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黎强之女:我眼中的“黑老大”父亲

2012年12月25日 19:56
来源:凤凰网访谈 作者:陈芳

黎强与女儿在一起(黎强之女供图)

黎强之女:我眼中的“黑老大”父亲

编者按:2012年即将过去,凤凰网资讯推出大型策划《重庆·2012》,聚焦本年度最大新闻--“薄王事件”的发生地。下篇《相信与未来:三个重庆故事》,我们选择关注重庆唱红打黑背景下的个体命运,关注被政治改变的人生。

2012年12月3日,凤凰网在重庆对话黎强之女,讲述红色重庆背后的“黑色”家庭和他眼中的“黑老大”父亲。黎强,原重庆市人大代表,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重庆“打黑”案的典型人物之一,时被称“红顶黑老大”。2009年12月29日,黎强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7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其辩护律师赵长青认为检方指控的“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证据不足。

口述:黎强之女  整理:陈芳(发自重庆)

我是黎强的女儿,今年25岁。一个开朗爱笑的姑娘,我的性格和爸爸很像,我们都是乐天派。

有一次我去见李庄,他见到我后,说别人来都是哭哭啼啼的,就你笑嘻嘻的。在外人看来我好像受打击没受够,其实因为没有办法,事情已经这样了,再哭也不能挽回,还不如给自己少点压力。

爸爸在狱中自考已过八门课

现在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和姑姑一起为爸爸的案子取证。

爸爸的一个狱友出来后告诉我,爸爸在里面学了很多东西,而且参加了成人自考,已经过了8门课。我爸爸说没办法,把我关起来坐牢,至少得念一个大学文凭出去,不能浪费时间。

他在狱中患上了白内障,一只眼睛已经失明,11月刚刚做了手术。我还劝他别去考了,他说不行,已经复习那么久,得去考。其实去年就已经批准他做手术,他不愿意出来,一是他觉得带着手铐脚镣做手术,是对人格的侮辱;第二,他觉得没希望了,看得见还不如看不见,有点万念俱灰,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

被带走前一天我问爸爸是否快乐

2009年7月14号,父母被带走,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可当时我并不知道。事后三天才辗转得知。

那时我人在美国,5月份从波士顿一所大学毕业,刚刚工作。我很少主动往家里打电话,一般都是爸爸打给我,一个礼拜通一次话。就在被带走的前一天,爸爸还给我打了电话,因为刚刚毕业,我有些迷茫,感觉实际工作与想得有些出入。我问爸爸:你现在做的事是不是你想做的?会不会让你感到快乐?他想了一会儿,没有直接回答,说我还没有长大,如果他也这样想的话,我们就没有饭吃了。

7月14日,我破例主动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那时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人接听,我也没有多想。16号,我又打给妈妈和家里其他人,都没有人接。我很纳闷,第一反应是会不会集体出车祸了?这是我能想到最糟糕的情况。

我打给公司,接电话的人支支吾吾,说我爸妈去开会了,当时我大脑有点空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又过了一天,纽约时间凌晨5点多,爸爸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我爸涉黑被抓了。我问他什么是涉黑?他说就是涉嫌黑社会,我说你在开国际玩笑,我真的以为他在开玩笑,就是写小说我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

法没有定罪,舆论已经先定罪

挂掉电话,我开始在网上搜索相关新闻,论坛上已经有了爸爸是“黑老大”的各种消息。法没有定罪,舆论已经先定罪了。我自己清楚,他们是怎样的人,但毕竟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他们,是跟着舆论走的,后来我在想以前自己是不是也这样。

我爸爸本来就有络腮胡,头发有点卷,看起来有点“坏”,小时候我还跟他开玩笑,想不到一语成谶,他就成了“黑社会老大”。我相信父母,清楚他们的为人,但看到网上那么多舆论,我想过是不是哪里真的出了问题?是不是跟谁有过节?

刚刚得到消息时,我有赶紧买机票飞回重庆的冲动,第一天我好像行尸走肉一般,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后来我告诉自己这样不行,要好好想一想,我给自己列了一个单子,分析各种选择的利弊。

我能做什么?现在的公司怎么办?我要不要找媒体、找律师?当时我有点天真,因为按照美国的法律,抓人后48小时内不起诉的话,要放人,当时我父母已经被抓3天,没有任何被放的迹象。我想找美国媒体,但我不能估量这事情有多大,万一本来没有什么,反而弄成了国际舆论。

到底要不要回来?我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我很了解爸爸的性格,他从小跟着父母尝过各种苦,很倔强,不是他做的打死也不会承认。但如果对他实施精神上的折磨,也许他会扛不住。我是家里的独生女,是父母最大的软肋,我怕回来被利用,父母看到人家对我做什么,他们可能招架不住,为了我而不得不承认,或者说一些违心的话。

经过层层思想斗争,我没有回来,直到一年后觉得可以见父母了,才回来。我猜测如果当时我在重庆,也会被拘留。

我从小比较独立,父母对我算是半放养,爸爸一直拿我当儿子养,对我影响很大,经常跟我说遇到什么事情要多思考。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周东旭] 标签:黎强 黑老大 父亲 重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