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周为民:不解决政府对市场的控制,腐败不可能解决

2013年11月12日 23:37

周为民:不解决政府对市场的控制,腐败不可能解决

十八届三中全会12日下午闭幕。为期4天的全会听取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凤凰网邀请国家行政管理学院教授汪玉凯、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主任周为民,第一时间解读全会公报。

真正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凤凰网资讯:周老师,此次全会公报提升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重要性,提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社会的关系。这一提法与以前相比,有哪些新含义?具体怎样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周为民:前面我说过的,这一提法反映了我们对市场经济本身的逻辑规律认识达到了更高的水平。在推进市场化改革过程当中,关键在于深化要素市场的改革。多年以来,在商品市场、服务市场上,市场机制充分发挥着作用,但是在资本、土地、劳动力等要素市场上,市场机制并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在要素市场上支配资源配置的主要力量不是市场,而是行政、垄断等非市场因素。

这导致了要素市场的扭曲,而要素市场一旦发生扭曲,整个市场经济就不可能健康运行。所以对于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来说,关键的任务是推进要素市场的改革。

实际上,所谓市场经济,就是由市场配置资源。三中全会公报提出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这意味着各种要素、各种资源都要进入市场,成为市场上可交易的东西,并且在市场价格机制的引导下来配置。三中全会强调统一的市场体系,关键在于要素市场和商品市场要统一畅通,相互反应。要素市场改革,是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基础。

政府与市场关系实际上也是要素市场的问题。政府要从对市场,特别是对要素市场的过多控制干预中退出来,真正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过程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是政府和市场关系的核心所在。这就涉及到政府职能转变,尤其是涉及宏观调控层面的改进。为此既需要在理论、观念上进一步深化认识,也需要采取实际措施。

理论上,过去我们长期把宏观调控理解为政府控制市场的工具,好像宏观调控就是用来限制市场的。这样的认识是完全不对的,宏观调控是为了实现总量平衡,包括为实现特定经济目标进行调解和管理,所以不能把宏观调控看作是对市场的限制,要着眼于在市场充分发挥作用基础上,使宏观调控正确地发挥作用,就像三中全会强调的,一方面是市场在配置资源上发挥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需要准确定位政府与市场的不同作用,不同功能,也就是通常讲的,既不能越位,也不能缺位,还不能错位。

现行审批结构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时出现的怪胎

凤凰网资讯:李克强总理上台后一大亮点就是简政放权。那这次也提到政府的定位,在简化行政权力、创新行政管理方式等方面,具体有哪些改革方法?

汪玉凯:此次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行政体制改革、转变政府职能。今年上半年国务院全面推进行政改革,减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我认为这是下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头戏,因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是此次改革的主要内容,完善体系的核心就是减少政府对市场的不必要干预。

过去政府通过行政审批,行政许可等手段提高市场门槛,过多干预市场。政府权力如果不能够得到有效控制,过多过乱的行政审批不被拿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就很难得到完善。此次全会提出政府与市场关系的问题,我认为重点还是在于政府方面,而不是市场方面。政府改革下多大力度,能走多远,边界线是否清楚,都影响着市场机制的发挥。

但政府改革是有难度的。我们不应该小看政府改革的难度。中国从中央到省市县乡镇是五级政府结构。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上任时,涉及宏观调控的审批事项有4300多项,之后拿去了2490多项。到李克强上任时,还有1700多项,未来5年,国务院要把审批事项再减少三分之一,再拿掉500多项,截止目前不到十个月的时间里,国务院已经精简了334项。

新一届领导集体清晰地看到,如果不把行政审批拿掉,想要政府减少对市场干预,是不可能的。现在的审批结构,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过程中出现的怪胎,存在着审批过广,程序不规范,暗箱操作多等等问题,拿掉这个结构是有阻力的,所以李克强将这比喻为壮士断腕。

第二,政府改革的难点在于政府部门权力能否得到扼制?现在存在着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个人化这样一种趋势。政府部门最难协调,协调背后是触及部门利益。过去市场化改革过程中,最不该市场化的领域,权力,也被市场化了。这导致了部门收费项目多,审批项目多,许可多等问题。

这种模式的发展直接导致了到政府与老百姓争利。在转变政府职能问题上,如果不能扼制住部门利益,都是空的。

第三,政府能否推进自身改革?改革不光改别人,还要改自身,比如说政府透明度能不能提高,政府反四风能不能坚持下去。如果政府自身改革没有实际进展,重新界定政府和社会的关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发挥市场作用等等也都是空的。

我认为在重新构建政府和市场关系方面,政府是主要矛盾方面,政府改革是关键。转变政府职能是非常重要的改革,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又是转变政府职能的突破口和抓手。

周为民:不解决政府对市场的控制,腐败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

周为民:行政审批就是对市场的直接管制。不解决政府部门对市场的控制,寻租盛行、腐败丛生的现象不可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我们看到,过去凡是政府部门有积极性去管的、管的多的事情,一定是有好处的、油水很多的事情;真正没有油水没有好处的事情没有一个政府部门愿意去管。

汪玉凯:近五年来倒台的高级官员,多一半人都和土地出让、重大工程项目审批等问题有关,如果降低了对市场的管制,门槛减少了,这些问题也就减少了,到时就找市场不找市长去解决了,但现在很多情况都需要找政府和市长,所以我说现在的腐败具有明显的制度性腐败痕迹。不合理的审批结构,就是个怪胎,不把这个怪胎拿掉,想改变权力寻租、贪污腐败是很困难的。

周为民:所以对于减少行政审批,减政府对市场的过度干预,不仅仅是保护市场,也是保护干部。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政府对市场 要素市场 周为民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