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辉:春秋航空禁飞黑名单是切割还是切腹?
2010年03月02日 10:23 民航资源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2007年11月27日关于春秋航空的一则新闻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该公司近日设立“黑名单”,拒绝为有过占机、霸机行为的旅客订票;2010年3月1日,春秋航空依然坚挺,甚至欲强化黑名单制度,坚称延误不赔偿,只不过春秋航空老总王正华对媒体和公众的口吻更加圆滑,虽然绝口不提“黑名单”三个字,但却用“暂无能力服务”完美展示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未来,对于不满服务、带头吵闹的旅客,春秋航空就将实行“暂无能力服务”的方式。这一提法倒是与“团成一团,圆润离开”相映成趣,有异曲同工之妙,无身份歧视之虞。“把这些客人的名单放进电脑,他来买票的时候我就给他鞠个躬,敬个礼,我们能力比较低,没有能力给你服务。”王正华这么说,我相信他也会这么做,而且还会做得风起云涌。

春秋航空在国内民航界率先利用“黑名单”禁飞制度,将其认为是霸机闹事的旅客从其服务对象中切割出来,此举从一开始便引发了激烈的争议,到“黑名单”上的范后军案时达到极致,无论是业界还是社会公众,毫无例外都有人叫好,有人反对,有人质疑其合法性,但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明确指出这种切割究竟是壮士断腕还是武士切腹。

在我看来,这种切割无疑带有一种悲剧和悲壮的色彩。一个以旅客为上帝和衣食父母的民航公共运输企业,反而坚决地向自己的利润之源痛下“黑手”,相信无论是春秋航空还是被拒载的旅客,心里都不是滋味。然而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不但出现了,而且还持续了近三年,且越来越得到广泛而又实际的同情和支持。对这一现象确实应该进行深度和多元的解读。

其实禁飞“黑名单”并非春秋航空首创,此举国外早已有之。且不说世界各国为反恐和国家安全需要而以政府名义建立的各种规模不等的“旅客预检平台”实际上就是大型的黑名单,单就航空公司内部来讲,也有不同特色和内容的内部黑名单,比如因醉酒后在机上闹事被判入狱的香港明星郑中基被列入台湾长荣航空黑名单,日本明星松岛菜菜子、滨崎步等也因为在机上耍大牌引发众怒被列入黑名单。而在民航业界以外“黑名单”也有极强的生命力,南昌等地电话招的士把3次以上电招却爽约的乘客列入“黑名单”,四川把醉酒驾驶的司机列入年审“黑名单”等等,这表明“黑名单”绝不能被简单的以好和坏来评价,它的存在有其合理一面,而这个合理一面往往因为公共航空运输企业表面上的强势地位而被有意无意忽视。

我们必须从春秋航空暂时先跳到范后军诉厦航案上来。范后军案在去年尘埃落定后,宣判此案的朝阳法院向民航局和厦航发出了司法建议,建议民航局建立航空公司以制定限制飞行名单方式拒载乘客行为的上报机制,加强监督,杜绝航空公司随意拒载的情况发生。此外,法院建议民航局针对国内相关法律空白,加强立法工作。这一司法建议是建立在这样一种认识之上的:在限制或剥夺公民的权利时,应当听取该公民的申辩,给予权利救济的渠道。法院同时也认可公共航空运输企业如果认为旅客的运输要求可能构成对航空安全的影响,其应有权基于合理的判断拒绝承运。

在法院小心翼翼的平衡各方利益的过程中,被拒载旅客作为弱者的形象在公众视野中无限放大,以至于连代表中立的司法机关也不得不重视起来,不敢造次。否则的话,“为强权代言”、“利益集团代理人”之类的大帽子肯定会毫不留情地飞到法官头上的。法官所坚持的法律原则没有错,然而公众的解读却实实在在是误读。首先,对公民的权利救济并不仅仅限于事前救济,采取何种救济方式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总的原则当然应该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其次,航空公司的黑名单实质上是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间的博弈结果,是航空公司和旅客间权利让渡的角力,如果仅仅是认为这对公民权利的限制或剥夺,观点不可谓不正确,但绝对不能算是全面。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何翠娇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