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电大被指沦为文凭工厂 教育模式面临被淘汰
2010年07月14日 16:52北京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上周末,北京广播电视大学一考点数百学生作弊被媒体曝光,被该校负责人称为史上最大舞弊案件。然而,电大教育“宽进宽出”的现状,早已被公众诟病。从50年前创立伊始人们渴求知识的高等学府,到50年后被人们称为“正规的文凭工厂”,电大教育模式正面临被淘汰的危机。

记者手记

别等文凭臭了大街

前有唐骏“读博”,后有电大作弊,两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其实说的都是同一个话题——文凭买卖。

国人对文凭的热望古已有之,像《儒林外史》中的范进中了举,当街便犯了失心疯,一张文凭有多么的重要!当时得到一张文凭有多么的困难!

不过现如今,拿文凭的障碍却越来越小。不管是电大还是“西太平洋大学”,似乎只要你拿得出银子,就不愁得不到一张文凭。区别只是在于钱少的人,便买张只有国内承认、含金量不高的电大文凭;钱多道行高的,自然就可以挂个外国的博士头衔。

文凭卖个一张两张,自然看不出有什么危害,可是如果文凭买卖成了系统化工程,首先用人单位得劳神费力分辨哪个应聘者有真才实学,降低了社会的整体效率;其次文凭发得太多,就如货币之通货膨胀,今后若不是“美国博士”,找工作都难了。最严重的,如果社会评价认为,花钱买文凭并不可耻,全国上下集体上演掩耳盗铃,这样的情形又该如何想象?

别等到文凭臭了大街,再来管这事吧。

为了文凭

“海归”

报名电大

“我来这里就为了文凭,有了这张文凭,我就可以说我是金融系本科毕业的,至于是哪里金融系毕业,我当然不会主动提。”王磊今年28岁,报名电大,是三年前的事情。那时的他,刚从澳大利亚一个不知名的大学毕业归国,经亲戚介绍进入一家知名金融类企业。然而入职后,他发现在澳大利亚学习的知识全然派不上用场,况且自己没有一张金融类文凭傍身,也常常觉得底气不足。

“那时没有考虑太多,只想着这个不花时间,也没有门槛,想进就进,况且价格也不贵。”2007年9月,王磊到北京广播电视大学金融系报名,成了一名“开放式本科教育”的学生,学期三年半,及至今日,他仅剩毕业论文没有提交。

选择电大,王磊最重要的理由是这里“宽进宽出”,报名时,只要有一纸高中学历或大专学历,就可以选择大专或本科教学,无需入学考试;毕业时,也没有太严格的考核制度。

上电大为文凭,这似乎早已成为共识。然而在电大创立之始,并非这般景象。王磊的父亲,恰恰曾在四十几年前就读过当时刚创办不久的电大。王先生至今还记得,每个周末,平日里上班的同学们就会聚集在四中当时的校舍里,听四处请来的老师“讲大课”。而那时电视尚未普及到各家各户,对于需要继续学习的部分,只能去单位“蹭看”电视。

据资料记载,1960年,北京广播电视大学建校,成为全国创建最早的电视大学之一,由时任北京市副市长、著名历史学家吴晗兼任第一任校长。当时学校设有数学、物理、化学、中文、英语五个系及预科。“文革”期间学校被迫停办,1979年复校,并一直开设至今。

“那时候上过电大的,在别人眼中就是大学生了,自然是有文化的人。” 王先生表示,虽然比不上正规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但能在电大学习,也是有知识的象征,不过50年发展之后,电大文凭的含金量下降了许多:“现在要听谁家小孩上了电大,那肯定学习好不了。”

王磊坦言,如果是在知名企业求职的话,电大文凭并不能起到太多作用,但像他这种已经入职,只需要文凭“蒙事”的人,电大的教学方式却能很好的帮自己完成任务:“毕竟这个又简单又便宜。”

平日学习

同学

“没见齐过”

虽说是为了一纸文凭,王磊刚刚进入电大时,自认为学习态度“还挺端正”。为完成学业,王磊每个学期都需要上四五门课,而学习时间都安排在周末。有的时候上一整天,有的时候上两个半天,校外聘请的教师和电大自身的教师,按照普通大学的模式为同学们授课,最开始的一个学期,王磊还找到了些重返大学的感觉。

不过没过多久,王磊便发现,身边的同学越来越少——大家都不来上课了。

“逃课也没人管,有的时候是我跟老师一对一上课,其他人都没来。”由于不少同学早已是职场中人,而学校对于出勤的要求也不严格,因此王磊的同学们慢慢地都不来上课了,看到这样的情况,王磊周末也出现得越来越少:“只要作业交齐了,学校就会让你考试,大家情况都差不多,谁会跟你较这个劲呢。”

而作为“广播电视大学”,如今的电大似乎也正在改变着自己的教育手段。虽然电视台中,偶尔还能看到所谓电大教育栏目,但对于王磊这些新一代的电大学生来说,网络才是唯一可行的教育途径。

“上网视频也有,论坛答疑也有,说是广播电视大学,其实也是在网上学。”王磊报名的学科叫“开放教育”,周末在学校上课,部分内容回家在网络上自学,属于远程教育与教师授课相结合。

不过这样的结合,到了王磊的同学们这里,也正好成为不认真学习的突破口。

“学校有网络教育平台,不过我基本都没上过。”使用王磊的账号,记者登录了“北京广播电视大学在线学习平台”。学习平台系统按照课程分类,学生可以查询课件、教学视频等信息,也能看到任课老师的资料和通知信息,如果有任何学业上的疑问,学生也可以进入专用的学科论坛进行讨论。

不过记者发现,几乎每个学科论坛中的讨论都非常平淡,往往只有学生与老师的一问一答,甚至许多帖子并没有什么实质含义。

“认真学习的同学也有,但实在太少了,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应付完作业就应付考试。”王磊表示,虽然电大目前也采用学分制,但并不像真正大学里有许多可供选择的课程,一般的学生只要凑够学分,完成毕业论文,就可以毕业。”

期末考试

不作弊

会被当“白痴”

当看到电大作弊被曝光的消息后,王磊郁闷了好久,因为他觉得,这意味着今后他的电大考试,将格外严格。

而在他看来,电大考试监管问题被揭发,其实是早晚的事儿。因为在他身边,参加考试而不作弊的同学,几乎一个都没有。

“一开始我也不作弊,后来我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抄,如果你不抄,就会被同学当做白痴。”王磊介绍,电大平时的考试少数为开卷,大部分为闭卷考试,考点往往就在本校。而监考的老师通常有两三人,但不一定是授课的老师,有可能是教职工或者各班主任,每到考试,就可以看见同学们拿着各种小抄“施展技艺”。

当然,作弊并非明目张胆,因为电大考试一直有巡查制度,如果被巡考的工作人员发现,作弊者一样会被严惩,不过这样的情况,王磊和他的同班同学从来没有碰上过:“只要你偷偷的,不嚣张到把书放到桌面上来抄,本校老师通常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监控作弊的另一项举措——使用考场监控设备,似乎并没有得到贯彻执行。

“我从来没看到过考场有监控,要是有监控,大家也不能这么轻松。”王磊表示,作弊曝光会让有关部门加大对电大考试的监管力度。不过在王磊看来:“考场作弊不会就这样终结,大家本来就是来买证的,你突然正经起来,也只能砸了自己的买卖,没人会真的这么傻。”

(文中王磊为化名) J210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吴楠 编辑:李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