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专题首页凤凰首页

[独家]知情者忆习近平在延安梁家河的7年插队生活

2012年11月15日 11:02
作者:陈芳(发自延安)

爱看书影响农家孩子

北京知识青年到梁家河这个偏僻的山村,对社员来说是头一次。巩政荣比习近平小6岁,第一次见到习近平这些北京来的人,想都不敢想,“人家毕竟是知识青年,一个高干的儿子,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一样,还到农村来干活”?

习近平给巩政荣剃过头,教他学“蛤蟆式”泳姿(蛙泳)。巩政荣弟兄8个,家里条件不好,习近平还把自己的鞋子送给他,“虽然有些破,但对我来说是好鞋”。

1975年,习近平被推荐上清华大学。临走,队里几个同龄人去送他,巩政荣那时上初中,在路边打扫卫生勤工俭学,习近平看到他就停下来,拍拍他的肩膀,叫着他的小名“容辉,好好学习”。尽管巩政荣家祖祖辈辈在梁家河种地,他却成为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高中生。

巩政荣后来在家里还发现一本习近平赠给他哥哥的书,书上写着一首小诗:暴风雨中见雄鹰,暮色苍茫看青松,革命烈火试真金,平凡小事出英雄。

石玉兴老人印象里,习近平话不多,农闲时,就拿着书看。习近平带了一箱子书,队里的年轻人就喜欢聚到他的窑洞,听他讲外面的事情,找他借书。

武辉比习近平小一岁,没事就跑到他的窑洞去,在那里接触到了《水浒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等中外名著,“一开始不敢跟他们借书,就跑到他们窑洞里看,后来越来越熟,他们就说你拿去,拿到家里去看”。武辉告诉凤凰网,几个知青中,他跟习近平看书学习最多。武辉后来成为一名教师。

先后写了10份入党申请书

9月6日,延川县下起了大雨,武辉在家里向凤凰网讲述了习近平在梁家河不为人知的坎坷。

1971年,武辉去教书,王宪平调到关庄公社任团委书记,与习近平一起来的大多知青也都参军了,留下的人越来越少。习近平这样家庭背景的人只能在梁家河继续劳动,此时他的父亲习仲勋正在北京卫戍军区被监护。“他那时候也孤独,六七十年代的农村,你想都想不到,没有文化生活,一天到晚就是干活,早出晚归,晚上回来就是看些书,坐一块聊天。”武辉说,也就是这个时期,他与习近平的接触开始多起来,谈古今中外,也聊当地风俗。

1973年,许多大学开始招生,武辉和他一起去县里考试,习近平的目标是清华大学。但当时是考试加推荐,家庭成分和背景就很关键,要根正苗红。为此,习近平母亲齐心还专程赶到延安,找到时任延安地区知青办主任高明池,希望习仲勋的问题不要影响子女。延安这边的问题解决了,但当时的清华由文革红人迟群、谢静宜掌管,清华这一关被卡了。

那一年,武辉也没上成大学,回来后一直灰心丧气,两三个月才缓过来,“因为受他们(知青)的影响,很想出去的,想学习,到外面去看看。我们生下来就在那个山沟沟里,小车都没见过,天空偶然看见飞机,高兴得不行”。

武辉觉着,习近平当时也很失落,但他不说,“他很少说自己痛苦的事,他心里有啥事就不多说话,有了委屈也不说,我们一块很少有痛苦的时候”。武辉告诉凤凰网,也是从那时候起,习近平下了决心,要留下好好干。已年届八旬的高明池在病床上也向凤凰网证实了这一点,“这个娃娃,上进心大,决心大,头一回受那么大打击,决定不走了,要凭自己的本事,给地方做出成绩”。

因为家庭背景,习近平入团、入党、当上村支书,每一步走得都不容易。“当时大家都躲着‘反坏右’,村镇没人敢决定习近平到底能不能入党。”王宪平说。

习近平先后写过8份入团申请书、10份入党申请书,公社都不敢批,认为他没有划清界限。习近平接受《中华儿女》专访时追忆起这段经历时说:“我那时候已没有一些人那种凄苦之感,或者是一种自卑之感,只是一个感觉,就是党内、团内好人越多,坏人会越少,不入白不入,除非你不让我入。”

习近平的入党问题,最后被提到县委常委会上,由当时的县委书记申昜拍板批准。曾在延川插队的北京知青丁爱迪在一篇名为《陕北十年,那抹不去的回忆》一文中提到,他曾听到申昜与文安驿公社书记白光星的谈话:“白书记,人家近平在你们那里表现得不错,几年了怎么也在那里拦住不让入党?这是我们陕北的孩子,我今天就请你来给我说说理由。”申昜说:“他爸爸的结论在哪儿?没有。不能因此影响他入党。”

1974年1月,习近平终于入党,并很快当选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习近平那时的年纪,生活上要自立,语言上要交流,劳动上要吃苦”,武辉认为毛主席那句“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可以大有作为”这句话,在习近平那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最后一个离开梁家河的知青

1975年,清华大学有两个名额在延安地区,其中延川县有一个。习近平三个志愿全填了清华,延川县委也推荐他上清华。此时的习近平因为建沼气已经是延安地区的先进知青,地区顺利通过,但清华招生办的人却不敢做主,请示校领导。恰巧那时正刮所谓“右倾翻案风”,迟群、谢静宜都不在清华,清华当时的负责人刘冰做主说可以来。此时,习近平父亲被下放到洛阳耐火材料厂,厂里开了个土证明:“习仲勋同志属人民内部矛盾,不影响子女升学就业。”习近平如愿走进清华。

1975年,习近平成为最后一个离开梁家河的知青,他在这里度过7年时光。村里几个同龄人一路送他到县里,合影留念。这张照片现在在梁家河村委会和部分村民家都能见到。

临走前,习近平专程去老县委书记申昜家里告别,申昜的老伴做了一碗家里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上的红烧肉款待他。9月7日,凤凰网特派员在延安见到了申昜的儿子申延生,他向凤凰网讲述了申昜对习近平的叮嘱:“第一,回北京路过洛阳,先去看一下你父亲,向他报告这个好消息。第二,告诉你父亲,这个县委书记和你一样,也是南梁的后代,我相信南梁的人不会反党,你父亲不会反党。(申昜的父亲申世梁和他的另外两位叔父都是习仲勋、刘志丹等老一辈革命家创建的南梁陕甘边苏维埃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并先后牺牲在了战场上)。第三,我不送(推荐)你上大学,心里过不去,对不住南梁人!”申延生说至此处,数次哽咽。

习近平离开延川后,一直与申昜一家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不忘寄贺卡、打电话、捎礼物。习近平在宁德、厦门、福州及福建、浙江等地工作期间,多次邀请申昜和子女前去,并在家里设宴。2001年1月申延生陪同父亲一起去福建,习近平重提申昜当年叮嘱,还念念不忘申昜老伴给他做的红烧肉。2011年,申昜去世,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致电慰问并敬献花圈,“申昜同志永垂不巧,习近平敬挽”。

位高不忘梁家河

凤凰网特派员在梁家河村委会见到了习近平2007年、2009年和2011年写给梁家河村委会的信,称自己虽已离开梁家河30年,但始终不曾忘记在梁家河度过的难忘的7年,始终不曾忘记那片曾经劳动、生活过的土地和朝夕相处的乡亲们。

1993年,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回到梁家河,看望乡亲。据梁玉明儿媳讲,村上说给他做些好吃的饭,他不让,说吃煮苞谷就行了,后来拗不过吃了一顿当地家常饭抿尖儿。武辉记得,那一次回来,习近平还给家庭困难的人家五百元钱。

武辉告诉凤凰网,村里的老乡有困难找他,他都会帮助。习近平担任福建领导时,梁家河村民吕侯生给习近平写信,说自己的腿出了问题,习近平让他到福建,自己花钱给他治病。“只要写信他就回复,咱也知道他忙,我们之间就是君子之交。”武辉2000年去福建,被习近平请到家里吃饭,习近平妻子彭丽媛亲自下厨,“她也很爱农村人,尽量考虑我们陕北这边的口味”。

2009年,习近平到西安参加会议,抽空回了一趟延安,他亲自写下9个人的名字让秘书邀请,有申昜、梁玉明、王宪平、武辉等,而王宪平和武辉,习近平直接写的是小名“黑子”“铁锁”。让王宪平感动的是,习近平在拉话中还特意询问他母亲的身体,记得他妻子的名字“秀姑”。

7年上山下乡生活影响至深,习近平在自述文章《我的上山下乡经历》中,称最大的收获有两点:“一是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实际,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群众。这是我获益终生的东西。二是培养了我的自信心。”他还写道:“基层的艰苦生活,能够磨炼一个人的意志。而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想起在那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还能干事,就有一股遇到任何事情都勇于挑战的勇气,什么事情都不信邪,都能处惊不变,克难而进。”(周东旭对此文有贡献)

(凤凰网独家稿件,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周东旭] 标签:习近平 知青 延安 插队
打印转发
 

第18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第18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第18届政治局常委

习近平

1953年生,陕西富平人,197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