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吴仁宝追悼会今日举行 华西村称只收花圈不收钱

2013年03月22日 02:29
来源:新京报 作者:吴伟

今日8点08分,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追悼会举行。昨晚,工作人员正在搬运悼念用的花圈到民族宫门口。新京报记者浦峰摄

昨日,正在布置的追悼会现场。马启兵摄

原标题:吊唁吴仁宝华西村“只收花圈不收钱”

中共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曾经说过,他想工作到88岁。3月18日,85岁的他辞世。

今天上午8:08,他的追悼会在华西村民族宫大礼堂举行。华西村民族宫是他日常给大家上思想政治课、开村民大会、各类报告会的地方。当地村民说,这也是他平时在村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地点之一。

“送钱的我们不能收”

自吴仁宝辞世当晚,华西村的地标、位列世界第15高楼的华西村龙希大酒店就熄灭了外饰彩灯,为他志哀。

龙希大酒店的东侧,是曾为让“华西人不淋雨”而建的“万米长廊”。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吴仁宝家就位于长廊的一角。现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第四子吴协恩说,按吴仁宝生前意愿,其葬礼一切从简,灵堂被设在了这座老宅中。

治丧委员会成员在灵堂前对记者表示:“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外来领导,只接受花圈,其他一概不收,这是死规定”,“有送钱的,我们不能收”。

吊唁者太多交通管制

3月19日以来,“万米长廊”两侧逐渐排满了从中央到地方、个人,以各种级别、名义赠送的花圈。墙上,前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到华西村参观等大照片,都被一层花圈掩盖。空气中弥漫着百合花的清香。

设在吴仁宝家中的灵堂陆续接受公开吊唁。华西村民、周边村民、从外地赶来吊唁者太多,华西村为此采取交通管制以控制人流量。

臂缠黑纱的吊唁者们,被分批引进停灵处,与身穿藏青色外套,身上覆盖党旗的吴仁宝遗体告别。

在等待吊唁的人们中,有从周庄赶来,裤脚还粘着烂泥未及清理的73岁老人现场失声痛哭;有现在外出读书赶回华西吊唁,小时候曾被吴仁宝亲手抱过的华西村民;有排了几次长队几次三番重复吊唁的外来仰慕者。

“我来见证一个时代的结束,吴仁宝创造了一个无法复制的奇迹”,从几公里外的新桥镇赶来吊唁的沈女士说。

本组稿件/新京报记者吴伟 江苏江阴报道

■ 人物

“临终嘱托全家坚信共产党”

吴仁宝在很多人眼里以精力旺盛著称。据介绍,临终前,吴仁宝还在想着和村子有关的事情。

华西村原副书记赵毛妹说,家人并未把罹患肺癌的实情告诉他。吴仁宝直到临终,都不知道此事。

3月16日

病危中不忘开会

3月18日,吴仁宝去世。

据媒体报道,3月16日晚,吴仁宝稍微坐起了身,感觉身边人很多,吴仁宝说了生平最后一句话:“开会。现在开始,不要来翻花样了。”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介绍,华西村的接班人、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在3月1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临终前,吴仁宝还嘱托全家人要“坚信共产党”。

“华西村的天是共产党的天,华西村的地是社会主义的地……”曾经,由吴仁宝亲自编写的《要看稀奇到华西》和《华西村村歌》每天12小时在中心村播放。

在吴仁宝的语录中,有“吃透两头”、“两头一致”的说法。华西“既吃透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政策,又吃透本地工作实际;既一头与中央保持一致,又一头与老百姓保持一致”,“不管政治风云如何变幻,国家方针政策怎样调整,华西都能够启动自己的‘响应机制’,一次次避开风险,抓住发展机遇,实现超前发展、科学发展”。

3月15日

关注“两会”情况入眠

孙海燕介绍,从上海治病返回华西村后,吴仁宝还是很激动,念叨着要开会。他提出要总结好十七大经验,完成十八大任务,预测十九大,“思维非常清晰”,孙海燕评价。

3月15日晚,吴仁宝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示意要了解当天新闻。当孙海燕把《人民日报》、《新华日报》上有关国家领导人选举结果,以及“两会”情况读给他听时,“他很激动,手也不断在抖”,孙海燕说。

3月13日

清醒时想去作报告

3月6日,吴仁宝曾被送往上海医治。根据本人意愿,他于3月13日夜里回到华西,病情仍然严重。

3月13日,吴仁宝只要一醒,就念叨“要把大华西4000名村民安排好!”在半清醒状态中,经常要工作人员带他去民族宫,说那里还有好多游客等着。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周丽回忆,3月13日深夜11点,吴仁宝从上海回家,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叫周丽来,报告写好了吗?叫她主持会议”。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陈百雄说,吴仁宝也是没有时间去做身体检查。吴仁宝每天有很多不同的会议,在去年12月份,吴仁宝还曾到民族宫会议厅为慕名而来的人作了报告,题为“社会主义富华西”。

陈百雄表示,吴仁宝的身体状况恶化已有先兆。

孙海燕介绍,2012年11月17日,吴仁宝率领华西村100多人到北京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大型展览。

陈百雄说,吴仁宝当时身体状况不好,咳嗽、高烧39℃,路要走得长就得坐轮椅。回到华西村后,一向相信自己身体的吴仁宝在一次会议上说:“这次我差点就回不来了。”陈百雄说:“他已经感觉发晕了。”

华西村人评价,老书记的风格,是想到就当场布置,想法不过夜。2003年退休后,吴仁宝也保留着半夜召集开会的习惯。多家媒体曾广泛引述一个故事,在获知邓小平南巡讲话内容后,吴仁宝彻夜难眠,当晚凌晨两点召开党员大会要求发动全村人购进原材料,事后一晚就净赚一亿。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吴仁宝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