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王梦恕被曝很少参加动车事故调查工作

2011年11月30日 11:26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贺莉丹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温州动车事故调查组专家组成员告诉《新民周刊》记者,王梦恕此番对于温州动车事故的表态,让他感到“很意外”。

身任温州动车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及国家铁路建设高级顾问的王梦恕,此番陷入一场空前的舆论漩涡中。

“经过调查和实验,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可以说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和管理的问题。”2011年11月20日,在距离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已经120天,亦为动车事故调查报告递交的截止大限,王梦恕对媒体透露。

王梦恕公布对媒体声称:组织和管理不善是动车事故形成的主因。

这宛如一石千浪,完全颠覆了此前一度认为的是信号技术和调度等原因存在缺陷而导致温州动车事故发生的说法。

院士的发言与沉默

7月23日晚间8时30分,在甬温线永嘉站至温州南站间,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截至7月29日,事故已造成40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根据2007年颁布的国务院493号令《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中的规定,“特别重大事故,是指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包括急性工业中毒,下同),或者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

而按照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程序,“事故调查组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起60日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特殊情况下,经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批准,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的期限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的期限最长不超过60日。”

也就是说,从7月23日至11月20日,已满调查报告需要提交的最长不超过120日的大限之期。

就在这一天,王梦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专家组负责撰写的技术层面的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已经于9月底完成并递交,动车调查报告余下的责任认定问题和处罚问题均由相关部门研究后给出处理意见,国务院批复后会发布。

这位身任温州动车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在上述访谈中提供的重要信息包括,“原来一直说(温州动车)事故是技术问题,但现在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组织管理问题。设备坏掉了,人工操作也出现了问题,这些都不是技术的问题。现在调子已经改变了,改变以后就要再去查这些问题(组织管理和人员方面)了。”

针对组织管理问题具体所指的追问,王梦恕答复,这指的是——“当地管理部门的问题,那么好的设备交给他们没有好好管理和使用,造成设备坏掉了。设备坏了之后,人工操作也出现问题。同样的设备在别的地方也在用,都没有出现故障。他们整个管理体制和观念都有问题。”

王梦恕的这一表态,不仅与此前铁道部官员“信号设备存在严重缺陷”的说法大相径庭,也对温州动车事故中信号与调度的责任只字未提。

上述观点发表后,《新民周刊》记者第一时间多次联系王梦恕,发现他的手机多次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2011年11月22日,《新民周刊》记者拨通了王梦恕的手机,一位自称是王梦恕助手的女士接听了电话,她告诉记者,有关温州动车事故的调查,媒体应该去找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安监总局”)了解情况,而不应该找王梦恕个人,“国家(安监总局)会做出你们想要的(事故调查)结果,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不能代表谁,他只能代表他自己。”上述自称是王梦恕助手的女士对《新民周刊》记者强调,“他现在都不方便接电话,动车的事儿,请你们都打住了。”

并非首次归因“管理问题”

无独有偶,追溯至今年9月间,王梦恕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与此番类似的观点。

当时,他表示,专家组认为,动车信号技术上没有问题,调查结果还在汇总,“属于责任问题,管理问题,技术上没有问题。我们主要管技术。”

在那次访谈中,他还强调,“即便设计有问题,信号坏了,也不应该造成追尾。(专家组)有上百张的调查报告。现在58个相同的设备还在动车上使用。”

对于“雷击说”,当时王梦恕也表示,“天灾只是引起的一个条件,主要是涉及责任问题和管理问题。不能全靠设备来保证,还有人的因素。无人驾驶真的敢吗?还是要靠人来控制。”

“有关‘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情况的报道,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专家组副组长王梦恕在11月21日回应称:与记者的电话谈话只代表其个人看法,且媒体报道内容也与其个人看法不一致。”——11月21日,国家安监总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刊登了王梦恕的上述回应。

在这个回应中,王梦恕自称,11月20日晚,他接到一名记者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向我了解‘723’动车事故调查情况,并问及‘723’动车事故调查报告为什么不公布?我回答:不要着急,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将会正确、全面地公布事故调查结论。”

王梦恕表示,自己因工作繁忙并未全程参加事故调查,对事故调查的全面情况尤其是最终结论及事故调查报告是否上报的情况并不掌握,“我与记者的电话谈话并未经调查组及专家组授权,有关内容只代表我个人看法,并不代表专家组及事故调查组的意见。”

王梦恕说,看到媒体的报道和网上相关消息后,自己感到吃惊和不安,“因所报道内容与我个人看法不一致,也不属实。”

“我们感到很意外”

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信号与调度系统原因,一度被认为是温州动车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

铁路部门与国家安监总局此前对温州动车事故归因已经有过一些表态。

今年7月28日,在温州召开的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全体会议上,甫上任的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指出,根据该局初步掌握的情况分析,“723”甬温线动车事故是由于温州南站信号设备在设计上存在严重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导致本应显示为红灯的区间信号机错误显示为绿灯。

安路生也指出,存在设计缺陷的信号设备由北京一家研究设计院设计,2009年9月28日投入使用。

今年7月25日,安路生在该局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中还提到了有关调度系统的问题,即“……设备故障时,……必要时要采取停车措施。”“……出现红光带,第一暂定按站间办理行车;第二由调度集中区段转为非常站控时,必须经调度所值班主任准许、确认车站盯控人员到岗后,方可转换。”“……要把设备故障当成发生严重事故来对待……行车部门不要盲目指挥行车。”

8月4日上午,国家安监总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明确指出,“723”动车事故不是一场自然灾害,而是一起特别重大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而且铁路方面也指出,事故当中所暴露出来的安全管理上的漏洞和问题。对此,事故调查组将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之上,尽快地认定这起事故的性质、原因,给社会一个真诚的、负责任的交代。”

而对于温州动车事故发生的归因,温州动车事故调查组专家组组长、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孝信亦相当保留地对《新民周刊》记者表示,“你们就等着吧”,“现在不好说,不能说。对不起。”

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温州动车事故调查组专家组成员告诉《新民周刊》记者,王梦恕此番对于温州动车事故的表态,让他感到“很意外”。

上述调查组专家组成员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他本人掌握到的情况是,信号和调度系统依然是动车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现在他(王梦恕)的这个讲法,我觉得是至少他没有理解或者说他没有参加这个具体的工作”,“说实话,在专家组工作过程中间,他很少参加,一会儿请假,一会儿生病、出国。就算我参加的会,也很少见到他。”这位专家说。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动车 王梦恕 事故调查组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