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全球连线:动车调查报告未解决两个重要疑问

2011年12月30日 12:07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专家看7.23温州动车特大事故调查报告

李成言(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我觉得这次的调查报告的出炉,就程序上来讲应该说还是正确的,另外一个在调查报告起草,调查过程当中,还不断的做了一些新闻的发布,我觉得这一些都是调查报告当中必不可少,也是正确的,另外就调查报告本身来看它是一个系统的全面的也是一个公正公开的这样一个调查报告。

就报告本身,我觉得应该这样的来看它,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要看到这个调查报告肯定是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因为它这些技术问题,还有一些人为的操作问题,可能是一个在复杂的背景下来完成的,所以这个调查的时间可能就会要长一些,我觉得时间问题并不是它的本质,关键的问题这样一个调查报告能不能够完全真实的全面的系统的反映一个客观的实际情况,它是要看整个公布的内容里面是不是把一些大家关注的问题都能够把它报告出来。

我想这个报告可能是有两个,一个是内部掌控的报告,另外一个是可以公开发表的报告,如果是这样一个报告,我觉得也是符合常理的,因为在这样一个重大事故调查面前,可能就会出现两个调查报告,公开的一个调查报告一定要把一些大家关注点,关注热点的问题能够给它讲清楚,这是最关键的,比如说技术问题,技术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比如说人为的地方,到底什么样的人为问题造成了这样一个重大的事故,比如说我们这个事故之后,到底给我们的启示、启发是什么,就这一些可能是我们关注的一些热点问题,这些问题在公开的报告里面一定要讲到,一定要揭示出来,否则的话很难以去回答大家的一些疑问。

所以我讲这个报告就政府管理来讲,第一,它符合程序,第二报告的内容涉及还是广泛的,调查也是真实的,第三个这里面有一些敏感的问题,大家关注点的问题还是应该敢于去回答,比如说这个车头为什么要埋,埋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报告必须把这个问题回答清楚,比如说它背后到底有没有腐败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调查之后应该专门出一个腐败分析的调查报告。

任韧:好,这份报告究竟有没有回答出刚才李成言教授特别所提到的这些问题,我们知道这个《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王思璄,她曾经是在7·23的现场报道过这次的动车的事故,而且在后续的赔偿的问题,救援的问题以及调查的问题方面一直都有跟踪。思璄,作为全程跟踪报道这一次的事故的记者,这份的报告对你而言,解答了你心中的疑问了吗?

记者看7.23温州动车特大事故调查报告

王思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觉得没有,就关于事故有两个最重要的疑问,我觉得这份调查报告都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首先是救援时间的,24日凌晨三点半,就是事故发生的当晚,央视直播的时候,现场记者就说,整个救援已经结束,铁道部长盛光祖在现场下令尽快通车,就央视这个报道,调查报告解释,当时停止救援的是桥下,桥上并没有停止救援。

但是南方电视台的摄影师罗凯说,当晚四点他爬上了桥亲眼见到桥上没有救援人员,只有施工人员在修理电线杆准备通车,同时有几个当晚在现场的记者都说,从三点钟开始,半夜三点钟参与救援的武警官兵就停止救援,他们列队欢迎领导。对于救援中的这些问题,调查报告也没有提及,更没有相应的追责。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掩埋车体,调查报告解释说,24日5时30分就是凌晨,上海铁路局有关负责人简单按照以往有关事故现场处置方式组织挖坑就地掩埋受损车头和散落部件,那么报告中提到的以往有关事故现场处置方式是按照什么规定,为什么这样处置,这样处置会不会损害证据,影响后续的调查。

报告接着又解释说,经过调查,组织挖坑时桥下人员搜救工作已经完成,现场勘察已经结束,相关物证已经提取,从事故发生的晚上八点半到报告承认开始挖坑的早上五点半只有九个小时的时间,天刚刚亮,很难让人相信在这段时间内已经完成了桥下的救援,已经完成了现场勘察,甚至物证也已经提取好了,所以对于这次组织挖坑就地掩埋车头的做法,我看到调查报告中提到说上海铁路局的副局长为此负责,那我想知道如果当时没有媒体曝光的话,是不是他就已经把这个埋了,他想埋的是不是仅仅只有车头,还有以往是不是都这么做的,这样做会不会损坏证据。

任韧:好,思璄刚刚提出了一些她的疑问,在上海现场的孙章教授,您听清楚思璄刚才提出的疑问了吗?其实有三点,第一个停止救援时间的疑问,央视的报道和这篇报告当中,其实是有矛盾的,第二个,为什么在事故发生九个小时之后,在早上的五点多就停止了这个调查的取证,还有关于掩埋车头的问题,你怎么来回答?

报告批评上海铁路局官员下令掩埋车辆

孙章:这个问题我觉得实际上在我们这个事故的调查报告,我的理解实际上已经概括的讲,上海铁路局包括铁道部领导对应急救援中间,就三个不大家注意到没有,一个是应急处置不当,一个是信息发布不及时,第三个不是对社会关切回答不准确,所以这个我想,我们有360万字的资料,不可能任何细节都包括在里面。

我觉得这三个不实际上已经回答了我们刚才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这个记者的一些疑问,对于这个掩埋车体的问题,我在调查组内部我曾经有过发言,我说按照我的了解,我的理解这个掩埋车体实际上它是,当时大家关切不准确,回答的什么问题呢,就是铁路它的一种文化,它抢通是第一位的,这是一种文化。

我们以前是革命党,现在是执政党,这个转变我觉得它迟缓了一些,就是说在革命战争时期,我们铁道部前身是铁道兵,铁道部铁道兵的司令吕正操,他曾经是铁道部的部长,就是先通后备是他的名言,就是抢通钢铁运输线。

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这个铁路的员工抢修是不惜牺牲生命的,上面有飞机狂轰乱炸,下面还继续要抢修,抢修铁路这是革命党时代,现在我们执政党以人为本了,安全第一了,这个理念的转变有一个迟缓。

那么这一个我觉得就是说,我为什么我觉得说它这个对社会的关切,反应不准确呢,这就是一个例子,实际上铁路这个抢通,你看包括我们这个事故的报告,中断了多少小时对吧,他因为中断多少小时,实际上这就是一个钢铁运输线,钢铁大动脉特别是在战争期间,前方需要弹药,需要战备的一些物资,这个抢通这个关键是根深蒂固的。

任韧:好,这是一个涉及到观念转变的问题,非常感谢孙章教授,第一节的时间非常紧迫,先去一下广告,稍候回来马上继续来分析。

任韧:继续来解析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调查报告,首先来请教在北京现场的李成言教授,李教授,我们知道这一份的报告其实特别,已经认定了温州动车追尾是一起责任事故,所以尽管说死者的家属在之前已经和铁道部签订了协议,赔偿协议,前提是不再上诉,但是这一份调查报告对于事故责任的认定,能不能成为死者家属再一次的要求上述并且要求赔偿的依据,您的观点。

调查认定7.23事故是一起人为责任事故

李成言:我觉得这一次的报告是中国政府的一个权威性的报告,那么这个报告具有很强的合法性,那么根据这样一个报告的责任认定意见,作为前面已经接受处理的一些死者家属,还有一些其他的受伤的人员,在处理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些后续的问题需要解决,那么后续问题的解决,我觉得完全可以依据这个报告来做出一个新的一个诉讼,这样才能会对自己的问题有一个全面的系统的这样一个解决,这个报告一定是权威的,可以考虑作为全部问题处理的一种依据。

任韧:好,谢谢,上海现场的孙章教授,这一次的调查报告当中也承认,中国的铁路网扩张速度过快,但是最近有消息说,中国正在测试时速可能会超过500公里的更高速的实验列车,您怎么来看待这个消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实验更高速的列车还有意义吗?

孙章:这个实际上是两个问题,实际上是没有矛盾的,一方面基础设施就是要适度超前不能过度超前,这个过犹不及,孔子就这么说过,只能适度超前不能过度超前,而现在我们南方集团的实验最高速度这根本不矛盾,法国的实验最高速度到了574.8公里,他们还在做试验,做试验不等于运营速度,做试验,我们的试验速度越高,我们的安全,你像法国现在最高可以试验速度到574.8公里,但是它现在运营速度就是320公里最高。那么这个我们也是这样,试验速度越高,说明我们掌握的技术越完备越先进,可是我们运营速度还是保留300公里左右,已经是世界水平了,但是这样我们安全的容余就更大。

任韧:好,非常感谢北京、上海两位教授的解读,也谢谢思璄的参与,感谢您收看《凤凰全球连线》,明天见。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凤凰全球连线 报告未解决两个 个重要疑问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