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山泥石流救灾现场第四天见闻:劫后余生一家人
2010年08月21日 21:31新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新华网云南贡山8月21日(记者吉哲鹏 杨跃萍)21日,云南贡山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搜救工作进入第四天。记者在怒江边的灾害现场看到,搜救队伍仍然在一铲铲、一锹锹地搜寻失踪人员。归来的游子见到劫后余生的亲人喜极而泣,开展心理疏导的武警官兵和志愿者穿梭于安置帐篷间。

劫后余生一家人

一只小狗摇着尾巴,时而和老人亲昵,时而卧在地上。挂着泪花的王春妹握住老人的双手,凑近耳朵和他讲话。在他们对面,老人的小孙子正在玩一个小荷包,人群身旁摆放着米线、馒头、西瓜和一包衣物。

在东月各村一哮临时安置点,300多名受灾群众在这里度过泥石流后艰难的时光。不断有人赶来寻找亲人,帐篷里、房屋中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

“18日3点多我听说泥石流把老家房子冲垮了,都以为父母不在了。”王春妹听到消息后几乎晕厥,她马上买车票从山东临沂赶过来。

“一路边哭边往回赶。都觉父母找不回来了,整个人都快崩溃了。”王春妹说着又抽泣起来,“没想到他们被政府照顾得好好的。”

21日中午,她和从外地赶回来的妹妹王春芳回到东月各村,四处打听父母的下落。在临时安置点,姐妹二人看到了火塘边席地而坐的双亲,顿时嚎啕大哭。

“父母亲这次能从泥石流中跑出来太幸运了,而且在安置点有吃的、有住的,模样一点也没变。”看到安置好的父母,王春秀对救援的人们顿生感激之情。

“政府是我们的主心骨”

21日,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向在“8·18”泥石流灾害中遇难和失踪人员的家属发放了抚慰金。

据贡山县民政局介绍,每位遇难者和失踪人员家属的抚慰金标准是1万元,县政府已在当地设置了5个发放点以方便群众领取。儿子被无情的泥石流卷走的杨忠良老人对记者说:“灾害是无情的,但我们感受到了政府的关怀。”

为寻找在泥石流中失踪的女婿,贡山县捧当乡的藏族汉子杨光仓和侄子沿着滚滚怒江走了三十多里路,希冀能沿江找到亲人,但始终未见踪影。20日,他们拿上铁锹想参加挖掘搜寻,但被解放军战士劝说回来。“那里泥沙太软,一不小心就会陷下去,可解放军一直在那不停地挖。”杨光仓的侄子说。

伤者正逐步康复。在怒江州福贡县人民医院,藏族小伙赵金龙由于被泥石流冲击,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而涂满了红药水,医生正在给他打点滴。值班医生王立伟告诉记者,经过抢救这些伤员目前生命体征平稳。

“为受灾群众和搜救队伍尽一份力”

怒江大峡谷连日阴雨绵绵,云雾始终环绕在半山腰。为了生命的尊严和亲人的守望,泥石流灾害现场的搜救工作并没有因为天气恶劣、地形地貌复杂而停止。

灾害现场红旗猎猎,又有多台重型机械投入到搜救工作中。

在临时安置点,来自怒江州军分区的医生栾利文和农内清提着茶水,不停地为群众端茶倒水,一边还唠家常。他们同时还承担着群众心理安抚和干预工作。

在帐篷里,原本眉头紧蹙的失踪人员家属在栾利文的开导下打开了话匣子。“由于受灾群众和失踪人员家属情绪不稳定,我们主要通过握手、唠家常、听其倾诉等方式让群众宣泄压力、悲痛,树立对生活的信心。”栾利文告诉记者,他们至今已对近20名群众进行了有效安抚。

在通往泥石流灾害的公路旁设立有保险公司、供销社、通信等单位的志愿服务点。贡山县供销社和荣华农机公司的服务点旁立着“辛苦了,请喝水”的牌子,服务台上放着矿泉水、方便面、洗洁精等。看到过往的搜救人员,志愿者刘琼夏就会招呼他们拿瓶水解渴。

“只要搜救工作还在进行,我们就会在这里尽一份力。”刘琼夏说。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吉哲鹏 杨跃萍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