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全球连线:不支持“军民联合保钓”做法

2012年02月02日 10:29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中国抗议命名争议岛屿日称不接受

蒋丰:我觉得日本这样做的动机,其实我们不要只看它的表象,我觉得可以从野田佳彦政府的掌门人,也就是野田佳彦本身来进行一些分析,因为野田佳彦这个人。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出身于职业军人的家庭,这一点与其他日本首相都是不同的。

他自己也强调过,因为出身于自卫队军官的家庭,这种背景给他带来了一种特殊的安全保障观。

所谓的特殊安全保障观,我们把它进一步具体化来说,就是他作为在野党国会议员的时候,他曾经提出过议案,要求国会通过一个决议,就是来表明钓鱼岛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尖阁列岛是日本领土的一个决议,当然这个方案在当时没有能够实现。

所以他后来在去年2011年9月25号出版的一本小册子,叫《民主之敌》的书里面,他也再次提到了自己这样的主张。

而且这是在他就任日本首相之后把这本书进行再版,公开明确的提出了这样的主张。

所以我现在看到他,在把权柄掌握在手之后,他一定要把钓鱼岛问题的掌控,实质上是在日本的掌控之下,他要把它进行一些实质性的进展。

也就是说在改变维持钓鱼岛现状的背景之下,他要突破这一点,他要做一些实质性的保护性的措施。

任韧:我们看到《人民日报》在上个月刊登过一篇社论,这篇社论里第一次明确提到了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文章中说企图对钓鱼岛的附属岛屿命名,是明目张胆的损害中国核心利益之举,而且呼吁日本不要试探中国维护主权的意志和决心。请教一下刘江永教授,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野田政府给钓鱼岛附属岛屿命名等等一些举动其实已经触犯到了中国的红线了?

刘江永:我认为这样估计为时稍早,首先钓鱼岛问题是日本在历史上对外扩张所遗留下来的,中日之间的领土争议问题,背景相当的复杂,其中还牵扯到美国因素。在日本国内就这个问题基本上没有什么很大分歧,朝野各党也都是一个腔调,左、中、右大概也都是一种立场。

这个问题它涉及到中日两国的民族感情以及中日美三边的战略格局等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日本它现在的做法,我们看到,最近出现有一些个别的日本地方议员或者是政客,他们偷偷摸摸的到钓鱼岛去登岛显示一下他们的存在。

但是据我了解,实际上日本目前作为国家的规定仍然是不允许一些人员擅自登岛,这几个议员登岛以后好像没有什么后续对他们的处理,是不是意味着日本野田内阁正在试探突破一些过去的禁区,这一点是值得注意的。

第二就是有关岛屿的命名,这个其实它只是反应了日本有这样一种企图,强化它的主权这样一种考虑,但是实际上无论从国际法还是从实际的情况来说毫无意义,反而我多次强调这是弄巧成拙。

因为这些岛屿中国早在1403年的《顺风相送》这本书当中,就已经谈到了钓鱼屿,后来中国历次出使琉球的册封使,也都在他们正式工作汇报叫做《琉球实录》,这种本当中也都记载了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等等,这些中国历来的岛屿名称,日本现在才考虑到怎么给它修改名称,实际上我认为不仅为时已晚,而且事实上没有任何意义。

再有在1900年,就对钓鱼岛整体把它按照英文的翻译,扣上一个所谓尖阁列岛的名字,这个应该说是对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都篡改了岛名,这都不是今天的事情。现在他这种小动作,我们认为并谈不上什么触犯了中国的底线,但是它的确值得我们高度的关注,此风不可长。

特别是在今年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40周年,双方都需要从两国关系大局出发来改善两国的关系,增进民间的感情,而不能使局部的敏感问题使两国关系大局受到影响。但是如果有些人误判形势,认为既然如此搞点儿小动作捞点儿要便宜好像也无所谓,这个就是误判形势,它可能要承担对两国关系造成损害后果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讲是非常严重的。

任韧:我们看到日本在钓鱼岛等,包括东海问题上,对于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度,其实也在中国的民间引起了剧烈的反应,现在我们听到中国的网络上有一种声音认为,今年中国必须要在钓鱼岛问题上有一定的军事行动,要军民联合一起保钓,蒋丰教授,您对这样的预判怎么来看?

中国有必要在钓鱼岛开展军事行动吗?

蒋丰:我对这个问题说是“军民联合一起保钓”这件事情,我非常坦率地讲并不支持这种做法,我今天还在和日本有关方面谈到这个事情。其实大家谈到我们历史上,在抗日战争时期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就是我说的彭德怀将军,当年曾经主持过百团大战这件事情,百团大战这件事情,某种意义上过早的暴露了中国的一些实力,或者说把我们一些弱项在敌人的面前表现出来,最后没有达到当时所预期的效果,当然这个例子这样比喻是不是合适,我们先不说,但是我觉得靠一种所谓的军民合作去直接碰撞这个事情,并不一定是非常妥当的。

但是我认为既然中日当时达成过共识,把钓鱼岛问题维持现状,我们把它搁置起来让后代的智慧重新去考虑这个问题,既然达成过这个共识,日本今天如果说不遵守这个共识的话,我倒是觉得我们现在都东海开发油气田的事情,是一个非常实际的、切实的步骤。

既然中国想日本提出来了,我们对你钓鱼岛周围4个小岛的命名,我们给你提出来抗议,你可以置之不理的话,甚至日方表示可以拒绝的话,日方对我们东海油气田开发的问题提出来的抗议,我们同样可以采取相同的态度,置之不理可以拒绝。

我觉得搞一些切实的行动比所谓的搞一些军民联合的行动是不是会更好一些,这是我的看法。

任韧:根据日本共同社的报道,日本长崎地方法院在1月31号判处中国船长钟进音6个月有期徒刑,缓期三年执行,并处罚款1百万日元。钟进音在去年的12月19号夜间因为涉嫌在日本领海内非法捕捞珊瑚被长崎海上保安部逮捕,接下来要请教在北京现场的刘江永教授,您怎么来看日本地区法院,对中国船长的这种判决?

浙江船长钟进音去年底被海上保安部逮捕

刘江永:首先我认为这个问题和钓鱼岛主权争议以及中日两国在东海问题上对立分歧是不同的,它是一个个案,同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据报道是中方的个人,他违反了有关的法律规定,到日本的领海内作业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合法的。

日本的地方法院进行判决,当然他作为本人来说,或者还可以请律师,在量刑方面有一些自己的诉求,还可以向日本其他的法院提出一些上诉,要求重新审理,这在法律上是可行的。但是事实认定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他确实是到人家的领海内进行非法捕捞作业,的确要受到刑事以及罚款的处罚。

当然作为日本来说,作为一个法治国家,也是要合理的去量刑,同时也要考虑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作为长崎来说,它也是一个跟中国常年保持友好交往的城市,它今年还希望中日友好日在长崎举行。从大局考虑,经过双方协商,我想这个问题不在于这件事情怎么判,而在于如何防止这类事情再度发生,如果日方在中方触犯了有关法律,在中国境内触犯有关法律,中国同样是一个法治的国家,也会按照相关的法律处罚,包括前一阶段曾经有走私贩毒的问题,中方也会作出处理,我想双方都是要根据法律来行使。

任韧:走私贩毒和跃界捕捞,毕竟是两种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邻里之间除了按照法律规章办事,其实涉及到一个情谊的问题,虽然这是一个个案,但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确实也反应了两国之间在关系的友好方面,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请教一下蒋丰教授,我们看到日本对中国渔民现在跃界捕捞,实质的态度是照章办事,绝不通融,现在中国的民间和政府,我们应该怎么来面对这种情况呢,怎么办呢?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凤凰全球连线 做法 军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