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湄公河惨案遇害者家属:想亲眼看糯康领刑 没得到同意

2013年03月02日 09:36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糯康伏法全程目击记

新华网云南频道3月2日新媒体专电(记者王研王申丛峰王炳坤)3月1日,高原之城昆明阳光耀眼。制造了震惊世界的“10.5”湄公河惨案的四名罪犯糯康、桑康·乍萨、依莱、扎西卡,伏法受诛。

新华社记者现场目睹了他们生命终结前的最后时刻。

死刑执行前的最后影像

1日上午,云南省看守所一如往常。严格的生活制度,对死刑犯也不例外。

上午10时许,云南省看守所内的一些重点路段开始实施警戒,以确保死刑执行顺利进行。中午,根据四人不同的饮食习惯,看守所为他们准备了午餐。

13时20分,主犯糯康坐在床上穿上裤子。在特警看守下,糯康快步走向洗手池,手捧凉水浇在额头上并喝下一小口。他很注意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拿毛巾擦了脸后,用嘴咬着浅绿色的外衣,把白色内衣塞进运动裤,动作麻利。坐下不到5分钟,糯康起身,拿起在杂志旁的一小卷卫生纸,抽了不长的一段,放进裤子口袋里,再次落座。糯康又将袜子拉直,用裤子盖上,再次检查自己的着装。

13时35分,在耀眼的阳光下,多辆警车驶入云南省看守所。每名罪犯将由两名特警、两名警察、两名法官、两名检察官伴随。法官负责核对罪犯身份,检察官就死刑合法性进行全程监督。每名罪犯将各乘一辆警车。

13时52分,特警已严阵以待。13时58分,2名警察在看守所窗口履行提押犯人的法定交接手续,出示了盖着红章的文件并进行登记、签字,4名警察随后进入。14时01分,糯康被2名特警、2名警察缓缓带出看守所。他当时表情较为平静,在核实身份时甚至疑似笑了一下。糯康穿着淡绿色衣服、蓝色裤子和一双黑色布鞋。14时05分,糯康被带上刑车。

14时05分,桑康·乍萨同样由两名警察、两名特警押出,他表情凝重,整个过程表现一直比较平静。14时08分,他被押上刑车。14时10分,依莱被带出,他神情沮丧,身穿黑灰白条纹T恤,14时14分,依莱被押上刑车。几乎同时,扎西卡也被警察带出,身穿暗红色横条纹T恤的他眼珠不停转动,表现得比较惶恐,眼神绝望。经历了同样的程序后,他于14时17分被押上囚车。14时19分,法院的警车缓缓驶离看守所。

检察机关对糯康等罪犯死刑执行进行了临场监督:查明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命令;死刑执行场所、方式是否合法,核对罪犯身份,询问是否有遗言、遗札;询问是否有需要停止死刑执行的事项如检举等;询问执行过程中是否侵犯罪犯人身权、财产权及亲属合法权利。

最后,注射死刑在一个保密地点的房间里执行。

罪犯伏法告慰亡灵

毒枭糯康等人被执行死刑,这给遇害中国船员的家属带来了安慰。

记者拨通“华平号”遇难船长黄勇妻子的电话,她哽咽失声。她说,家里房间至今还放着黄勇的遗照,“照片在,就感觉人好像也在”。事发至今已有一年多时间,但自己的心情外人无法理解,一直感到特别委屈。昨天,从不喝酒的自己和13岁的孩子一起喝了点酒,因为想让孩子永远记住这个日子。“凶手死了我也高兴不起来,只能说有一些安慰。不管怎样,黄勇都回不来了。”她说。

黄勇妻子曾想到昆明亲眼看着糯康等人领刑,但没有得到同意。她说,糯康等人被执行死刑时,她会在家看电视直播,还要给黄勇上上香、说说话,发微博宣泄一下。“我想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一定会带好孩子。糯康为什么对无冤无仇的人这么残忍?到现在我都感到不可理解。”

受害人邱家海的儿子说,二审宣判后,春节上坟时已经告慰了父亲的亡灵,今天不会刻意看电视直播,因为仍然很伤心,不愿揭这块伤疤。他表示感到安慰,因为政府做了很大努力才有这个结果,自己很感激也很感动。

记者了解到,之前糯康等人知道要被执行死刑,但并不知道具体时间。四人心理较为紧张、恐惧,情绪不太稳定。他们虽然按时作息,但经常辗转反侧。桑康表现得较为焦虑紧张,每过一会儿就提出要上厕所。糯康血压一直比较高,他比较思念母亲和老婆,因为被抓时他的母亲并不知道。原本他还想老了能和子女生活在一起,但现在就希望子女好好读书,今后不要像他一样。

上世纪90年代,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全国率先执行注射死刑。这次,糯康等人也被确定为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昆明市中院新闻发言人蔡顺斌说,“这更能体现司法文明”。

2月28日下午,死刑执行前最后一日,看守所安排糯康等人洗了澡、换了衣服,监所的桌子也摆上了各类水果。

继续追究涉案不法军人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4名罪犯的遗体将被火化,然后通知家属领取骨灰。如果家属在规定期限内不来领取,将通知相关部门进行处理,处理过程将做相关记载。

但这并不是“10.5”案的最终结果,遇害船员家属将继续追究泰国涉案不法军人。船员家属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震序律师事务所律师潘克说,目前泰国司法机关尚未对9名不法军人提起诉讼,基于司法主权的原则,中国律师只能提供法律帮助,但无法作为律师在国外出庭,现在正在着手诉讼请求的确定、泰国法律程序的介绍、证据的收集和确认等工作。

乐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星说,遇害船员杨德毅的家属已经办理好赴泰手续,未来几天将就民事部分与泰国司法机关接触。

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邓水云说,中方已将大量证据依法移交给需要的各方,“中国司法机关会继续跟踪泰方对涉案不法军人的审判。”

“10.5”案一审合议庭成员、昆明中院法官周岸岽说:“对我们而言,公平和正义是永恒不变的追求。”

公安部驻缅甸联络官吴汝震介绍说,糯康犯罪集团覆灭后,目前湄公河的安全形势良好,但由于今年仍有相当数量罂粟种植、缅北冰毒等生产规模较大等原因,云南省面临的毒品形势依然严峻。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糯康 伏法 桑康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