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余永定:经济增速下降是必须的代价

2013年11月15日 02:31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余永定:经济增速下降是必须的代价(1)

余永定,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2004年7月-2006年7月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1981年以来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著作10余部。主要包括:《中国宏观经济分析和稳定政策设计》、“日元贬值与中国的对策”等。

余永定近日撰文指出,当前中国出现投资困局,产能过剩凸显投资过度而非需求不足。他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特点可以概括为投资驱动。而投资增长又是房地产投资驱动,可以说中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房地产投资驱动。这是一种不健康的经济增长方式。

中国经济过度依靠投资驱动

新京报:近日你撰文指出当前中国出现投资困局,产能过剩凸显投资过度而非需求不足,今年10月15日,国务院提出未来要“化解产能过剩”,这对未来经济有何影响?

余永定:我同意大多数经济学家的意见:中国经济增长过度依靠投资推动。中国的投资增长速度和投资率可能有些高估,但我相信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还是可靠的。中国多年来投资增速过快、投资率过高是难以否定的现实。

新京报:产能过剩主要体现在哪些行业呢?

余永定:中国目前确实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但这种过剩主要发生在制造业,特别是钢铁、水泥、电解铝、玻璃等。房地产业则很难说是产能过剩。相反,房地产市场上需求相当旺盛、房价还在上升。另外,基础设施也很难笼统用过剩来形容。

新京报:为什么房地产业不是产能过剩?

余永定:我以为,中国经济目前的问题是,自90年代末21世纪初以来,房地产被当作中国的支柱产业,钢铁、水泥、电解铝、玻璃等行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房地产投资驱动的。房地产投资热,钢铁等行业就热;反之则反。2012年房地产投资遭遇调控,自然会影响到制造业投资的增长。

新京报:这说明了什么?

余永定:简单说,中国经济增长的特点可以概括为投资驱动。而投资增长又是房地产投资驱动,可以说中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房地产投资驱动。这是一种不健康的经济增长方式。

化解产能过剩以经济增速下降为代价

新京报:有人说制造业产能过剩是有效需求不足造成的。你认同吗?

余永定:这样说也不错,但有效需求从哪里来?有五个来源:房地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制造业投资、政府和居民消费、出口。

中国房地产投资占GDP比为10%以上,在世界的主要经济体中是最高的。从家庭住房拥有率,人均住房面积等指标来看,联系中国的人均GDP,中国盖房子已经不少了。房地产投资的增长速度应该降下来,应该注重房地产投资结构的改善。应该坚决抑制摩天大楼、高档宾馆和豪华府衙投资。

新京报:是否可以通过增加制造业投资减少产能过剩呢?

余永定:在过去,这是我们在实践中经常使用的方法。“第一部类”单兵独进,通过建造更多的炼钢厂来减少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显然,这种方法是不可持续的,只是把今天的产能过剩推到明天,导致明天更为严重的产能过剩。

通过增加投资克服制造业产能过剩不可取,通过增加出口消化过剩产能也不太容易,世界有多大能力来吸收中国200多亿吨的过剩钢铁产能呢?

新京报:靠什么化解制造业产能过剩?

余永定:总之,当前制造业的产能过剩不应通过刺激投资需求的方式加以解决,整个经济中投资增长速度的下降难以避免。由于投资在GDP中的比例很高,投资增速的下降必然导致经济增速的下降。为了实现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增长方式的转变,经济增速的下降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当前制造业的产能过剩不应通过刺激投资需求的方式加以解决,整个经济中投资增长速度的下降难以避免。

中国处于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方式调整期

新京报:经济增速下降会突破底线吗?

余永定:为了保证经济增速下降不突破底线,中国必须提高消费的增长速度。但是,这种消费的增长应该同人力资本的积累相关、不应该脱离中国国情。为了推动健康的消费增长,政府必须进一步完善中国社保体系、增加公共产品的提供、减少收入分配的差距、消除各种不利于消费增长、服务业增长的价格扭曲(包括汇率、利率、税收等方面的扭曲)。惟其如此,居民消费才可以稳定增长、消费在GDP中的占比才能赶上和超过投资GDP中的占比。

新京报:2014年以及接下来的未来10年,中国经济,从宏观层面到产业层面,走势如何?

余永定:中期来看,中国处于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方式调整期,经济增长速度有所下降是难以避免的。为了今后的可持续增长,付出这样的代价是必要的。

最担心推出考虑不周的政策

Q:2013年中国的经济形势,是否超出了你的预期?

A: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较好表现,不是超出预期的问题,而是终于说明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同仁和我对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相对乐观并无大错。为了加速经济结构调整步伐,同时保证物价的基本稳定,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应该设立在7.5%以下、7.0%以上的区间。以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长潜力来看,实现这一目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Q:明年你最害怕什么事情发生?为什么?

A:我对2014年的最大担心,一方面是未能抓紧时间进行结构调整和实现生产方式转变,以致中国经济最终陷入长期停滞;另一方面是推出一些考虑不周的政策,自乱阵脚。总之,中国的问题主要不在经济领域,而在经济学家难于置喙的其他领域。

采写/新京报记者金彧

[责任编辑:PN038] 标签:制造业 贬值 过剩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