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回顾糯康受审全程 创造中国司法史上多项第一

原标题:回顾糯康受审全程 创造中国司法史上多项第一

审判糯康

湄公河惨案从发生到案件开庭,专案组一直与糯康斗智斗勇,即便坐在法庭上,这位金三角的知名毒枭也没有放弃抵抗,此案创造中国司法史上多项第一,而中老缅泰四国警务间的成功合作亦被看作是国家间司法合作的有益探索

9月20日上午9点30分,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0·5”湄公河惨案主犯糯康等6名犯罪嫌疑人被法警押进法庭,接受中国法律的审判。

身着灰色卫衣、一身休闲打扮的糯康面无表情,他在媒体上的微笑曾令国人震怒,面对审判长和公诉人的问题,他低着头回答,语速平缓,偶尔抬眼看下审判台,很难将眼前这个有几分“儒雅”的缅甸人与金三角毒枭联系起来。

然而,就是这个被人戏称作“缅甸的刘德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湄公河惨案。2011年10月5日上午,中国“华平号”和“玉兴8号” 两艘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遇袭击。武装分子勾结泰国不法军人将两艘商船的13名中国船员枪杀。

事发之后,中国联合湄公河流域国家展开侦破工作,最终将盘踞在湄公河流域的糯康犯罪集团一举摧毁,而该犯罪集团被移交至中国受审,创造了中国司法史上多项第一,其中中老缅泰四国间的司法合作亦被看作是国家间司法合作的典范。

锁定真凶

2011年11月3日,中国公安部抽调精兵强将,在西双版纳成立专案组,决心侦破此案,将真凶绳之以法。专案组同时派出了200多人,共6个工作组,分赴老挝、缅甸和泰国,有的从事秘密侦查,有的与当地警方合作。

然而,摆在专案组面前的问题却很现实,“10·5”案究竟是谁干的?

专案组成员,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禁毒局情报中心主任韩旭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专案组派出民警沿事发的湄公河沿线进行大量的走访和调查,寻找目击者,后方专案组会将前方传回的情报进行分析研判。经过一周的走访,糯康进入了中国警方视线,他在湄公河的缅甸老挝一带名气最大,被称为“水上警察”。

43岁的糯康是缅甸掸邦人,原属缅甸大毒枭坤沙集团成员,坤沙投降后,糯康收编坤沙武装残余人员,逐步发展到有100余人的武装队伍,盘踞在湄公河两岸长期从事制贩毒品、绑架杀人等犯罪活动。

然而,当时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与“10·5”案有关。正在这个时候,从国外传回一条情报,境外有一名毒贩跟糯康做过毒品生意,他可能会了解些情况。专案组通过情报网络找到这名毒贩,他确实承认跟糯康有来往,但对于“10·5”案并不知情,他答应配合专案组工作。大约一周之后,他从境外传递回一条情报,糯康有一名手下叫岩象宰,是名船长,专门运输毒品。

如何找到岩象宰?专案组动用了不少海外关系,特别是通过熟悉湄公河流域的人打探消息。很快,专案组获知,两三天后,岩象宰会运输毒品到缅甸的梭累码头。因为到达的时间并不能确定,专案组派出十余名民警连夜便赶往梭累。

当民警到达时,岩象宰刚进村不久,更凑巧的是,他朝专案组民警的方向走了过来,在缅甸警方的协助下,将岩象宰抓获,在他的船上查获12吨咖啡因。通过与缅甸方面协调,岩象宰被带回中国审讯。

令专案组民警兴奋的是,岩象宰很快交代,糯康集团的3号人物依莱告诉他,“10·5”案确为糯康所为,但动机以及与泰国军人的关系,他均不清楚。通过岩象宰的交代,理清了糯康集团的整个组织架构,桑康、依莱、翁蔑等集团头目慢慢浮出水面。

按这条线索摸排下去,下一个目标便是抓依莱。专案组通过线人得知,依莱正在老挝首都万象。通过中国公安部出面协调,专案组向老挝派出两个工作组赶赴万象。因对方无法提供具体地点,工作组就大海捞针般挨个酒店查找,仍没有进展。

正在此时,一条消息传至专案组,依莱正通过一个老挝人在波乔省办理身份证。2011年12月13日,3号人物依莱在取身份证的路上被老挝警方抓获,并移交专案组,带回西双版纳。

糯康落网

55岁的依莱是个老江湖,尽管专案组派出最有经验的审讯员审理,十天时间里,依莱仍旧没有交代。正在专案组一筹莫展时,另一个情报让审讯出现了转机。依莱有一个侄子叫岩端,也是做毒品生意,被老挝警方抓获。通过与老挝警方交涉,岩端被移交给了中方。岩端交代,自己是依莱在湄公河上布置的眼线,发现大货船就向他报告。案发当天早上,依莱让他到河边蹲点,但岩端却睡过了头,还被依莱骂了一顿。

专案组在看守所里巧妙安排了一个让依莱不经意间看见岩端的场景,这个设计的场景显然起了作用,依莱大惊失色,随后交代了“10·5”案的来龙去脉:因两艘中国船只不交保护费,加之2011年9月,缅甸军队征用了一条中国商船袭击糯康的大本营,使其对中国船只怀恨在心,便策划组织杀害中国船员,勾结泰国不法军人,制造中国船只贩毒的假象。

在韩旭光看来,无论日后案情如何发展,依莱的交代是最关键的,这个时候案情已基本明朗,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将集团主要成员缉拿归案。此时,韩旭光接到妻子的电话,他向妻子保证,肯定能回家过春节。

然而,好事多磨,抓捕糯康并不顺利。在依莱被抓前,老挝警方就发动过一次对糯康的围剿,但失败了。主要原因是糯康在当地的眼线颇多,中方工作组刚抵达老挝金木棉,他就知道了。

为了抓住糯康,专案组用一个月时间精心设计了一套围剿方案,仅预案就做了3个。情报显示,第一次打击之后,糯康从老挝逃到了缅甸的深山之中。12月22日清晨,缅甸警方按中方策划的方案实施围剿,可还未动手即被暗哨发现,糯康再一次成功逃脱。当消息传到专案组总部时,韩旭光突然间说不出话来,一连抽了两包烟,中午也没有吃饭。“当了20多年警察,从来没有这么失望和痛苦过。”韩旭光说。经过两次围剿,糯康已是惊弓之鸟,抓捕难度越来越大。

不出所料,从2011年12月13日依莱被抓后,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专案组没有抓到一个人。“这段时间太压抑了,就像钻进了黑暗的隧道,看不到一点光亮。”韩旭光说。春节前,妻子再次打来电话,韩旭光这次似乎没了底气:“五一节前吧,保证回家。”

或许是否极泰来,4月21日,2号人物桑康落网,仅4天之后,糯康就被老挝警方抓获。不过,在韩旭光眼中,这看似偶然,其实是专案组不断压缩其生存空间,他被动求变。同时,专案组策略得当,首先从之前“斩首”,变为“断指”,使其孤立无援;其次是“驱龙过江”,多次清剿逼迫他从地形复杂的湄公河西岸逃至地势平缓的东岸。

韩旭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此之前,缅甸和老挝警方均对其实施过围捕。当缅甸围捕时,糯康便逃往老挝,而老挝围捕时就会躲到缅甸,当两国联合围捕时,他就会逃到缅甸山上的原始森林,他甚至会站在山顶俯看警方捣毁其在散布岛上的指挥所。

而糯康被抓后, 4号人物翁蔑也主动向缅甸军方投降。

交锋

尽管已落网,糯康同样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曾先后六次参与审讯糯康的昆明市检察院公诉三处副处长邓水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糯康在审讯中异常冷静,思路清晰,回答问题滴水不漏。与其他犯罪嫌疑人相比,他自律性极强,没有多余的动作,不会主动要烟,对饮食也没有要求。

起初,糯康并不配合,回避各种问题,一旦问到关键的问题,比如“10·5”案是不是他策划组织的,他就告诉翻译他听不懂。但邓水云发现,在审讯人员提问时,他非常敏感,会专注地听,“感觉他听得懂一些汉语。”

韩旭光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糯康在老挝被抓后,对审讯人员还提出级别要求,他不接受处级以下审讯员审讯,嫌档次不够。“当然,在中国,他不敢提这样的要求。”韩旭光说。

在韩旭光看来,糯康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当年在金三角坤沙部队,桑康和依莱职位都比糯康高,但最终都心甘情愿做他的手下。他还在湄公河沿岸收买了很多眼线,确保危急时刻脱身。

经过多次交锋,邓水云总结了糯康的两大招术,趋利避害和因势利导。在回答问题上避重就轻,若发现审讯人员掌握情况,就会基于事实交代一些,若发现是换成新人审讯,他就会进行试探。

为此,邓水云每次审讯糯康前都会吃透所有的笔录,做详细的审讯提纲和应对准备。同时,在生活上还给予其一定的照顾,糯康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他也承认自己是“10·5”案的策划组织者。

在开庭前3天,邓水云最后一次审讯糯康时发现,他突然情绪波动很大,也不太配合,“他对于自己的命运应该已经有预判了。”邓水云说,基于他的表现,公诉机关做了应对糯康当庭翻供的周密准备。

不出所料,9月20日的庭审上,糯康否认安排劫杀中国船员,并称是自己事后看电视才知道的。但桑康等5名被告人都指证是糯康组织策划并指挥实施的。在两天的庭审中,公诉人在举证质证环节,出示大量证据,证明糯康犯有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和劫持船只罪等四项罪名。同时,泰国与老挝的证人出庭作证,证实了糯康犯罪集团劫持中国船只、运输毒品、杀害中国公民的犯罪事实。

最终,在铁证面前,糯康低头认罪,并请求中国政府从轻处理。

湄公河安全机制

糯康犯罪集团在中国受审创造了中国司法史上多项第一,全程旁听庭审的云南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研室主任罗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中国而言,此次审判是一次突破,这种突破是一个国家实力的标志,也是国际司法协助发展的必然趋势。在糯康案的抓捕、取证、审讯、庭审过程中,中老缅泰四国之间的司法合作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其实,四国间的司法合作并非一蹴而就,中国与泰国、老挝均签署过司法协助条约,但与缅甸却没有类似的条约。“即便有条约,也需要具体落实。”韩旭光解释说,这几个国家对问题的认识不可能很快统一起来,但求同存异,在打击糯康集团上,大家是完全一致的。

为此,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多次向老、缅、泰等国领导人和警方负责人致函,并派遣“10·5”专案组组长刘跃进作为特使出访三国,协商相关合作事宜。同时,派往老挝和缅甸的工作组大打感情牌,与当地警察打成一片,经过磨合,双方合作越来越默契。正是四国通力协作,多次对糯康进行清剿,糯康才最终落网。

当时,四国均提出在本国审讯糯康,由于受害者均为中国公民,劫持的也属中国船只,“而且中国的态度也是最为坚决的,理应在中国受审。”韩旭光说。

证据互换也是此次司法合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湄公河惨案发生后,泰国警方进行了尸体检验、弹痕检测等现场勘察工作,而这些证据正是中方需要。与此同时,中方经过对糯康等人的审讯,查明了糯康是如何与泰国不法军人勾结的,这也是泰方急需的证据。通过证据互换,中方获取泰方证据材料17份480余页和200余张照片,多方收集固定糯康犯罪集团犯罪证据,进一步充实完善证据链,为中方准确查明案情提供了有力支持。

泰国证人出庭作证也是此案的亮点之一。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泰国证人来华作证,如何来,谁发函,谁负责保护都没有先例,特别是外国证人来华的安全由谁负责,在中国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我们经过协调,泰国证人从入境起,公安人员就提供全程保护工作。”

聂涛坦言,此案的诸多实践和探索,为日后打击跨国犯罪积累了经验。在此之前,虽然云南边境州市公安与邻国警方也有定期会晤机制,但大多局限于打击贩毒,而在保护境外侵害中国公民问题上的合作还不够深入。此案中,多国间的合作采取了司法协助、警务协助和外交渠道三种方式。在聂涛看来,警务协作是开展国际司法合作的基础,也最有效。当这种合作上升至国际条约的高度,许多难题便迎刃而解。“这个案件给我们的启示是,打击跨国犯罪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国与国之间的警务协作机制。”

事实上,在此案侦破之前,为打击跨国犯罪,维护湄公河航运安全,在中国倡导和推动下,2011年10月31日,中老缅泰四国在北京发布联合声明,决定建立湄公河流域安全执法合作机制。

正在参与第六次联合巡逻执法的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国际联合执法处副处长黄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四个国家保持每个月开展一次巡逻执法,目前湄公河安全状况已完全好转。

韩旭光分析说,打掉糯康集团,对于金三角地区的意义重大,“连糯康这么牛的人都被抓了,还被移送到中国审判,其他不法分子还敢轻易作案吗?”在韩旭光看来,中国警方抓获糯康对金三角地区的震慑作用不言而喻,湄公河流域至少会有一段时间的稳定期,即便再形成另一个犯罪集团也需要一个周期。

黄伟希望通过四国联合巡逻执法的常态化,实现湄公河流域的安全常态化,“只有这几个国家的联合执法行动,同时各国加强管控,才能实现湄公河流域的长治久安。”黄伟说。 (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 刘子倩 史广林)

 
[责任编辑:PN037] 标签:司法史上多项第一 糯康 湄公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