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战争的伦理:非正义的和平也胜过正义的战争
2010年07月20日 13:49 学习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尽管有史以来,人类一直普遍地憎恨战争,渴望和平,希望彻底消除暴力,实现永久性的社会安定和世界和平,即使是军人也不希望人类永远处在战争状态,人们宁愿在平静优美的乡村过着清贫生活,也不愿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通过杀害同胞来换取辉煌的战果和诱人的勋章。但是,战争不仅亘古有之,而且迄今仍然在经常发生。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来看待战争呢?对此,伦理学上至少有三种立场:

一是对战争持否定态度,认为战争给人类带来的只能是灾难和毁灭,根本不存在所谓“正义战争”;为此,主张国际和平主义,反对一切战争。

二是对战争持肯定态度,认为战争符合人类生存竞争和优胜劣汰的本性,是推动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动力;即便人类想获得和平,也需要积极备战,通过战争赢得和平。

三是认为战争有好坏之分,主张支持正义战争,支持解放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民众的战争,认为这种战争具有正义性和道德性;反对不正义战争和超级大国间的战争,认为这种战争是纯粹破坏性的,会给整个人类带来毁灭性打击。对此,笔者有三点认识。

战争不可避免   

战争不可避免,特别是少数国家间、民族间的战争与冲突不可避免。究其原因,主要有五个方面。

一是人类作为地球上的一个物种,同样具有生存斗争的本能,战争发生于人类社会具有必然性。只是与其他物种相比,发生于人类内部的战争最为激烈,自相残杀最为严酷。根本原因就在于人类是一种智慧的动物。正是人类特有的智慧,刺激了人类千百种欲求的产生,而且正是这些欲求构成了战争的根源和好战的力量,使得人类拥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好战本性。

二是战争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和政治行动,其积极意义不只在于对邪恶的清除、对旧制度的破坏,还在于它能给一个民族、国家或整个人类带来生机与活力。人类中许多新事物、新制度、新领地的开辟和向更高文明阶段的进展,都需要借助战争这种积极的和必须使用的手段来进行。至于战争对人类自身素质的塑造和锤炼更是胜过任何一所学校。为此,威廉?詹姆士指出,战争之美在于它与普遍的人性和谐一致,我们现在需要在社会领域寻找战争的道德当量:弘扬战争向人类所普遍显示的英雄气概、利他主义以及自我牺牲和勇于奉献的崇高精神和道德境界。

三是战争不仅能够展现人的刚强、勇敢和团结奋战的美德,还能够激发人的创造力、睿智、机敏和丰富的想象性。比如,仅就战争带来的武器进化,极大地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社会政治经济的繁荣。为此,奥古斯丁曾对战争的积极意义给予充分肯定,指出,战争不仅可以除暴安良、镇压暴乱、消灭邪恶、捍卫权利、保护法律、维护安定、击退侵略、保家卫国,也“可以给一个国家或时代带来辉煌和强大”。因为大多数战争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一味地旨在破坏和消耗,它实质上是一种政治经济资本的投入,是为了通过战争获得更多利益。

四是战争规模的扩大和激烈程度的增强还源自私有制的产生。因为私有制度不仅造成社会的病态和不公,导致一个庞大的不劳而获、游手好闲的寄生阶级的形成,而且一种代表某种利益集团的阶级的生成还直接导致日益频繁的流血和大规模战争,并从此出现耸人听闻的阶级剥削、阶级压迫和阶级斗争。这样一来,就更使得人类处于一种连绵不断的战争状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之沧 编辑:胡楠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