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资讯 > 军事 > 抓站滚动 > 正文
专访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部长、博士生导师何雷少将
2010年09月08日 16:59 中国军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岁月悠悠,陆军、海军、空军都曾在各自的战场空间独领风骚。斗转星移,未来,没有其他军种的协同配合,任何军种的“单打独斗”都难以称雄战场。正如胡主席所说的,“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基本形式是一体化联合作战。”

联合作战,是信息化战争的基本作战形式,体系对抗特征异常鲜明。任何单一军种都不可能主宰战场,超越军种,无战不联,唯有联合,方能胜利。未来联合作战中,各种力量通过科学合理的编成编组,形成功能互补、有机联系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依托网络化信息系统,围绕同一作战目的,在陆、海、空、天、电磁等多维战场展开激烈抗争。

联合作战效果图    

专家档案:何雷,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部长,少将军衔,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生学历。全军编审作战条令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联合作战基础知识读本》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军事科学院“叶剑英军事科研奖”获得者。

何雷部长工作近照

自战争产生以来,人类就没有停止对先进作战手段和作战方式的追求,并不断把社会最先进的技术用于战争。正如恩格斯所说,一旦技术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引起作战方式的改变甚至革命。

随着军事技术的不断进步,联合作战成为作战基本形式,与传统作战相比呈现出许多新特点。日前,本报记者专访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部长、博士生导师何雷少将,通过对一场场精彩联合作战经典战例剖析,揭开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神秘面纱。

无联不胜:任何单一军种都难以主宰战场

记者: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任何单一军种都难以成为战场的主宰,“无战不联”、“无联不战”已经成为共识。请您结合近期发生的几场局部战争战例谈谈您是如何认识联合作战的?

何雷:实践出真知。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20世纪90年代,先后发生的两场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局部战争: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

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首先以强大的电子战夺取战场电磁控制权,与此同时,对伊实施长达38天的持续空袭,夺取制空权。随后,在沙科、沙伊边界约500千米正面上展开地面进攻。美第7军和第18空降军,在海、空军支援下,将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合围于巴士拉以南地区,经短短的100小时地面作战,迫使伊拉克屈服。

科索沃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借制止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实行“种族清洗”为名,武力干预科索沃问题,利用绝对优势的海、空力量,对南联盟实施长达78天的大规模空袭,迫使南联盟接受苛刻的停战协议。

这是两场典型的现代条件下联合作战,深刻反映了联合作战的本质,即:“两个以上军兵种的力量,为达成一致的作战目的,在联合指挥机构的统一指挥下,共同进行的作战。”

从以上两个战例还可以看出,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任何单一军种都难以成为战场的主宰。只有诸军兵种力量形成联合作战体系,才能赢得胜利。这是因为,与其他作战形式相比,联合作战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联合作战能够根据不同的任务需求,精心选择、使用相应的作战力量,通过发挥不同军种的独特优长,实现功能互补,扬长避短,在多维战场空间形成综合优势。因此,联合作战成为未来战争的基本作战形式,这是战争实践的必然选择,其地位和作用将愈加重要是不言而喻的。

作战系统:实施联合作战的物质基础

 

四大力量柱形图

记者:刚才您谈到联合作战是两个以上军种共同进行的作战,请您介绍一下,目前联合作战有哪些基本力量,这些力量是如何形成体系作战能力的?

何雷:联合作战是随着多军种的出现而产生,并随着军种的发展而发展的。目前,世界各国普遍将军队划分为陆军、海军和空军,有的国家将战略火箭军、防空军、海军陆战队等也作为独立军种,将来还可能有天军等新型军种。但不管军种如何划分,现代联合作战中,通常将遂行联合作战的基本力量,分为陆上作战力量、海上作战力量和空中作战力量,以及空间作战力量。

陆上作战力量,是以陆军为主构成、遂行陆上作战的基本力量,是联合作战实施地面突击,夺占或扼守重要目标的主要力量。联合作战中,通常与海上和空中作战力量协同,实施陆上作战和登陆作战、空降作战、特种作战等行动。海上作战力量,是以海军为主构成、遂行海上作战、夺取和保持制海权的基本力量,是实施海上兵力投送的主要力量。联合作战中,通常独立或在其他作战力量的支援配合下夺取制海权,实施进攻敌海上兵力集团、海上封锁和登陆作战等行动。空中作战力量,是以空军为主构成、遂行空中作战、夺取和保持制空权的基本力量。联合作战中,通常独立或在其他作战力量的支援配合下夺取制空权,实施空中进攻、防空、空中封锁和空降作战等行动。空间作战力量,是以太空力量为主构成,遂行空间信息支援、保障和作战的基本力量,是现代联合作战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目前,在联合作战中,主要是对其他军种力量提供信息支援和保障。

多军种力量是实施联合作战的物质基础,但联合作战仅有这些还不够,必须对多军种力量进行科学合理的编组,使之形成功能互补、有机联系的联合作战力量系统,才能形成体系作战能力。此外,还必须建立与之相配套的、能够支撑其行动的信息网络、指挥信息和综合保障等系统。

信息网络系统,能够保证各种作战力量的互联互通,实现信息的快速传输和实时共享,为各种作战行动、各个作战空间紧密衔接、协调一致提供信息保障。指挥信息系统,将侦察预警、指挥控制、通信、信息对抗和相关信息保障等多种功能集于一体,将遍布各个空间领域的武器平台、战场感知系统、保障系统联为一体,使联合作战指挥人员能实时、精确地感知战场态势,快速正确决策。综合保障系统,实现保障力量的优化组合,形成灵活高效、综合集成的作战、后勤和装备保障体系,达成精确、聚焦和集约保障。由此可见,联合作战的力量系统与信息网络系统、指挥信息系统、综合保障系统相互依存,构成了联合作战体系的四根支柱。

战场空间:从三维空间扩展至五维空间

 

五大战场示意图

联合作战五维战场

 记者:随着军事技术的进步和武器装备的不断发展,战场逐渐向水上、天空、电磁等多维空间拓展。那么,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不同的战场空间有哪些特点?

何雷:我们先来看看伊拉克战争,除陆、海、空战场外,在太空战场,从低轨道到地球同步轨道,共有160余颗军用和民用的侦察、通信、气象、全球定位等卫星,为美军各种作战行动提供全时段、全方位的信息情报支援。在信息战场,美军依靠各军种电子战和网络战力量,动用“全球鹰”等多种无人侦察机,以及立体布局的各种电子战装备,对伊军情报侦察系统、防空预警系统和公共信息系统实施持久猛烈的电子攻击。

从这个战例可以看出,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战场空间已经从传统陆地、海洋、天空,扩展到了太空、网电等多维空间。这里我重点介绍一下太空和网电这两个新战场。

太空战场,可以为其他战场提供侦察、监视、通信、定位、导航、预警和指挥保障,可以部署“以天制地”武器系统,直接攻击敌方空中、地面和海上大型重要目标。可以预见,作为联合作战战场的制高点,太空战场的地位作用将日益凸显。

网电战场,是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客观存在的无形战场。这个战场,没有明确的空间边界,不分前方后方,不分军用民用,凡是有计算机网络、电磁设备的地方,都可能成为网电对抗的重要战场。发生在这个战场的作战行动,看不见刀光剑影,闻不到战场硝烟,但对抗的内容和形式却丰富多彩,对抗的结果对其他战场有着重要而直接的影响。运行于网电战场上的各种信息,是维系各个有形战场的“粘合剂”,只有在这个战场上取得优势,才有可能在其他战场上获得主动权,从而夺取联合作战的胜利。

作战目的:凝聚三军力量的灵魂

 

记者:参加联合作战的力量多种多样,各种力量在指挥体制、力量编成、武器装备等方面不尽相同,那么请您谈谈,是什么因素使他们能够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实现联合作战的呢?

何雷:这个问题提的很好。联合作战中,参战力量多种多样,规模通常比较大,但是这些力量并不是简单地、机械性的拼凑在一起。虽然不同力量在不同空间,遂行不同的作战行动,但这些行动是紧密相关、有机衔接的,换句话说,是“形散神聚”。这里的“形”可以看作是不同力量、不同空间和不同行动,“神”就是联合作战共同的作战目的。

作战目的,是作战要达到的预期结果。联合作战中,不同的作战力量,担负的任务不同,展开作战行动的战场空间不同,但他们总的作战目的具有高度的一致性。正是同一的作战目的,才能将各种作战行动紧密联系在一起,从而实现整体联动。作战目的的一致性,是联合作战的重要特征,是凝聚三军力量的灵魂,是指挥员决心的核心内容,也是作战过程中应对意外情况、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主动行动的重要保证和根本依据。

聚能高效:联合作战的基本特征

 

记者: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在战场空间、指挥控制、参战力量、作战行动和相关保障等方面,都发生了许多新变化。请您谈一谈与其他作战形式相比,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呈现出哪些新特点?

何雷: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等近期几场有代表意义的局部战争,都是典型的联合作战。每场战争都从不同的侧面反映出了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一些特点,这些新特点,可以概略地归纳为:

战场空间多维一体: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战场空间从传统的陆地、海洋、天空,向太空、信息、认知等领域拓展,形成了相互配合、相互依托、互补增效、多维一体的战场空间。既包括有形战场,也包括无形战场;既涵盖直接交战领域,也涉及与此紧密相关的其他领域。各个作战领域相互渗透、不可分割,孤立的战场已不复存在。

信息系统互联互通:网络化信息系统,是连接各种作战力量的“神经”,是现代联合作战与以往作战形式的“分水岭”。互联互通的网络化信息系统,能够实现信息的高效传输、处理、存储、分发与实时共享,极大地提高整体作战效能。如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依托初具规模的全球信息栅格,借助立体化侦察传感系统,特别是“蓝军跟踪系统”和中长航时无人机,进行全方位远程监视跟踪,战场态势信息更新周期已经由海湾战争的2小时缩短到2.5分钟。

参战力量多元融合:联合作战中,多军种作战力量参战,并根据作战需要,科学合理编组。在网络化信息系统的链接下,各作战要素、作战单元融合为一个有机整体,形成体系作战能力。如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依赖信息处理的高度一体化和物理结构上的“可拼装化”、“可剪裁化”,把不同直接隶属关系参战的空军、海军航空兵、陆军航空兵临时组合起来,统一划归空中作战司令部指挥,实现了各作战单元的融合,从而发挥了高效的战斗力。

指挥控制精确高效: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指挥人员能够实时精确掌握敌我双方战场态势及其变化,以及目标的精确数据,能够精确选定作战力量,精确计划联合作战行动,精确分配作战任务,精确控制诸军种力量投入、投向、行动时机、行动节奏和作战效果等,保证各种作战力量按联合作战指挥员的意图精确行动,最大限度地发挥不同力量、装备的优长。能够高效地利用时间因素,以最快的速度先敌反应,完成作战指挥活动,提高指挥效能。

作战行动整体联动:网络化的信息系统、高度融合的联合部队、多维一体的战场空间,使各种作战行动如同一部精密机器整体联动。地面、空中、海上、太空作战、信息作战、特种作战等不同作战行动,围绕同一作战目的互相协调、密切配合,从而取得最佳的作战效果。在海湾战争最初24小时内,多国部队联合空中力量打击了150个战略目标,与1943年全年打击50个同类目标相比,效能提高了1000倍。

综合保障精确集约: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综合保障由粗放、松散向精确、集约转变,保障渠道的选择、保障力量的使用、保障资源的分配更加优化,保障的灵活性、精确性、时效性大大增强。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依托信息化后勤系统,实施精确保障,仅用4000多个集装箱的物资,就满足了战争需要。

典型战例

“沙暴风暴”行动

——海湾战争联合地面进攻战役

军事科学院 穆永朋

“沙漠风暴”多国部队地面进攻作战示意图

“沙漠风暴”地面行动,是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为驱歼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军队,于1991年2月24~28日对伊军主力进行的一场大规模联合地面进攻战役。

海湾危机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迅速陈兵海湾,准备以武力解决海湾危机。1991年1月17日,多国部队空袭伊拉克,发起“沙漠风暴”行动。

经过38天的猛烈空中打击,伊军各级指挥与控制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地面部队损失惨重,防御体系近乎崩溃。在空袭作战的同时,多国部队开始组织地面力量隐蔽机动,完成了地面进攻准备。2月24日4时,多国部队在沙科、沙伊边界约500千米正面上从西向东部署的5大进攻集团,对伊拉克军队展开大规模地面进攻,“沙漠风暴”地面行动拉开帷幕。

24日凌晨,第1陆战远征部队率先发起攻击,在陆战队航空联队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下,突破当面伊军防线,进至距科威特城30千米处。当日晚,地面部队完成了向北挤压伊军和在敌纵深实施机降的任务。25日,多国地面部队在海空军的空袭作战、近距离空中支援和空中遮断等有力支援下,继续向纵深推进,击退伊军反击行动。至27日,多国部队完成了对伊军主力的合围,并重创伊军。至28日8时,多国部队达成战争目标,停止进攻,历时100小时的地面战役结束。

“沙漠风暴”地面进攻战役,是信息化条件下的首次大规模陆海空联合作战,作战空间涉及陆、海、空、电和心理等多维战场,作战行动复杂多样。作战中,多国部队没有采取传统的突破方式,而是首先从地面和空中对伊军实施双重包围,尔后通过地面部队的高速推进和空中兵力投送,直接攻击敌主力部队,大大加快了战役进程。

在开辟通路时,多国部队的海空力量,大量使用特种炸弹,在伊军的障碍区内开辟通路,地面部队则充分利用航空兵的作战效果,扫除残存障碍,航空兵和地面部队联合破障,极大地提高了开辟通路的效益。在地面推进过程中,多国部队利用强大的海空军力量,对伊军广泛实施空中遮断行动,并积极为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为地面进攻创造了条件。多国部队空中力量也充分利用了地面部队的攻击效果,对伊军有生力量实施集中突击,大大提高了作战效能,已成为世界各国研究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经典战例。

关键技术

数据链:联合作战力量“粘合剂”

军事科学院 任 剑

数据链技术,是联合作战中非常重要的技术。数据链,采用现代网络通信技术、特定的消息格式和通信协议,实时传输处理格式化消息的战术信息系统,通常包括信息传输与处理设备、通信协议、格式化消息标准三大部分。通过数据链,不同作战平台和作战单元能够进行数字化信息交换,实现信息资源共享,形成体系作战能力,最大限度地发挥作战效能。

数据链最早由美国海军开发使用。20世纪50年代,美国海军为解决解决舰(主要是航母)机协同问题,提出在各类舰载作战飞机与水面舰艇之间建立数据链接关系,以实现舰艇对舰载作战飞机的指挥引导,从而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数据链设备--LINK4。之后,美军于60年代开发出LINK11数据链,于90年代开发出LINK16数据链。俄罗斯、法国、意大利、以色列等国也都研制有自己的数据链系统和装备。

数据链在作战中的主要作用:一是能够提高战场感知能力,增强战场的透明度。通过数据链系统将天基、空基、海基、陆基的侦察、监视、预警、探测、导航等传感器综合构成一个战场传感器网络,从而大大提高信息的类型、内容、可信度、精度以及战场整体态势的感知能力,能够为制定作战计划实时提供所需的全面、精确、完整的战场信息。二是能够提高联合作战能力。通过作战部队的网络化,缩短系统反应时间和决策时间,提高联合作战和协同作战能力。三是能够为联合指挥员快速准确地提供各种战场信息,有利于正确评估战场形势、及时做出决策、分配和调整作战任务、评估打击效果。四是能够在传感器、决策者、射手和支援单位之间快速准确地交换信息,提供一种“从传感器到射手”的快速信息通路。

数据链技术从其登上军事舞台伊始,就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高度关注,在近期局部战争中得到广泛应用,对战争进程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伊拉克战争后美军进行的武器装备效能评估认为,数据链系统的综合作战效能,远远超过了“战斧”巡航导弹、F-117隐形战机、M1A1主战坦克等先进武器装备的作用。因此,数据链被形容为作战力量的“粘合剂”和作战效能的“倍增器”,是信息时代的新型武器装备,是衡量军队信息化水平和体系作战能力的重要标志。未来,数据链技术将向速度更高、容量更大、抗干扰能力更强、覆盖和应用范围更广和综合集成的方向发展。

点将台(知识问答)

1、联合作战中还有合同作战吗?

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二室研究员 杨志远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什么是联合作战、什么是合同作战。

联合作战,通常是指两个以上军种力量,为达成一致的作战目的,在联合指挥机构的统一指挥下,共同进行的作战,包括联合战役和联合战斗两个层次。

合同作战,是军种内部各兵种在统一计划和指挥下,按照目的、时间、地点协调一致进行的作战行动,实质是增强参战力量的整体协调性,形成军种的整体作战威力。

可见,联合作战和合同作战,彼此紧密相关,都是不同力量间协同作战的重要形式,但具有不同的适用范围和运用条件。联合作战强调军种之间的协同配合,合同作战则注重军种内部各兵种的协同配合。未来联合作战,既有军种之间的协同配合,也包括军种内部各兵种之间的协同配合,从这个意义上讲,虽然联合作战是未来作战的基本形式,但其中必然包含着合同作战。因此,合同作战在未来仍将长期存在,合同作战基础越扎实,联合作战的体系作战能力就越能充分发挥。

2.未来联合作战军种会不会消亡?    

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二室研究员 孙乃祥

军种,是按照主要作战领域、使命和装备,对军队构成成分划分的基本种类。现代军队通常分为陆军、海军和空军,有的国家还有防空军,有的国家只有陆军、海军或者陆军、空军两个军种,少数国家只有陆军,个别国家甚至不分军种。各军种以体现本军种特征的兵种为主体,由若干兵种、专业兵组成。军种的划分,受国家的政治经济状况、军事战略、地理环境、军队规模、历史传统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在军队出现后非常长的一个时期内,只有陆军和海军。进入20世纪后,由于装备的重大发展和战争领域的扩展,才相继出现了空军、防空军和战略火箭军等,由此可见,军种的划分标准和数量不是一成不变的。

目前的军种划分,既反映了各军种装备、使命和作战空间的相对独特性,又便于部队建设、管理和训练,因此,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时期内,军种还不会消亡。但是,随着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发展,新型作战力量不断出现,作战样式更加多样,力量使用方式也必将发生新的变化,很可能出现按照作战功能区分作战力量的情况。如,按照作战功能组建侦察预警力量、火力打击力量、信息作战力量、空间作战力量等。再如,根据联合作战任务和需求,精选具有不同作战功能的力量,组成联合作战部队,完全实现各种作战力量的有机融合。在这些情况下,目前的军种划分就可能被新的力量组合和运用方式所取代,现代意义上的军种也就不复存在了。

3.作战目的在联合作战中的地位作用是什么?    

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研究员 任 剑

作战目的,是作战要达成的预期结果。包括歼灭敌人的数量、攻占或扼守的地区、时间等。在联合作战中,虽然参战力量是多元的,但不同的力量都围绕同一作战目的展开行动。同一的作战目的,是联合作战的一个基本特征,在联合作战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作用,突出表现为:

第一,是实现整体联动的基础。联合作战,要求各种作战力量的具体作战目标都要服从并服务于同一的联合作战目的,所有的作战行动都要围绕实现同一的联合作战目的而展开。因此,虽然联合作战行动在多维战场空间、多个作战阶段展开,但同一作战目的却能将各种行动紧密联系在一起,实现各军种力量的整体联动。伊拉克战争,美军一方面通过空中打击和远程精确打击实施非接触作战,另一方面在地面遂行非线式作战。所有这些行动都将效能聚焦于巴格达,围绕着巴格达实施整体联动作战。将这些行动联结在一起的纽带,正是“消灭伊军主力、攻占巴格达”这一作战目的。

第二,是确定联合作战力量运用的重要依据。不同的作战力量,具有不同的作战功能和特长,适合完成不同的作战任务。联合作战中,只有以作战目的为依据,合理确定使用力量的类型、规模及其运用的方式方法,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各种力量的作战效能。

第三,是选择打击目标的主导因素。作战中,实现作战目的的重要途径,就是靠对一个个具体作战目标的毁伤。所以联合作战指挥员必须从有利于达成作战目的出发,站在全局的高度,深入分析敌作战体系的层次、结构,找出其关节

要害和薄弱环节,精心选择最有利于达成作战目的、代价小、对尔后作战能产生积极影响的目标实施联合打击,加速作战进程,提高作战效益。如,为了迅速破击敌作战体系,就通常选择支撑敌作战体系的指挥系统等关键目标实施重点打击;为了大量歼灭敌有生力量,就必须选择敌重兵集团、大型武器发射平台等目标实施优先打击。

4.各军种在联合作战中的地位作用是什么?    

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研究员 花 吉

总体上讲,陆军、海军、空军等军种在联合作战中的地位是平等的,通过“平等参与、联合行动”,实现优势互补、效果互用,最大限度地发挥联合作战力量的整体效能。但是,也不排除在特定的作战阶段、作战行动和作战空间中,以某一军种为主,其他军种支援配合的情况。由于各军种力量的作战功能不同,其在联合作战中担负的任务也不同。

陆军,具有较强的地面火力、机动力和突击力,战场适应能力强,能够灵活遂行各种作战任务,是联合作战陆战场的主要力量,通常主要用于实施陆上攻防作战、登陆作战、空降作战和特种作战,也可以用于支援、配合其他军种作战。

海军,具有较强的海上机动力、突击力,活动区域广、交战距离远,能够在复杂气象水文条件下遂行多种作战任务,是联合作战中夺取制海权的主要力量,通常用于实施消灭敌舰艇、突击敌岸上重要目标、海上封锁和登陆作战。

空军,具有快速机动、远程作战和猛烈突击能力,既能独立作战,又能与其他军种协同作战,是联合作战夺取制空权的主要力量,也是对敌实施全纵深打击的重要力量。通常用于实施消灭敌空袭兵器、火力突击和支援,以及空降作战等任务。

5.在联合作战中,网络信息系统能发挥什么作用?    

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第二研究室研究员 穆永朋

近期几场局部战争实践表明,网络信息系统在联合作战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是联合作战指挥和作战行动的重要支撑。具体表现在:

第一,能够增强指挥员快速决策能力和部队行动能力。网络信息系统,可以为指挥员提供战场实时态势,保证战场信息的实时传递等,确保指挥员及时了解战场,准确判断战场态势,迅速下达指令,精确控制部队行动;部队也能及时了解、并根据指挥员的意图和战场形势,主动配合,密切协同,灵活地展开作战行动。

第二,能够保障各种作战行动协调一致、各个作战空间紧密衔接。在网络信息系统支撑下,在不同战场空间的各种作战力量能够实现互联、互通、互操作,使各个战场空间的不同作战力量、不同作战行动,围绕作战目的展开,相互配合,协调一致,发挥出最大的整体作战效能。

第三,能够将各种打击平台联为一体,提高综合火力打击效能。网络信息系统,将陆基、海基、空基各种打击平台有机融合,形成一体化的精确打击火力配系,使联合火力打击的反应速度更快,打击距离更远,命中精度更高,火力毁伤效果更好,能够极大提高综合火力打击效能。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