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吴仁宝四子吴协恩初任书记:太多官话空话 我都不懂

2013年03月21日 00: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后吴仁宝时代,华西村向何处去

前往华西村悼念吴仁宝的村民和各界人士。

回应“家族帝国”传言未来定位“华西城”???

3月18日,原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因病去世,享年85岁。他被称为“中国最有名的农民”,曾将贫穷落后的华西村建设成为中国公认的“天下第一村”。直到去世前几天,他还在为前来参观的游客做演讲。

“后吴仁宝时代”的华西村还会沿袭昔日的路径发展吗?关于吴氏家族掌管华西村绝大部分财富与权力的说法到底是怎样?巨大的经济体量及独特的发展模式,让世人对吴仁宝之后华西村的发展前景充满关切。

回应“家族帝国”传言

江苏华西村,昨天,当地气温骤降近10℃,铅云低垂。阴冷的天空下,不断有当地村民、各界人士,穿过花圈、花篮组成的长廊,赶往设在村中的灵堂,送别吴仁宝。其中有的人是从上海、无锡赶到这里。

在昨天下午的发布会上,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回应了网上的传言:老书记吴仁宝掌控了整个华西村90%的资产,其子孙三代多数人在党委任职,吴氏家族牢牢把控着华西村这条大船。

孙海燕说:“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是不是家族制,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看他整个家庭在华西集团股份占比多少,实际上,老书记的全家在华西集团的股份一个零头都不到。”但他未透露其子女的具体资产。

孙海燕可以说是老书记吴仁宝的身边人,他只有高中学历,原来是车间里的机械工,后来被吴仁宝提拔进了机关,在老书记身边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在记者会的现场,他每每讲到华西村的发展,总喜欢引用一段老书记的名言。

孙海燕说:“实际上,老书记全家几个子女,按照每年完成的经济效益和年初签订的承包经营合同,他们有的可以拿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但是他们只拿到一个零头都不到。”

而华西村规定,所有经营承包者、企业带头人年收入的上限是300万元。孙海燕把老书记和老书记的家人称为奉献者,“贡献越大,奉献越大,拿到手的相对还是比较少的。”孙海燕也承认,华西村的干部和普通老百姓收入是有差距的。“共同富裕不代表一样富。一样富只能导致一样穷,因为一样富,大家就没有积极性。”

他解释华西村管理层收入的分配制度是“二八开、一三三三”原则:华西的每个村营企业超盈利指标部分实行“二八开”,即20%留在企业投入再生产,80%用作奖金分配;奖金分配的原则是10%奖给厂长,30%奖给厂经营班子,30%奖给职工,结余的30%留在企业作为公共积累。

最高决策层

此前有媒体报道,华西村党委的五十多人中,“以吴家为核心的圈子达到36人,占党委总人数的72%”。有学者整理了42年来华西村历任村干部的名单,一个不变的事实是,华西村最高掌权者始终是吴仁宝。

对此,孙海燕一一列举了吴仁宝的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及吴仁宝孙子辈名单。目前,华西村党委一共有19位书记,1正18副。吴仁宝的长子吴协东、次子吴协德是党委副书记,老四吴协恩是华西村党委书记。女儿吴凤英、三儿子吴协平、女婿缪洪达是党委常委。孙海燕解释,当党委常委的人以前几乎都当过书记,但换届选举后退了下来。现担任常委,主要职责是监督和建议,老书记吴仁宝生前也是党委常委。

据介绍,长子吴协东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现任华西村分管教育的副书记,小女儿吴芳是江阴市委常委、副市长,主管农业;次子吴协德的妻子是华西村副书记,其子吴昊是党委常委;老三吴协平有一儿一女,不是副书记也不是常委;老四吴协恩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党委委员,媳妇既非委员也非常委。小儿子还在国外留学;吴凤英的女儿缪华是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其配偶吕苏君也是副书记,分管海运。

“华西村党组班子一共110多人,你们数数吴家人才占多少,根本不算什么。”孙海燕说。

孙海燕认为,老书记把一生都献给了华西村。“学习两会精神的报告写好了没有?”在弥留之际,孙海燕就守在吴仁宝的病床前。他一阵昏迷一阵清醒,断断续续说得最多的话,是要求大家开会学习两会精神,研究全村工作和生产销售。此前,长子吴协东曾两次询问对家庭有什么交代,是否有遗嘱,但老书记都一言不发。

新掌舵人

事实上,有“中华第一村”之称的华西村,早在2003年7月就已经波澜不惊地完成了新老接班人的交接工作??由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接替他执掌华西帅印,担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而吴仁宝其他几个子女分别管理华西集团不同的业务板块。

据大华西村第三党总支书记谢鹤龄说,2003年,吴仁宝之所以选择他的四子接他的班,主要是考虑到他的年龄最小,选他接班,可以长期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并且也事先征求了很多人的意见。后又经过投票全票当选村支书。“既确有老书记威望的原因,也考虑到了他的自身实力与人品。”

谢鹤龄说,吴仁宝在预感到大限将至的那段时间里,他已经与家人、同事、朋友说完了所有想说的话,交代完了所有该交代的事。“他无怨无悔,走得很平静,很放心,真正像一个智者一样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

在谢鹤龄的眼中,吴仁宝四子、现任华西村党委书记的吴协恩与他父亲最大的不同就是性情平和,不像他的父亲那样急躁,但与他父亲一样有眼光有能力。“毕竟也是经过很多磨砺打拼出来的。他当过兵,跑过供销,经营上早有一套。”

谢鹤龄印象中,吴仁宝虽然让吴协恩接任书记,事实上以他的威望、性格与管理习惯,他始终也未完全放弃对幼子的传、帮、带,其间有理解的教诲,也有过情绪激烈的训斥。从2003年始,到2013年止,当他最终撒手离去时,他实际上已经对幼子经历近10年的培养、帮扶。

吴协恩接任党委书记后,村民还是习惯叫吴仁宝“老书记”,称他们是“父子兵”。“老书记”去世后,不少人担心这个在中国独树一帜的华西村究竟何去何从,能否延续。

对这个问题,孙海燕用了一个词就说明了全部: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坦言老书记和新书记是不同时代的人,老书记吴仁宝考虑更全面,而新书记更务实,“但他们总体方向一致,只是做事的方法有区别。”

“老书记是个严厉的人,村里小孩子淘气时大人吓唬:老书记来了!小孩子就立刻听话了。”孙海燕说。而新书记吴协恩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我在做书记之前对政治是不感兴趣的,我负责抓经济。有些理论还是做了书记之后才开始学起来。”初任书记的半年,吴协恩尤其不适应,“太多官话空话,我都不懂。我只知道低头做事。”

周边关系

华西村未来要发展,中心村与周边村的关系能否协调发展是一个绕不开的课题,也是媒体一直最为关心的关于华西村的话题之一。

2001年6月开始,华西村通过“一分五统”等方式,先后将周边13个自然村纳入华西,面积由原来的0.96平方公里增加到35平方公里,人口也由600多户,2000多人猛增到3.5万多人。南有“钱庄”(工业区),北有“粮仓”(农业区),中间是村民生活的“天堂”(生活区),全村总资产超过160亿元,到2012年,华西村年销售收入达524.5亿元,村民人均收入达到8.8万元,上缴利税超过8亿元。也因此使得华西中心村内,外出就读的大学生回村率是200%,他们不仅自己回来了,而且还会带自己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甚至带同学回来。

现年72岁的谢鹤龄说,当年华西村周边的13个自然村并入华西村时,都是各村绝大多数村民村干部自发要求的结果,并经过了全体村民大会通过,又通过填报申请等程序完成的。“是大家都知道华西村有钱了,发展了,希望通过并入华西村共同致富。加入华西村后,村民们都很高兴。”

谢鹤龄以他曾经所在的13村和相邻12村为例,2006年9月合并到华西村后,两村很快就办起上百家小企业。村民的收入也因此大幅提高。最大实惠是,老年人每月可领到360元的养老金,每年给300斤大米和一桶食用油,也因此就有了“囡囡宝宝不如仁宝,既发大米又发钞票”。

未来的“华西城”

说起华西,很多人习惯称其为村,“天下第一村”的名字也稳稳当当地跟了华西十多年。但是谈起未来的发展,华西的干部和村民想的却是“华西城”。他们把未来的“华西城”称为“有华西特色的香格里拉”。

孙海燕表示,2004年的时候华西就开始转型了,过去是从农业走向工业化的,到2000年形成了规模企业,形成了产业链。“但是随着这样的扩大发展,我们感觉到传统工业市场前景衰微。在长三角地区如果朝服务业方向发展的话,可能是一个新的增长点,而且服务业人才比较多,所以我们后来就把服务业作为华西今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据孙海燕介绍,除了产业转型,未来的华西城人口将比现在翻一番。为了达到这个期许,华西的领导班子决定要狠抓三个方面:人口素质、环境、管理模式,但路要怎么走,孙海燕没有透露。

有分析认为,华西村的发展模式至少在短期内不会改变。一是吴仁宝健在时的“动力惯性”还在;二是早在2003年吴协恩接任书记后,向“后吴仁宝时代”的过渡就开始了。只不过吴仁宝去世,让公众对华西村有了更多担心。

文/本报记者奚宇鸣李仲虞

摄影/本报记者郁骁

[责任编辑:PN036] 标签:吴仁宝 吴协恩 华西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