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D301列车长为潘一恒正名:他不紧急制动伤亡会更大

2011年08月01日 03:07
来源:新快报 作者:潘一恒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潘一恒

▲遇难者家属在事故现场点上蜡烛。新华社发(资料图)

D301列车长为司机潘一恒正名——

有媒体质疑铁道部为了尽快抢通线路,而没有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深深伤害了在事故救援第一线2000多名铁路职工、3000多名救援人员的感情。铁道部副部长如是称。

■新快报记者曹晶晶

在“7·23”事故的所有逝者中,唯有潘一恒直视了自己死亡的全过程。被发现时,他的胸口已被操纵杆捅穿。没有人知道最后电光火石的几秒里,他想了些什么。也许是乘客,也许是7岁的儿子、没有工作的妻子和父母。不过,作为铁路部门员工,他的家属将面临着与遇难乘客家属不一样的尴尬——赔偿如何定?

胸口被操纵杆捅穿很悲惨

作为D301的动车司机,潘一恒在去世后的8天里,其生命最后时刻经历了从被质疑到赞誉的急剧转变。

7月23日晚,当温州发生动车追尾事件时,所有人的疑问都指向了司机:动车怎么会出事?司机在哪里?所有的记者都在寻找他。在D301动车组上发现潘一恒的,是武警温州支队一中队排长李加秀和上等兵盛飞。李加秀说,当时他带着5名战士冲到被撞毁的车头前,看到消防战士割开变形的车门,把伏在操纵杆上的潘一恒拉了出来。他的胸口已被操纵杆捅穿。

从潘一恒身穿的制服,他们判断这人应该是动车司机。“当时他手臂上有血,头上的血还在往外冒。”盛飞说。5名武警战士抬着司机,冲向百米开外的救护车。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发现他已没有脉搏,瞳孔也已放大,于是马上做胸压。可这一做,医护人员彻底绝望了——手一按,心胸部位就陷了下去,原来他的心脏在碰撞后已发生移位……

专家此前猜测或疲劳驾驶

潘一恒的死亡并未平息老百姓对事故原因的追问。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司机失误或许是追尾原因之一。他认为,动车紧急情况下自动制动系统现在还没有实现,行驶主要依靠人工进行,司机的判断和操作是动车行驶中至关重要的因素。王梦恕指出,目前轨道驾驶专业人才非常紧缺,司机疲劳行驶偶有发生。

微博女王姚晨力挺潘一恒

不过,他的说法遭到了著名演员、微博女王姚晨的反对。她以一个火车司机女儿的身份在微博上为潘一恒叫屈:“昨晚事故中不幸去世的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父亲悲痛万分地说:潘师傅的孩子才7岁,他为人憨厚,工作尽职。如果昨晚他临阵脱逃,没有拉下紧急制动系统,那伤亡人数将会翻倍。可怜他尸骨未寒,却被人猜测事故原因是他疲劳驾驶,这种说法简直混账之极!”这条微博在一个小时内被转发80000多次,评论16000多条。

第二天,姚晨再发微博:疲劳驾驶追尾?这种猜测是误把火车当汽车。稍有铁路常识的人都了解两点:一、即便真是司机睡着了,火车的运行监控装置发出警报后,便会采取自动停车。二、潘师傅是发现情况第一人,如想逃,只要往后车厢跑,或可捡回一命。正是他在那一刻,坚守岗位并拉下紧急制动,才为后面的乘客换回了一线生机。

而转发微博的评论者多认为,潘一恒是个英雄。在肉眼能观察到险情时,已经无法避免撞上前车的命运,但他还是用生命避免了更大的伤亡。很多网友说,问题出来后,要穷尽更多的可能原因,而不是让司机背黑锅。

列车长

他采取了紧急制动他没有自己逃生!

此后,潘一恒的同事纷纷站出来为潘一恒正名。陈燕姣是D301次车的列车长。她在做客人民网时回忆事发时的情况。“出事后,我拿电台喊司机,已经喊不到了。如果司机当时拉手制动只需要一到两秒,他从车上跳下去需要两到三秒,但是,他没有自己逃生从车上跳下,他采取了紧急制动。后来我们了解到,紧急制动手柄当时就刺进了他的胸口,他当场就遇难了。”

陈燕姣认为,如果潘一恒不去拉紧急制动,列车可能会增加一到两节坠到桥下去。

动车司机

两三秒“危急关头”为乘客赢来生机

一名动车组福州机务段动车司机给记者分析:列车在运行位时,刹车闸把是与司机平行的,只有推至紧急制动位时,刹车闸把才斜对着胸口,加上巨大的冲击力,才能把胸口捅出一个大洞。要是潘一恒没有把闸把推至紧急制动位,闸把根本不可能把他捅死。

“把刹车闸把推到紧急制动位,并确保其卡在紧急制动位上不松动,需要1~2秒的时间。而司机驾驶座距离背后的车厢只有3~5米距离,跳起跑至门边,开锁,逃出司机室,逃往车厢,也只需要2~3秒。”

在只有2~3秒的危急关头,潘一恒没有逃生,而是选择采取紧急制动措施,为乘客多赢得了一线生机。

家属

赔偿方案未定我们想要一个交代

潘一恒出事之后,潘家20口人从福州赶到温州,料理潘一恒的后事。他们住在事发现场附近的金园宾馆,同时等待着铁道部的说法。

潘一恒的父母伤心欲绝,根本无心顾及赔偿。向记者告知赔偿进展的是与潘一恒一起住了十多年的侄子小潘。“我们要等铁路部门给我们一个方案。因为是铁路部门的职工,赔偿方案还与乘客获赔91.5万的方案不同。”

究竟如何赔?“铁路那边让我们拿一个方案,我们家属心情十分悲痛,还怎么可能再去想什么赔偿方案?我们也不可能求着他们给我们方案。”小潘说。

家属认为事情的初步情况已经调查出来,是信号灯的问题。如今,铁道部对潘一恒如何定性?是否会追认他为烈士?这是家属们最想要的交代。不过,对此,铁路部门一直没有给予答复。“在国务院调查组最终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没有一个百分百定性的情况下,我们估计他们(铁道部)是不会表态的。”小潘说。

律师观点

赔偿标准比乘客或低20万

作为铁道部的员工,不按乘客的赔偿标准,那能用何种赔偿标准?记者采访了广东中泽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玉忠。他表示,铁道部很可能使用工伤死亡标准。即包括工伤死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抚养亲属的抚恤金。周律师根据潘一恒孩子的年纪、父母的年纪、月平均收入,粗略地计算后,得出70余万的数据,比死亡乘客获赔的91.5万元少了大约20万元。

 
[责任编辑:PN006] 标签:紧急制动 伤亡人数 闸把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