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所谓“抗日老兵”“抗战名将”有多少掺水造假?

2013年07月11日 10:14
来源:四月网 作者:胡亦南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2011年1月起,一名自称参加过国军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举世闻名的四行仓库保卫战,以最后一位健在的“八百壮士”身份出现的老者经羊城晚报、看历史杂志等媒体和相关个人的联手炒作,现身于四川省金堂县白果镇红庙村。此人自称曾用名杨根奎,现名杨耀辉。据称,杨耀辉1921年出生,1936年在什邡参军,被编入中央军第88师,次年8月随军赴上海参战,10月太行仓库保卫战时,任第88师524团谢晋元部1营2连上士班长,至26日时,已晋升为1排中尉排长。1941年12月,谢晋元部官兵被日军俘虏,押赴南京、安徽等地。1945年,杨耀辉脱逃并投奔第十战区。当年8月10日,他听到了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1946年,他回到金堂县老家,不久再赴成都参军,被成都军官大队24中队录取。此后,杨在奉节遇到原88师师长、时任第16兵团司令孙元良,得到提拔,后出任第124军223师少将副师长。1949年12月,赴四川新繁就职的杨耀辉遭到124军军长吴峻人的冷遇,吴“借故未予认可”其身份。于是杨再次返乡,一直隐姓埋名至2011年,此前未联系过“八百壮士”中的其余幸存者。

以上说法可谓漏洞百出。据谢晋元之子谢继民的记述,中央军第88师1935年秋“从四川省涪陵调万县稍作休整”,即“从万县乘船沿长江东下,开赴上海附近地区”,并未在什邡招募兵员。而参与淞沪会战的两支川军部队,第20军和第43军26师,当年均驻防贵州,没有可能临时入川抓丁。抛开这些不说,据谢继民的记载,1937年10月27日谢晋元率部布防时,524团1营2连1排排长陶杏春代理1连连长,拟提拔为1排排长的1班班长蒋敬当日下午被俘牺牲,未提及1排“中尉排长”杨耀辉或杨根奎。至于杨1945年8月10日就“听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更是令人匪夷所思;稍有常识的民众都会知道,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是当年8月15日才发生的事情。而内战末期的第16兵团司令孙元良,也断无资格任命隶属第14兵团的124军223师副师长。至于一个毫无背景资历的川中青年,是如何15岁参军,16岁就当排长,此后再未经历过战事,在25岁重新入伍后却得到飞快提拔,并在28岁以前就火速升至国军少将副师长,还能躲过多年镇反和政治运动的,媒体更是讳莫如深。

在一众网友的考证之下,历史事实已经很清楚了:真正的杨根奎另有其人。杨根奎,1910年生,浙江人,四行仓库保卫战的亲历者,已故去多年,其子至今仍在浙江务农。杨耀辉,1921年生,四川金堂人,1946年在成都军官总队学习,曾任国军排、连长,其余履历不明。2010年12月16日,最后一位健在的“八百壮士”杨养正在重庆病逝。次年1月,杨耀辉自称杨根奎,在各方统筹下,炮制了自己从“八百壮士”到国军少将副师长的传奇故事。

在社交媒体兴起之前,自诩抗战英雄的事例也并不少见。2005年8月15日,即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日当天,南方都市报发表文章《抗战老兵马兆麟:中条山战役我军死伤惨烈》,称1941年中条山战役期间,国军第17军军长高桂滋临阵去后方休养,而马兆麟“从营长到团长,再一跃而成(17军)代理军长”。文章发表后,引起了高桂滋之女高世洁与其兄高斌的强烈愤慨。高世洁提供史料称,其父在中条山战役期间并未临阵脱逃,而是在与日军作战,而所谓马兆麟代理17军军长之事,二人均全然不知。

原报道称,马兆麟1915年生于甘肃,1933年至广州黄埔军校学习,系黄埔军校第六期学生。然而公开资料显示,黄埔第六期学员入学于1926年8月的广州,毕业于1929年5月的南京。1926年马兆麟才11岁,全无可能具备黄埔学员的条件。为求准确,高世洁查阅了黄埔军校6-16期学员名单、洛阳中央军校军官训练班第1-5期学员名单、甘肃省黄埔同学会名单以及诸多抗战史料,均未发现马兆麟的名字。她发现,文中对马兆麟“1941年任1058团团长”的说法也与事实相左,因为1058团1940年就已取消建制了。2009年4月,高世洁与该文作者联系时,该文作者表示:“我们哪有时间进行核实,我写了交出去,他们就登出来了……没有查呀……我完全是按照他(指马兆麟)说的。”2009年11月22日,南方都市报发文《“抗战老兵”报道“马兆麟”一文再调查》,间接承认了2005年相关报道的严重失实,但同时却从原稿中删去了两段重要声明:

一、“无论如何,本报在该文发表之前未对马兆麟所言予以仔细考证,都是错误的。”

二、“高世洁兄妹对此非常反感。因为据高世洁提供的史料,高桂滋并未临阵去后方休养,而是在与日军作战。本报就报道失实,谨向高世洁兄妹及广大读者致歉。”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毫无疑问的是,使老兵境遇得到改善是政府的应尽之责。但从马兆麟到杨耀辉,从仵德厚到陈世麟,每一名被挂上“抗日老兵”、“抗战名将”、“抗战英雄”牌位的垂垂老者,不论他们当年的理想是救亡图存还是功名利禄,不论他们当年的主业是清乡剿共还是抗日救国,不论他们当年是否一败千里,不论他们如今是否记忆偏移,都被某些特定群体如获至宝,沦为其手中的悲情卡和摇钱树。老人们或有或无的遭遇,在呼之欲出的政治诉求下,得到了统一的形象塑造和广泛的媒体传播,使国军英勇无敌、力抗日寇、杀敌逾万、血流成河等传说的历史孤证深深刻在受众的脑海里。而在此过程中,固有的历史图景被彻底解构、完全重组之后得到不断强化。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翻案当然也不是绘画绣花。

[责任编辑:胡楠] 标签:抗战名将 国共抗战 抗日老兵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