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最后获救女孩仍未度过危险期

2011年07月27日 08:26
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史春波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18名伤员住院治疗 危重11人 重症20人

昨日,记者从省卫生厅获悉,截至昨日晚上7点,“7·23”事故中,共有118位伤员接受住院治疗,其中危重11例,重症患者20例,均为撞击后复合伤。

我省卫生部门将继续在卫生部专家组的指导下,统筹省市医疗力量,在确保每位伤员得到最好救治的同时,切实加强重症伤员救治,全力以赴减少伤员因伤死亡和致残数量。

截至目前,卫生部和浙江省共派出40名专家支持救援,其中浙江省派出的31人中,包括临床专家20名,康复专家3名,心理危机干预专家8名。并分别从台州、丽水调派医务人员39名进行了支援。 本报记者 王蕊 本报通讯员 孙维

事故第5天 11条生命仍然在生死线上挣扎

让我们共同为他们加油 生命,挺住

伊伊仍未度过危险期

已为她专门成立了心理干预小组

昨天,省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的专家探视了伊伊,初步做了心理评估。

伊伊病情已有所好转,但仍未度过危险期,还需观察。

“孩子情绪不太稳定,没有安全感,神志也不是完全清楚。”专家组组长赵国秋说。

省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决定成立专门针对伊伊的心理小组。

赵国秋说,如果有可能,最好通过游戏,慢慢地告诉她父母已经不在了,“这么小的孩子,根本承受不了这种伤痛。”

伊伊家人昨天在接受采访时称,暂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捐款。

本报记者 王蕊  通讯员 孙维 付铁红

潘约翰/意大利籍华人/23岁/大三学生  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颈椎、脊柱受损

请转告我女朋友,我想她

他还不知道,他的意大利恋人第一次来中国,再也回不去了

帅气的小伙子潘约翰还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已经永远离他而去。  昨天,在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满身是伤的他依然想念着恋人:22岁的意大利姑娘。

潘约翰今年23岁,是意大利籍华人,祖籍温州。他在意大利已经生活了6年,现在是一名大三学生,语言学专业。女朋友是他的同学,学舞蹈专业。两人谈恋爱有一年了。

前不久,学校里放了假。两个人特意一起回老家看看爷爷奶奶,顺便在中国度假旅游。

女友很开心,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来中国,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盼望着能到中国看看。她的爷爷还给他们买了机票。遗憾的是,第一次也成了唯一的一次。

7月23日,他们坐上了北京南开往福州的D301次动车,都坐在1号车厢。晚上8点20多分,约翰听到广播响了:“温州快到了。”于是,他和女友离开座位,去拿放在2号车厢的大行李。

这时,他还给远在意大利的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我快到温州了。”电话挂了约2分钟,便听到一声巨响。

就这样,他就再也找不到女朋友了。

由于身体受到强烈冲击,约翰的颈椎、脊柱受到损伤,肺部出血,被救后送到了医院。

“送进医院的时候因为肺部损伤,已经缺氧,情况很危急,” 医院急救科主任医师尤荣开向记者介绍说,不过昨天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明天还要做个手术。”

他介绍,如果治疗一切顺利,约翰也需要在床上静养大概半年的时间才能下床活动。而且因为左侧肢体无力,以后还需要进行康复训练才能恢复。

在医院里,约翰刚醒来,就问女朋友的消息。她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他还想自己站起来去找,可惜身体还不能动。

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记者还发现一个细节:在他左右两个肩头有两个文身,文的就是他女朋友的名字。

现在,每每提到女朋友,他就会流泪。他想她了。为了让他好好养病,家人都瞒着这个消息。昨天,女朋友的家属也从意大利赶来了,处理善后事宜。

告别的时候,潘约翰托记者帮他找找女朋友,还让转告一句话:“我想她”。本报记者 史春波

周丽琴/福建/69岁/一家6口旅游都伤了 温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肺被戳出两个洞

蒋大爷日夜呼唤:老太婆快起床回家

69岁的蒋金土显得很憔悴,瘦弱的身子撑不起穿着的那件红白相间的T恤衫,站在ICU门口,使劲往里头张望。他的左眼眶是漆黑的,但依然遮不住他已经哭红的眼睛。  躺在里头正在与死神赛跑的,是他的爱妻周丽琴。

“根本没有想到,原本一家人高高兴兴去外头旅游,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6个人一起出去,全部受了伤,现在5个人都好起来了,就老太婆还没醒来。”

“我和老伴坐在D301二号车厢,其他4个人坐在一号车厢。”蒋金土说,“老太婆伤得很重,到现在还在抢救。现在,我每天一有空就跑到病房外等她醒来,我要喊她起床,和她一起回家。”

医生说,周丽琴的肺被折断的肋骨戳出两个大洞,现在连自主呼吸的能力都还没恢复,只能靠呼吸机。不过,目前伤情平稳。

王佩/陕西/23岁/女/动车保洁员 温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骨盆粉碎性骨折、小肠穿孔、肺挫伤

男友守在病床边 无论伤情怎样 我等你结婚

她就躺在ICU角落里的一张病床上,一直微闭着眼睛。她一动也不敢动,因为稍微移动,粉碎性骨折的骨盆就会剧烈疼痛。

第一批省派医疗队赴温州救援的骨科专家戴雪松,对王佩印象深刻,“20多岁的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很清秀,肤色很白,她的伤很重,因为虚弱一直没有讲话。”

在查房时,救援队医生给女孩子做了详细检查,重伤有两处,一处是骨盆粉碎性骨折,另外一处,可能是由于撞击,内脏破裂,造成严重出血。

医生轻轻按压她的腹部,以确定出血位置,女孩的眼睛睁开了,因为疼痛,她表情扭曲,泪水也涌了出来。

“痛!”她终于说出了进医院后的第一句话。

不能再拖了,戴雪松建议,立即手术。女孩的骨盆需要用支架固定,然后找到腹部出血的源头并止血。

手术前,医生在监护室外找不到女孩的家属签字。女孩说,家人还在赶来的路上。最后,女孩子自己哆嗦着,签上自己的名字。

备血、准备器械一切就绪后,手术在24日下午2点开始,浙医二院的骨科专家戴雪松、陈刚,外科专家李志宇,和温州市第三医院的专家一起,做了这场手术。

骨盆的外固定手术和支架固定,是把钉子打在骨头上,外部再用支架牢牢固定,让碎裂的骨头恢复。这是骨科的常规手术,但这样的伤,需要第一次手术恢复好以后,再做二期骨盆复位手术。

20多岁的女孩子,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医生也在叹息。

接着,医生对王佩开腹进行了检查,发现她的肠破裂了。

手术后,她被送回了重症监护室。

昨天下午,王佩的病情稍微稳定了一点,意识也开始恢复,能简单地说几句话,可以拿掉呼吸机短时间自主呼吸。但医生说,她暂时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她的男朋友冯艾成赶到了温州,“我们是在两年前相亲认识的,本来约好年底结婚的,哪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论她伤治好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等她康复后结婚。”

本报记者 王蕊 陈栋 本报通讯员 方序

她醒过来,让丈夫给儿子发了一条短信:

妈妈好多了,妈妈爱你

郑茹/福州人/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受伤19处

“老婆,很快就会好的,我们就可以出院了。”昨天下午,穿着防护服的林武进入ICU病房探视妻子。

虽然是夫妻,但林武每天也只被允许和郑茹每天下午见一次面,半个小时。

大多数时间,他哪儿也不去,就在病房外守着。

看着妻子有些浮肿的脸,林武又着急又心疼。

郑茹是去上海旅游的。7月23日晚上9点多,林武兴冲冲地赶到福州火车站,想接妻子回家。

哪知道,过了一个多小时,火车还没来。这时,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妻子郑茹乘坐的列车出事了,现在在温州附属第一医院。”医生说。

林武整个人都懵了,他连家都没回,立即包了一辆车赶往温州。

他见到的妻子,满身泥泞,身上裹满了纱布,但他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郑茹被列为危重病人,经过检查和专家会诊,医院决定暂不给她做手术。

医院院长陈肖鸣说,病人多处骨折,贸然手术,也不一定是好事。她血压降低,是因为失血过多所致。

“医院给她输了血,她就醒了,说出了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她又陷入了昏迷。”林武哽咽着说。

“骨盆骨折、多处肋骨骨折,双肺挫伤、肝挫裂伤……数一下,她身上共有19处伤,分布在身体的各个部位。”林武知道妻子很危险,几乎一刻不离地守在医院,即便是一日三餐,也是从外面买了带到医院吃。

就样守了30多个小时,7月25日上午,郑茹恢复了意识。

“我赶紧跑进去,她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是表示,有我在身边,她很安心。”

不久后,郑茹能够说话了。

“她跟我说了经历的那些可怕的事,她让我给11岁的儿子发条短信:妈妈身体好多了,妈妈爱你。”林武说。

有关方面给伤者家属安排了宾馆,但是林武没去住过一天,他说,妻子知道他在病房外面,就会安心。而且,他也乐意24小时守护着郑茹。

昨天下午,记者了解到,医院给郑茹安排了一个胸腔引流的小手术,非常成功。

“这里的医疗设施都很棒,郑茹一定会很快地好起来。”林武说。  本报记者 贝远景 文/摄

陈伟/福州人/41岁/经营一家小厂 温州市二院的重症监护室/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他是事故中最重的伤者

出事前,他打电话给老婆:做好饭等我回来

昨天,温州市二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福州人陈伟还是没有自主呼吸,没有知觉。他是这次事故中伤势最重的伤者。

几天前,这个41岁的男人千里北上,为了给自己的小厂买一台机器,改善经营状况。他想早点回家,就特意买了动车票。

他给妻子打的最后一个电话说:“快到家了,这几天在外面都没吃好,给我做一顿好饭菜。”

妻子做好了他爱吃的饭菜,但一直等不到他回来。

陈伟在福州开了一家生产纸包装盒的小厂,已经有十多年了,但没赚什么钱。一家三口买不起房子,还租住在厂房里。

这段时间来,生意一直不好。陈伟就想改变经营方向,买一台新的机器。于是,很少出差的他北上去了河北。

7月22日下午,陈伟给弟弟打了个电话说:“机器已经挑好,刚刚签了合同,非常顺利。”

弟弟听得出哥哥既高兴又充满了希望。“这台机器买回来,前景肯定会很好的。”

7月23日,陈伟到火车站买票。如果坐普通火车,到家要22个小时。为了能早点到家,他特意选了北京南到福州的动车。虽然价格高了点,平时,他是一个很节俭养家的男人,不肯在自己身上多花一分钱。但离家好几天,他有些想妻儿了。

动车快到温州的时候,陈伟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这也是妻子听到丈夫最后的声音。他说,在外面好几天,东西吃不惯,也没吃饱,很饿,晚上快到家了,你给我做一顿好吃的,等我回来吃。

很快,妻子做了一桌丈夫爱吃的菜,和16岁的儿子一起,开始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没到家。

妻子给陈伟打了很多电话,但是打不通。

陈伟被救出后,送到医院急救。几天来,一直没有醒来。

医生介绍说,陈伟已经没有呼吸,没有小便,只能挂着呼吸机和血透机维持。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 本报记者 史春波

 
[责任编辑:PN005] 标签:医生 林武 郑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