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伊春空难客机着陆后有乘客撞开后门让别人先走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人参与 评论

8月26日,伊春空难新闻通气会在伊春市举行,河南航空公司监事会主席刘航两次鞠躬致歉。从在草丛中搜寻遇难者,到寻找遗体,伊春消防支队队员陈达参加了整个救援过程。王越告诉我们,她在往草丛里面跑的时候,看见一个领导正给消防队员们一个个戴口罩,这个领导就是袁海涛。

8月25日凌晨,伊春飞机失事现场,救援人员在搜索遇难者。

8月24日夜拍摄的发生坠机事故的飞机残骸。

8月25日,武警战士守护在飞机失事现场。

8月26日,伊春空难新闻通气会在伊春市举行,河南航空公司监事会主席刘航两次鞠躬致歉。

伊春空难:灾难之旅和生命之歌

8月26日凌晨4点,我们从哈尔滨乘出租车到伊春的时候,周围是凛冽而寒冷的黎明前夕。后来知道,24小时前,现场的清理工作也是在凌晨4点初步结束。空难原因还需要长时间才能解开,因为本次空难乘客身份的特殊性,采访极其困难。我们想尽我们之力,回溯出悲情时刻尽量真实的景象。

阴阳隔绝只是一刹那。要不是有勇敢的乘客打开舱门,必将有更多的生命终结;要不是伊春市长、消防支队长等一线指挥者正好在机场迎送客人,救援将会延缓。在悲情中令人欣慰的是,自救和救援,最终使死亡人数低于生还人数,生命因而延续了下去。

记者◎ 李翊 主笔◎王恺

踏上灾难之旅

踏上灾难之旅的那一刻如此平常,许多乘客,还在盘算着今后的生活。

8月23日上午,昆明机场,李磊对朋友班淑珍说:“等办完了我母亲的丧事,我就把父亲和奶奶接到昆明来定居。”这次从广东来昆明,李磊正要将自己的生意搬到昆明,为下一步拓展老挝市场做准备。换登机牌前,班淑珍还叮嘱李磊“往前坐”。“大概坐在第十四五排的位置。”李磊的姐夫王强边回忆边告诉本刊记者,语气肯定。

1974年出生的李磊是黑龙江省伊春市西林区人,原来在广东茂名市毛纺厂工作,单位解体后,他成为一位手机经销商。8月21日下午,在广东做手机生意的李磊从广东赶到昆明与朋友洽谈业务;22日下午接到来自黑龙家老家父亲的电话,母亲脑出血住院。“当时他就提出要回家,但他父亲劝他不碍事,上一次脑出血就平安度过了。”结果,8月23日上午9时,李磊接到父亲电话,母亲已经去世。

考虑到当天的飞机只能从昆明到哈尔滨,为了赶上25日早上5点半母亲的出殡,李磊订了24日的联程机票,上午10时35分乘坐3U8847航班从昆明起飞经停郑州,18时抵达哈尔滨,中转VD8387航班后20时45分从哈尔滨起飞,预计到达伊春时间为21时40分。如果不出意外,李磊将在24日晚上23时回到家中,再见母亲最后一面。

24日下午,李磊的姨妈带着外孙女儿从青岛飞往哈尔滨。此时,同样要赶回伊春奔丧的王强一家三口从河北承德开车经辽阳、沈阳、长春和吉林,跨越4个省,已经赶到哈尔滨。18点左右,顺道接上姨妈和另一个亲戚的王强给李磊打了好几次电话。“我说,不如坐我的车一起回去,但他归心似箭,说我坐飞机比你们早。”王强说。

20点左右,李磊的小姨发短信问李磊有没有登机,李磊回了条短信:“还没有,在等飞机。20点45分的飞机,我跟小丫联系了,说好小丫开车到机场接机。”小丫是李磊的表姐,她和丈夫王力以及另两个在伊春的亲戚开了两辆车来到伊春机场,打算接上李磊就直奔西林。

那天同样在哈尔滨太平机场等候VD8387航班的还有水产商人姚铁强。临登机前,他给妻子钱丽娜发了最后一条短信,“我换了登机牌,正等候登机呢”。家住哈尔滨的31岁的姚铁强一直是朋友圈里的核心人物之一,这些年做生意,朋友们都说,老姚起得比清洁工都早,“每天早晨两点就到大库里去打理生意,一直到很晚才能回来,有时甚至一连几天回不了家”。就是靠着这股子坚韧劲儿,买卖越做越大,在哈尔滨水产商圈子里,姚铁强是数一数二的大户。

向本刊记者说起儿子姚铁强的遇难,姚洪久双眼通红,情绪激动:“他就是讲义气,他在伊春的生意伙伴去世了,他想着24日晚上赶到伊春,25日参加完朋友的葬礼就可以尽快赶回哈尔滨。这条航线开通不到半个月,就为了图快,他没坐火车坐了飞机。”

“他走的时候,把保险的票子交给我,当时还开玩笑,说要出什么事,我就能得40万元,我可不要这40万……”姚铁强的妻子钱丽娜断断续续地哭着说,他们刚满5岁的女儿一早还在电话里喊着要找爸爸,她不知道怎么告诉孩子,“她那么小,还不知道爸爸没了是什么意思……”

20点51分,VD8387航班比预定时间晚了6分钟起飞。5名机组成员中,除了机长,副驾驶和空警,剩下的空乘周彬昊和乘务长卢璐结婚刚刚198天。周彬昊的叔叔告诉本刊记者,来自湖南湘潭的周彬昊曾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在北京体育大学接受散打专业培训。2001年,周彬昊考入驻港部队,2004年,退役后的周彬昊没有按照家人设计好的人生路线回到湘潭做一名政府机关的行政工作人员,而是参加了深圳航空公司空警招聘考试,最终被录取。2005年下半年,周彬昊在西安开始了自己的空警生涯,飞西安至郑州航线。哈尔滨至伊春的新航线开通后,他和妻子卢璐搭档,成为机上的空乘人员。因为忙碌,按照许多人描述的那样,他和妻子的新房,还没有完全装修好。

21点左右,小丫和丈夫王力提前赶到了伊春机场。“当时雾不大,接机的人很多。伊春市政府去了两拨人,共七八辆车。一拨是接发改委系统的人,一拨是接人保部的。”王强告诉本刊记者。

“22点左右,能看到飞机了,这时候雾很大——伊春昼夜温差大,机场这里靠近森林,雾尤其大。飞机没有降落,在空中盘旋了两周后才降落。下来后,就听到轰隆一声,看到飞机起来了,然后又扎了下去。过了七八分钟,听到很闷很响的爆炸声,能看到火光。观望楼上有人喊,出事了,飞机失事了。大家都很慌乱,大呼小叫的,有的报警,机场消防官兵开始出动。”王力说他个子大,挤上了开进现场的一辆救援消防车。“先看到两个幸存者,穿着白布衫,血淋淋地从机场通道走出来。然后看到陆续有伤员被抬出来,有个空姐好像还活着,衣服全烧没了。”

坠机的地方是个长满蒿草的土坡,东北人称“草甸子”。王力告诉本刊记者,他赶到时,这里已是火光冲天,他一边喊着李磊的小名“大辉”,一边绕着断成两截正在燃烧的飞机寻找亲人。“雾很大,地面也是水,找了两圈,裤子都湿到大腿根了。”小丫和另外两个亲戚则守在出口,查看被抢救出来的伤员,所有人都查看了一遍,没找到李磊。王力在现场一直待到凌晨4点,“大火已经灭了,现场都清理完了,没有李磊”。

似乎有所感觉,一直没等到在机场接丈夫的朋友电话的钱丽娜说她当时心神不宁。“过了预计降落时间也没消息。打伊春机场咨询电话没人接,我的心很慌,就感觉出事了。我给弟弟打电话,弟弟还安慰我说不可能。再给接机的朋友打电话,他说飞机降落时出了点问题。”钱丽娜说她就和家人连夜开车从哈尔滨赶往伊春。“我特意借了我姐的车开过去的,她的车是红色的,我就想图个吉利。”说到这里,刚恢复平静的钱丽娜眼圈又红了,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钱丽娜说,再过不到一个月就是她和姚铁强结婚7周年纪念日了。7年的婚姻生活,夫妻俩只红过一次脸。几天前姚铁强曾答应她,这些日子就带家人去武汉玩一次。过些年钱挣够了,就不干了,太累了。他的QQ签名定格在“我的家很幸福,多多赚钱让老婆孩子过得好一点”。刚刚过去的七夕节,姚铁强给妻子买的玫瑰花还放在花瓶里,花已经凋谢了,钱丽娜一直没舍得拿下来。

8月25日凌晨4点,已经赶到西林办后事的王强心里明白,李磊生还的希望已经没有。“我们紧急办完老人的后事,就开车往伊春赶,上午10点到的。18点钟的时候,网上已经公布了遇难者名单,基本确定了。”同样在遇难者名单中的,还有姚铁强、周彬昊等共42人。

自救的人们

8月26日凌晨4点,我们到达伊春,一早赶去机场,陆续有去现场凭吊的家属。最先碰见的,是南京检察院系统的一位干部,他带着自己的女儿。女儿穿黑衣,一直戴着耳机,显然,她是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记悲伤。他们是南京市发改委干部赵岚的家属。赵岚的丈夫看起来还平静,可是到了机场边缘,远远地看着跑道尽头的失事地点,他的眼圈立刻就红了。“上飞机前我们还通了电话,我当时在外地开会,晚上看消息,一开始中央电视台播错了,说是伊春飞哈尔滨的,我还在心里叫谢天谢地。”

那么多人逃出来了,他有点不愿意相信,41岁的妻子,就这样轻易丧失了生命。自救,确实是出事当晚的第一个主题。

相关专题: 伊春客机失事  

相关新闻:

标签:钱丽娜 伊春 八该一反对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