一个演习,或者是一个演练,我认为这种说法稍微是有一点夸大了,其实我们海运最近这几年,在退役士兵尤其是退役士官这个,就是重新起用这方面,确实也做了很多工作,因为我原来去部队采访的时候,也会碰到一些比较成功的案例,比如说我们现在海军的一些辅助舰艇,像一些拖轮或者是其他的这个小型的这样的辅助舰艇,当然不是作战舰艇,有的就直接交给士官,当然是高级士官,让他来做这个舰长,因为这个士官首先……

金昊:士官来做舰长。

魏东旭:对,就做这种小型辅助舰艇的这个舰长,那么整个舰艇就是他负责,那为什么说让这些士官让他发挥这么大的作用,首先这些士官特别懂技术,有的时候,有的他们是从这个基层上一点点成长起来的,他可能对某一方面,舰艇的某一方面,比如说你这个轮机设备,包括你这个电子系统。

金昊:他是某一领域的技术高手。

魏东旭:对,然后他在不断的学习的过程当中,可能对全舰的状态也比较了解,甚至他对他这个服役这艘舰,可能已经在上面工作过几年,基本上已经达到了人舰合一。

金昊:那这样的人不应该让他退役啊。

魏东旭:对,目前,当然就是除了这些,就是相关的士官就是我们有一个重点利用之外,可能有一些也没办法,他就是从作战舰艇上退役了,但是我们还是有相关的这种国防动员的体制,那么定期可能会让他们回到部队来参与相关的演练演习,那么首先一个就是熟悉新式舰艇,它的一个装备状况,比如说舰上的这些声纳兵,包括一些维护动力系统这样的相关的人员,那么他要……

金昊:熟悉新装备。

魏东旭:对,他要不断的熟悉新装备,这样的时候如果有一天,我们需要让这些士官重返一线的这个作战岗位,那么他们也可能很快的适应这样的一些这个新式的舰艇,主要是从这个方面进行一个考虑,当然了,我认为它的第一种说法也是比较靠谱的,就是最近这几年,我们海洋的新式舰艇确实是越来越多了,那么我们的这种人才储备,就是人才储备库这种建设肯定也是要跟进,那么有一些高技术的这个退役的士官,我相信他们还是有机会重新回到相关的岗位的。

金昊:重新征召。

魏东旭:对。

金昊:小郑怎么看?

郑文浩:我觉得这个因为海军,我们都过去说是贵族化的军统,那么培养一个海军人才,应该来说,咱不说舰长这一级别的,因为我采访过舰长,飞行员是的培养是用等量的黄金,那么像舰长就是数倍等量的黄金。

魏东旭:等量的金砖。

郑文浩:可能就是数倍,数十倍,其实除了舰长以外,舰上各个专业人才,他的培养都要,需要花大量的本钱,因为军舰训练的时候,它不是自己一个人扛把枪就能出去,它要整个一舰出去要进行训练,有时候甚至要是几条舰,甚至整个部队要跟它进行合练,这样的周而复始的这样培养,应该说很既费时又费力,还有特别金钱的,那么这样的人才应该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有的能留到部队,有的不能留在部队,那么如何能够让这些这个离开部队的人,又重新发挥他们人才的这种,你像培养这种优势不让他们贬值,我觉得这个其实从美国也好,英国也好,都有各方面的这种机制和制度,其实这个,从这个海军士官重新征召也看出来我们国家的海军,人才储备制度上不断的完善。

那么另外一点,其实我觉得就是应该我们的新闻的,军队的宣传部门应该对我们的一些发布新闻呢,应该有一定的敏感度,就说中国军队现在可以说是备受世界瞩目,你的一举一动,可以说你发布的每一条新闻,都有可能成为这个西方媒体炒作的这么一个由头和跳板,

金昊:有歪曲,有过度解读。

郑文浩:有歪曲,有时候炒作的中国威胁论,都有,就是这个大家应该有一个,起码得有一个准备,就是说很有可能会被炒作,而且这个炒作的点呢,很有可能大家是预料不到的,但我觉得这一点,就是大家我觉得军队媒体部门不要过份的来看重,就是说它一炒作,我们就重视,反过来如果再辟谣。

金昊:就是我们干我们的。

郑文浩:对,我们干我们的,他们炒作是他们的事,我觉得其实,更何况这个所谓的媒体是韩联社这一个媒体,他们以前也说过这韩联社媒体属于…

金昊:竟给我们外媒丢脸。

郑文浩:对对,劣迹照章可以说是,不断的出这个新花样,不论是以前的一些像朝鲜媒体的一些所谓的炮决、犬决的新闻,还是一些有关中国军队,它的消息其实是不太靠谱的,所以我觉得就是有关外媒炒作中国军队呢,国内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尤其军方一定要有一个心理准备,它不炒不可能的,它除非它是转了性了,那么炒完以后,我们不要跟他们就是,他炒完我们跟他们再炒,如果再进一步的辟谣的过程,我觉得也没必要,就是我们该做我们,就像刚才金昊说的,我们走自己的路,让他说去吧。

金昊: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你们二位呢,这个下部队比较多,这个我听这个海军专家解读这个新闻的时候,说这是我们例行性的一种训练,那么你们有没有之前接触过这种就是征召退役士官,退役的这个人员参加的这种训练的采访呢?

魏东旭:我曾经采访过一些这个相关的士官,当然他主要还是,他当时是处于这个本职岗位,那么我也听他就是谈到过这种就是退役士官的征召制度,其实他属于整个大的这个国防动员体系下的这样的一个分支,就是说我们陆军在进行演习的时候,有一些民兵预备役,包括有一些退役的军官,他可能也会参与相关的这种预备役部队的演习,那我们海军也有相关的机制,尤其是在高技术舰艇上,那么他有的这种士官确实是非常宝贵的。

郑文浩:专业化非常强。

魏东旭:对,专业化的这个,尤其是比如说你像声纳兵,他听各种各样潜艇包括舰艇的声音,那么他可能会对很多国家的一些战舰和舰艇对它的声纹信号,可以说到只要听到它的这个声音,他就可以判断出你的型号,你的这个国籍,那么这样的一个人才,我相信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海军都是非常需要的,他都是很宝贵的,因为他相当于我们的一双最敏锐的眼睛,也是相当于一只最,这种最灵敏的耳朵。

金昊:因为声纳兵的耳朵是需要训练的,那么同一型装备,那么没有经验的人可能听不出来,那么有经验的这个战士,可能一下就听出来了。

郑文浩:对,有时候训练声纳兵刚才也提到,你舰艇得出海吧,你训练的话你本身自己要有潜艇和他进行配合,是吧,要训练他的听力,对这个潜艇的这种听力判断的感觉,如果在进行远海训练,还要听外军的,远海训练这一趟花费不少,就所以说这样的人才培养,简简单单一个声纳兵可以说培养就是金钱投入就是相当大的。

金昊:消耗甚大。

郑文浩:对,消耗甚大。

金昊:好,那咱们这段新闻告一段落,再看下一条,最近还有一个消息是关于蒙古的,那么据这个新闻报道,蒙古军队几乎全线都部署在中蒙边境,但是在这个蒙俄边境,几乎是不设防的,那么美国有一个武装力量的一个杂志的编辑,他说美国不指望帮蒙古培养成为类似日本和韩国那样拥有强大军力的蒙古,但是蒙古将作为美国的战略遮掩,意义非凡,我们老百姓一直觉得蒙古以前是自己的兄弟,怎么突然一下觉得蒙古也这么值得我们担心了,现在。

魏东旭:其实这个美国的所谓的这个军事类杂志,或者说战略杂志炒作这个话题,其实它是一个老话题,因为蒙古它的军队部署确实原来是一直面向中国方向的,这个并不是说他今天这么做的,这是它的一个传统习惯。

金昊:有历史。

魏东旭:对,因为在冷战期间,我们知道中国和前苏联当时可能处于一种敌对或者说处于一种这个比较有隔阂的状态,那么当时蒙古是跟苏联站在一块的,那么好多它的这个蒙古军队包括苏联的一些部队,他在中蒙边境上确实有相关的部署。

金昊:而且直到现在这个蒙古军队大量的装备都是俄式的装备,都是这个苏联,俄罗斯援助给他的。

魏东旭:虽然说后来就是冷战结束之后,那么苏联这个解体,那么蒙古与俄罗斯走的也很近,但是它原来的一些营区,包括它一些重点布防它没必要再变化了,比如说它要是把这些所有的军队进行一个重新的布防,那很多基础设施要重新修建,蒙古没有这个钱,所以说它只能按照原来的军营进行一个部署,因为它对另一方面,对俄罗斯方面它本身也没有什么防备,那原来的这些军队,驻扎在靠近中国的一个区域,它可能还是保持这样的一个状态,而且我个人认为,美国方面确实夸大了蒙古的战略作用,虽然说它处于中俄之间,就是蒙古本身也提出了一些比较独到的外交战略,比如说第三邻国的这个概念,跟日本、跟美国的军事关系搞的比较好,但是我们从它的这个可汗探索的系列军演就可以看出来,美国一开始是美国和蒙古搞的双边的演习,但是他们之间这种演习都是小规模,好多一些都是轻步兵,它不可能把重型装备,比如说主战坦克或者是装甲车。

金昊:怎么进去。

魏东旭:对,没有这个途径,你大型的这个战斗机你也飞不过来,所以说它只能是通过一种小规模的军事联动,或者是演习让这个美国军队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刷一刷存在感,我认为仅此而已,而且蒙古这个国家很聪明,它只想从美国那方面要钱,比如说它军队现代化建设,现在俄罗斯方面可能不能给它免费提供一些武器装备,或者是人员培训,那现在就是搭上美国的顺风车,我以后可以,那么它就搭上了美国的顺风车,比如说美国海域有军事行动,我派出几百人的部队进行一个配合,当你美国的这个军事基地搞一个周边的巡逻,那你这个悍马战车你给我,是吧,军装你得给我,包括一些经费你也得给我。

金昊:根据这个统计呀,就是如果按人均算的话,这个蒙古是仅次于以色列,接受美国军援最大的这么一个受惠国。

郑文浩:因为它人少嘛。

魏东旭:对。

金昊:人少。

郑文浩:人少,因为我觉得蒙古这个话题呢,其实我觉得就应了郭德纲说的那个,蒙古国海军司令那个笑话,其实这是他最大的一个尴尬的时候,它正处于这个中俄两个世界大国的这个包围中间,就像刚才东旭也说,它第一就是把部队部署在这个中蒙边境,史上原有的这个历史条件惯性,那另一方面它能从这个蒙古的方面考虑,就是俄罗斯在远东的这个人口迷雾,也远不如这个中国在内蒙古方面的人口密度,就是单单从一个战略抉择来说呢,我觉得蒙古把军队主要部署在这个中蒙边境,其实我觉得也可以理解,那么至于说这个战略之眼,我觉得还不如说是战略肚脐眼,就是挠挠痒痒,然后可能美国也会痒痒一下,然后这个其实犯不了什么大事,至于…

金昊:虽然叫眼,但是起不到眼的作用。

郑文浩:对。

魏东旭:看不着啥。

郑文浩:看不到,其实就是个肚脐眼,就是你看是个眼,那实际上不是眼,所以说我觉得,我觉得这个蒙古这个就是它离美国很远,离中国很近,它的一些政策实际上处于一个,我觉得它某些政策处于一个世纪这个大交汇,就是冷战结束前后,包括世界力量重新洗牌的这么一种重新抉择的一个过程,我们前面也看到一些所谓蒙古国的一些反华,或者对于中国不太友好的一些新闻,其实我觉得这也是蒙古国的一些思潮有一些反应,但是未必就是说蒙古的一些高层的军界或政界,就是这样做的,其实他更,可能更清楚自己国家所处的一个地位和局势是什么样的,也许虽然说基层可能有一些民众比较对于中国有一种另外的看法,那么但是作为政治家来说,作为军事家来说,对于他自己的国家和军队的定位,应该还是有一个比较清醒的态度,不会贸然的就是说为美国也好,或者为日本也好,跟中国对着干,他们蒙古既没有实力,又没有人,他连最基本的人口都没有,何谈和这个与中国来进行对着干,所以我觉得这个……

金昊:所以这条新闻应该也是被过度的解读了。

郑文浩:对,过度解读了。

魏东旭:其实中国和蒙古之间,最近这几年的军事关系或者说军事联系还可以,前年我记的时候,应该是在南苏丹,咱们的这个维和部队的工程兵,还去帮这个蒙古国的这个维和部队还搞了一些基础设施方面的一些政策,因为他只有轻步兵,没有重型机械。

金昊:还是比较友好。

魏东旭:对,还比较友好,而且今年搞这个可汗探索,咱们中国军队也是派出人去参加了。

郑文浩:对,其实我觉得是这样,就是我们中国军队是仁义之师,威武之师,就是我们努力和各国军队搞好这个和平友好这个关系,但是对方军队是不是非要跟我们搞好,我觉得这个不是我们所能影响的,他能够跟我们好更好,不能好,我们也不能影响了,反到是他对我们有所戒备,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

金昊:是个好事。

郑文浩:也引证了我们中国军队的强大。

金昊:对,是这样。

郑文浩:如果他,如果连他一提中国军队,中国军队我们不在乎,那反到我们应该着急着意了,他既然对我们这么如此戒备,那恰恰反应了……

金昊:证明了我们的发展。

郑文浩:证明我们的发展。

金昊:好,东旭热不热?

魏东旭:还可以。

金昊:玩游戏,咱们看看。

郑文浩:今天这期节目准备做50分钟,就看他撑住撑不住。

金昊:咱们看看这张图,东旭要加油啊,这个输了下期还要戴头盔的。

魏东旭:你不会还背着防毒面具什么的吧。

金昊:可以准备,两位专家看看这幅图。

魏东旭:这个是一个空地一体化的演习,我就感觉就中间这个米-171这个直升机可能是P上去的,因为它这个飞行方向有可能是不太一样。

金昊:小郑呢?

郑文浩:我是觉得这两个还有这个,这两个角的直升飞机像是P上去的。

金昊:好,那么正确答案是这样的,那么就是这个上面这两架武装直升机是P的。

魏东旭:就是俄罗斯这两架其实是P上去的。

金昊:这个那实际上是这个东旭没答对,小郑答对了一部分,那么下期东旭接着来。

魏东旭:我错的太多。

金昊:今天上午国新办发布的一个关于阅兵的新闻,那么就是关于咱们这个9月3号庆祝反法西斯即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的这么一个新闻发布会,那么二位专家对这次阅兵怎么看?

魏东旭:因为我是一个铁杆军迷,跟广大的这个凤凰网的网友是一样,我还是对于阅兵式嘛,讲究的阅兵式我还是比较关注这个徒步方阵,以及这个武器装备。

金昊:咱们一样一样说。

魏东旭:对。

金昊:先说说徒步方队,这个中国军队阅兵的徒步方队,应该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牛的,那东旭对这个咱们解放军的徒步方队有什么可说的吗?

魏东旭:这个徒步方队可能那个我跟小郑我们俩在以前采访的时候,应该也是接触过,我是采访过这个大连舰艇学院,就原来它参加过这个…

金昊:他们有个海军千人大方阵。

魏东旭:对,他们有一个大方阵,而且有很多当时的这个应该是每届,就是每次我们举行这种大规模的阅兵活动,那个大连舰艇学院都会出一个这个方阵,然后有海军的这个舰艇学院的这个学员组成,那么后来我是与这个其中的一个人,他好像是参加过两届,还是几届我忘了,就是个头非常高,这个小伙长的也很帅,然后我就是跟他简单的聊了一下,然后他就是说就是,就是参加从这个阅兵培训开始,其实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时间那么长,但是大约可能也是有半年左右,包括整个的这个集训选拔,最后到这个阅兵村进行这个集训,一般这个周期应该是在这么一个长度,从整个的这个流程来看,我认为还是有必要的,因为,并不是说像我们有一些人说的,什么耽误时间,耽误正规的训练,并不是这样,因为整个的就是首先你有个集体荣誉感,另外一个就是……

金昊:它体现了一支军队的风貌。

魏东旭:对,气势、风貌,另外一个就是精气神,确实是要走出来的,而且就是你通过参与这样的一个活动,你可能对国防,对中国军队,它的这种认识会有一个升华,因为平时比如说我们在这个部队,我只是各忙各的,当真正的参加阅兵式的时候,不同军种,不同兵种,包括很多的这个英雄部队,他们会集中到一起,这个时候我可以说是对我们中国军力的一个集中展示,同样也是对近十年,甚至是近几年我们国防现代化建设的一个成果的汇报,你有哪些先进的武器装备,你要在阅兵当中进行一个体现,我认为这个确实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个活动。

金昊:装备呀,这个阅兵的装备体现了这个这支军队的这个实力,作战实力,那么徒步方队体现了这支军队的精气神。

郑文浩:其实我觉得这个徒步方队,刚才这个也聊起这个阅兵的话题,首先让东旭说,第一我对于,我感觉我和金昊也访问过这个徒步方队,有时候就是对这个徒步方队就觉得这个,中国的军队,徒步方队就只有一个字好,然后再想就是什么,好像又说不出什么来了。

魏东旭:还有一个字,酷。

郑文浩:酷,对,然后其实为什么呢,其实我觉得这里边有一种,我实话实说有一种审美疲劳的感觉,因为什么呢,我们看这个中国阅兵,看得太多了,无论是我们刚开始懂事这个建国这个八四年的大阅兵,还是包括我们逐渐这些军队也都成长起来,九九年阅兵,包括2009年阅兵,那我们看阅兵场面都非常壮观,其实这次这个在俄罗斯的阅兵,我倒有个想法,就是我们这个大阅兵能不能在进一步的走出国门,如果在机会允许的情况下。

金昊:这话怎么说?

郑文浩:就是其实国外有很多这种节日这种盛大阅兵,其实我们这个仪仗队,参加过这个墨西哥的。

金昊:咱们三军仪仗队走出过几次。

郑文浩:对。

金昊:墨西哥应该去了两次。

郑文浩:墨西哥第一次去。

金昊:意大利去过一次。

郑文浩:墨西哥是第一次走出国门,就是说如果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我是建议就是我们军方有些部门,在外交包括一些各种管道能够畅通情况下,不妨派出更大规模的这种阅兵的方队,让国外人也看看,让国外人看看中国军队的精气神,进而了解我们中国人的精气神,进而了解我们中国人,中国这个精气神。

金昊:就是老外呀,尤其是这个西方的人,他恐怕就是难以想象说这个军队的方阵可以走的这么齐。

郑文浩:对,我觉得这个出来以后,可能让他们对这个中国军队乃至整个中国,都有一个比较新的认识。

魏东旭:我认为首先应该去印度,这样对比比较强烈。

郑文浩:你太狠了你。

金昊:如果去印度的话,如果让这个中国的受阅部队去印度去走一下的话,对部队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郑文浩:为什么?咖喱吃不惯是吗?

金昊:这个吃咖喱是一个方面,同时就是因为我们看,就是咱们一说就是解放军进行曲,实际上阅兵的那个背景音乐不是解放军进行曲,它是这个曲调是基于解放军进行曲改编的。

魏东旭:专门有一个。

金昊:它叫分列式进行曲,如果你们仔细听的话,它这个分列式进行曲是有鼓点的,那么每个鼓点受阅部队要踩在左脚上,这个就是为这个受兵部队提供了一个背景音乐,提供了一个节奏,我们按照这个解放军的队列条令应该是每分钟116步,每步75公分,那么但如果你要是去外国,你像这次去俄罗斯,他们放的喀秋莎,他们的步速是比咱们快了,但是你一个方阵就哪怕一分钟快那么两三步,三四步,对于我们这个受阅部队已经养成了这种步速的这个战士来说,调整起来是很困难的,很容易走不齐,但是我们看这次咱们仪仗队在这个莫斯科红场走的是很齐的。

郑文浩:对,就是为什么我刚才说也是把这个,让我们这个检阅部队,仪仗队能够更多走出国门,也是这次这个俄罗斯参加阅兵的时候,我们有一次有一个网友拍摄,应该是俄罗斯人拍的这个视频,就是我们……

魏东旭:街头唱喀秋莎。

郑文浩:街头唱喀秋莎,那其实不是正式阅兵的节奏,但是场面非常壮观,而且当地的民众反响也非常好。其实我觉得这个事可以……

魏东旭:其实走齐走不齐这个并不是特别重要。

金昊:但是咱们走的确实很齐。

郑文浩:走的很齐,也非常有中国特色,如果我觉得将来如果美国有什么,我们不妨也到美国去走一把,让美国人见识见识,我觉得也不妨把我们的阅兵视频拍成视频,拍成照片,DVD全球发行,让美国人看看,当然还有一个话题我要说,就是这次这个阅兵这个现场视频,现场的这个拍摄机位怎么走,又是一大考验。

金昊:你说咱们这个天安门这次。

郑文浩:对,因为上次2009年这个天安门阅兵,就是从当时网上舆论来说有褒有贬。

魏东旭:看的不过瘾。

郑文浩:对,就是对当时这个剪切,包括整个这个摄像,当时很多人也有很大的压力,因为网上反应。

金昊:没错,我跟你说这个有的时候阅兵的这种拍摄,它不光要拍摄的技术好,你像咱们2009年应该有那个叫什么,就是在空中飞的那个。

郑文浩:飞猫。

金昊:飞猫,应该技术上比八四年那次要牛得多了,但是就是你一说阅兵呢,我脑海中有几个镜头,其中有一个就是这个1984年国庆大阅兵的时候,这个邓小平,军委主席邓小平在这个检阅车上缓缓的开进,那么各个受阅方队呢它每一个战士的头,都在这个缓缓的转动,那么当这一系列的镜头拼接到一起的时候,确实给人一种震撼,强烈的震撼。

郑文浩:但是那阵是什么呢,那阵是没有电视,也没有直播,那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拍的,它是按照电影的这个角度来拍的,所以它取景包括跟电视不一样,那么……

金昊:就是它不是直播。

郑文浩:对,它2009年到现在这次,这次阅兵怎么拍,角度该怎么取,后续的会有,在这个舆论场上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个确实是一大考验,因为2009年那一次就不是,那不能说是有瑕疵,有遗憾,就是跟多网友就觉得不过瘾,那么如果这次这个抗日战争这70周年如果不卡住一些新的角度和手法的话,我估计可能,网友可能还会觉得不太…

金昊:觉得不过瘾。

郑文浩:对,其实这对央视我觉得是一个重大的一个压力。

金昊,:对,没错,这也考验我们这个就是新闻人的这个智慧了。

郑文浩:对对对,尤其是电视新闻人。

金昊:电视新闻人。

金昊:那么估计刚才这个我说的这个徒步方队,我以前看过一个小的一个小故事,就是我们看这个三军仪仗队,这个他叫托枪换端枪,这些动作我们看了就是无数次了,因为一般有外国领导人来检阅的话,那么这个我们的仪仗队进行分内式(音)都要走这一趟,实际上这个走好了也是很难,因为每个士兵之间它间隔不是很大,而他的这个枪上带的刺刀都是真的刺刀,曾经有一次就是一个战士…

郑文浩:划伤了。

金昊:因为在劈枪的时候,他这个刺刀稍微歪了一点点,把前边那个战士的脖子给划伤了,那么那个战士这个也是就是流着血,最后坚持到最后,那么就是说我们这个正步,实际上走好了很难的,咱俩都去过那个2009年的阅兵村的徒步方队,这个阅兵村,因为我们看当时他们训练是非常艰苦的。

郑文浩:走正步历来是一个比较大,也比较困难的一个学问,就是说这个横排、纵排怎么,其实就是保持线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过去古代讲练兵,就是说这个排走上十步,整个队伍就要重新整,要让我们这种阅兵的话,你可以在当时古代这种,这个需要战阵的时候,是不可想象的,就是如果现在我们阅兵式这些人,如果拿着这个普通的这个长矛来去跟过去人打的话,可以说这个军队一上场,对面人就得下趴下了,因为这个军队太了不起了。

金昊:太了不得了。

郑文浩:对,太了不得了,就说这些排军阵是个很困难的活,更别提现在了,加上劈枪各种动作的话,确实很困难,而且方阵越大,这个横排竖排数量越多,这个越难控制,因为都要盯这个叫,咱们采访叫什么?标杆兵。

魏东旭:对,标杆兵。

郑文浩:标头兵。

金昊:不是,那叫基准兵。

郑文浩:基准兵,都要盯着基准兵,你想,咱俩旁边我盯着你行,后面十个人你说怎么盯,它就是说这个。

金昊:你说的这个我想起来,就是我们高中军训的时候,我们高中军训去的是这个北京卫戍区教导大队教勤连,当时我正步走的还可以,我就被从这个大队伍里挑出来了,进了队列班,要在这个结业式上进行单个军人队列表演。当时我有一个事非常苦恼,因为就是我左边的那个人,我左边那个哥们他走的稍微有点不齐,所以这个让我,就是他如果不齐的话,我就没法跟他标齐,就显得我们后边都走不齐,所以这个就是,所以这个就是每个战士都要具有这个非常高的素质,才能把整个方阵都齐。

郑文浩:第一有素质,第二得长期的练习,长期练习磨合才行。

金昊:我不知道你们俩看没看过,1984年的时候,大约是1984年的时候,这个陈凯歌和张艺谋拍过一部电影,就叫《大阅兵》,那里边就是对这个受阅部队的这个训练的生活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这个描写,那么其中有几项,首先这个一个是1984年大阅兵的时候,我们受阅部队光鞋钉就用了6吨,光鞋钉就用了6吨,这个战士走正步走的,这个大便的时候蹲不下去,扶着墙站着拉,这都是一个一个的细节。

郑文浩:提起来那个是不是现在可以聊聊装备了是吧。

金昊:对,说装备。

郑文浩:装备可能这次,几次网上有很多网友拍的都已经可以说是泄露出来了,有这个直升机的编队,是吧。大型的这个轰炸机的这个编队,应该说这场面还挺壮观,应该轰炸机应该是头一次亮相,应该是。

魏东旭:轰炸机不是头一次,但是它……

郑文浩:头一次上阅兵。

魏东旭:最近的改进型,就轰6K它应该是,估计这一次会有个大编队,然后那个刚才小郑提的这个武装直升机,应该是今年的一个新看点,一个新亮点,因为上次阅兵的时候,直十和直19这两款武装直升机还没成熟,现在已经大规模的列装部队了,然后其实阅兵式上,就你要看空中编队,战斗机或者是大型的预警机,可能看的不太清楚,你只能借助于这个光学设备,比如说望远镜你可能看得稍微清楚一点,其实最好看的还是直升机,首先它这个。

金昊:速度慢。

魏东旭:低空飞行,对,速度慢,而且可以摆一些造型,估计咱们这次直十和这个直19这两款武装直升机可能会摆出七十的这个字样,在天空当中进行一个过场。另外一个咱们大型的像直八这种运输直升机,也可能会调挂一些国旗包括一些军旗,也有一个低空的这样的一个通场,那么这些就是我们用肉眼在当地,在现场都是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的,我认为这个应该算是一个新的看点。

郑文浩:如果要是预警机当时的气象条件比较好,比如当天比较晴的话,如果轰炸机或者是预警机的话,飞的还可以,我觉得飞如果低的话,看还是能看见的,其实现在就是说,我们这些新装备呢从这个公开媒体上看,应该算是新装备,但是从网友来说,也不叫新装备了,大家都已经看得很多了。

金昊:今天上午的发布会,他说这个很多新装备都是第一次,首次亮相。

郑文浩:对,首次亮相。

金昊:他可能,他的意思是首次在这个阅兵场合亮相。

郑文浩:也许是公开比较正规的场合,就是至于说网友偷拍,那就是另外一方面,而且这个可能我觉得也不会出现像类似月俄罗斯阿玛塔坦克这种比较创新型的,就是非常具有爆炸性的这种新型装备来出现。

魏东旭:就是意想不到的基本没有。

郑文浩:对,可能性不大,当然我们也不能…

金昊:所以还是应该禁止偷拍。

郑文浩:禁止偷拍。

魏东旭:当然其实就是虽然说,你可能没有新式的这个主战坦克,但是我们九九坦克它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改进型,我们也可以看一看细节,因为我们这个视频的转播也好,直播也好,应该还是清晰度比较高的,你可以看看加装了哪些附加装甲,比如说反应装甲,有没有改变,其实有很多的这种装备的进步……

金昊:跟1999年和2009年的对比。

魏东旭:你可以对比一下,这样的话你确实能。

郑文浩:那你说又得看看这个央视导播的能耐了。

魏东旭:看这个细节拍不拍出来,然后另外一个就是可能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关心的,就是海机的巨浪二型的潜射弹道导弹,有没有可能亮相,如果说这次它真的出现了,那我相信肯定是一个值得大家关注的一个事,因为它如果能够在阅兵式上亮相,说明我们中国第二代的海机的这个核武器,应该是已经彻底的成熟了,那么这次会不会。

郑文浩:1984年是第一代。

魏东旭:对,是巨浪一。

郑文浩:然后2009年没有出现,只是东风31那个。

魏东旭:所以说今年。

郑文浩:巨浪二确实。

金昊:那就看今年的了。

郑文浩:如果巨浪二那确实是一个大型的,战略性的装备。

魏东旭:这个是比较值得期待的。

郑文浩:坎比当初这个俄罗斯拿这个白杨M这个东西来撑场面,这个意义是完全可以的。

金昊:如果它要出场的话,应该也是在接近最后了。

魏东旭:对,最后,应该是在整个弹道导弹方阵的最后,应该在是陆机的后面,可能有一个海机。

郑文浩:对,关注度比较高,每一条新闻爆出来以后,它都觉得比较敏感。

金昊:日本比较受刺激。

郑文浩:对。

金昊:特别是像咱们这个巨浪二,这种战略性的武器出来。

魏东旭:但是它是自我刺激,像巨浪二这个估计都是,日本都轮不上。

郑文浩:轮不上。

金昊:不是跟您使的。

郑文浩:对,不是跟他使的,如果要是还有新装备的话,应该算是这种大型的无人机,比如长航时的具有这种战略侦查能力的,所谓的网友所说的什么全线鹰是吧,模仿美军全球鹰,如果这种大型的这种战略这种装备出来,应该说也是一个比较大的一个亮点,其实我觉得我军应该说很多武器项目呢,都是可报的,但是就是未必它有机会能够出现在这个9月3号这阅兵场上,也许在……

金昊:我们新东西太多了。

郑文浩:对,新东西太多了,也许未必有机会,其实我觉得这未必说,说我们这个好像新装备没有人俄罗斯多,或者是没有美军多,我觉得这个其实未必,我们不能在一个9月3号阅兵上期望有那么多的爆料,说有那么多的新装备,我觉得其实这个阅兵,其实我们真正关注的既不是方阵,也不是装备,而是那些老兵,抗战老兵。

金昊:对。

郑文浩:习总书记为这些抗战老兵,包括抗日将领的代表,这颁发新的勋章,其实这才是整个阅兵的意义的真正核心所在,让我们不要忘记历史。

嘉宾介绍
凤凰军事

凤凰军事
扫描关注

编导1、主持人:金昊
邮箱:jinhao001@126.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望京启阳路4号中轻大厦10层
邮编:1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