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空难幸存者回忆黑色一分钟:逃出后不停咳黑痰
2010年08月27日 05:03中国青年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广西人彭石海来伊春参加安全技术培训。30年来,他头一次坐飞机,他觉得飞机比想象中稳当。

8月24日晚上,彭石海登机后,在18排靠走道的位置坐下,闭目养神。在他身后,坐着黑龙江省一名处级干部老焦。

50分钟的航程后,飞机开始降落。与地面接触的瞬间,飞机震动了一下,微有些弹起来的感觉。此时大家并没觉得有何异样,但“在第一声咚之后,是咚、咚、咚咚咚地连续撞击地面。”

在最后一下碰撞声消失的瞬间,机舱灯光全部熄灭。随后飞机开始燃烧。趁火光闪动,彭石海借亮解开安全带。“印象中上飞机时,机舱后有一个门。”他不遑多想,向后跑去。

比他跑得更快的,是黑暗中的烟。“是那种塑料燃烧的味道,很浓。”彭石海躲不开那股烟,甚至蹲下也能闻见。“那么浓的烟,想象中肯定是黑色的。”

后来回想起来,那黑暗不过笼罩了一分钟,却如此漫长而清晰。

彭石海摸索到后门,伸出手想开门。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到有很多人站在后门,都想打开门。彭石海的手臂和很多人的手臂不断碰撞、拍打,黑暗中的那扇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感觉过了很久,大家都绝望了,都在喊‘啊’。好像喊完那一声,一切都会结束。”彭石海说。那一刻他眼前浮现出家人的脸庞——父母、妻子还有两岁的女儿。

门就是在这时,不知道被谁撞开了。

人们涌出飞机,彭石海也跟着跳出来,越过一条小沟,直接向远处跑去。当身后的飞机传来连续的爆炸声时,彭石海闻到了新鲜空气的味道,感受到了湿漉漉的草地。由于吸入过多浓烟,跑到安全地带后,他情不自禁地呕吐,都是黑痰。

现在,彭石海和此前素不相识的老焦住在一个病房。老焦逃出飞机的时候,一只脚被烧伤,另一只脚骨折。幸好一位救援人员赶到,背起他就跑。如今彭石海和老焦成了患难之交。

彭石海的家在广西梧州,由于距离太远,他的家人未能赶到伊春。老焦的床前来来往往的都是探视者,有时候7、8位属下和同僚围拢在他的床边。

好在有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帮忙照顾彭石海的生活,给他买来杂志。彭石海还能用受伤的右手吃饭。

过去的48个小时让彭石海难以忘怀。这两天晚上,他躺在医院,看着天花板,那些惊心动魄的细节不断闪现,“只觉得恐惧”。

和遇难者相比,彭石海是幸运的,除了一些擦碰伤,他主要还是呼吸道受损,至今仍不断咳出黑色的痰。

彭石海只想快点儿回到远在广西的家,哪怕是坐飞机也好。

本报伊春8月26日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