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震后重建面临生态保护与民生平衡难题(图)
2010年07月07日 06:32经济参考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加吉娘藏族村民拉吉和她的3个女儿。新华社记者何伟摄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结古镇。新华社记者侯德强摄

武警水电部队官兵在结古镇利用大型机械清运建筑废墟。 新华社记者侯德强摄

水体略显浑浊、河道里时而漂浮着一些生活垃圾———这是记者在扎曲河、巴塘河看到的景象。这两条河是重灾区玉树县结古镇主要过境河流,汇入全长800公里的长江上游通天河。

玉树地区每年出境水量达340多亿立方米,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三大河流的发源地,维系着江河中下游的水环境安全,素有“三江源”“中华水塔”的美誉。

地震后,当地部分生态保护项目遭受较大破坏,生态移民和退牧搬迁牧民损失严重。有关人士建议,灾后重建应与生态工程结合起来,两不误、共推进。

当地生态大受影响

“玉树的防洪体系在地震中遭受重创,大量建筑废墟和生活垃圾如果不能及时有效地处理,随着汛期来临,一旦发生强降雨,部分河段发生洪水,就可能进入河道水系,对当地和江河中下游的水环境安全构成巨大威胁”,青海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一名负责人说。

据初步测算,玉树地震后,仅结古镇12平方公里城区范围内,就有9成以上、约610万平方米的各类房屋受损或倒塌,预计产生建筑垃圾总量673万吨,折合404万立方米。

玉树州三江源办公室主任明嘉说,玉树是青海省地质灾害多发区之一,地震后该地区地质构造发生改变,山体滑坡、泥石流等次生地质灾害较多。

位于玉树县结古镇西北85公里的隆宝湖自然保护区,是长江源头一级支流结曲河的发源地,也是国内黑颈鹤最好的繁殖地和生活区,被誉为“黑颈鹤之乡”。

据当地群众反映,以前隆宝湖水位较为稳定,而地震后水位有所下降,可能不利于水源涵养功能发挥,以及黑颈鹤等鸟类栖息繁殖。

“生态问题的根源是贫困”

“地震后,玉树地区各级政府部门把大部分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到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中,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可能受到一定影响。”曲麻莱县县长尕桑说。

2005年我国政府规划投资75亿元,启动了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这是我国最大的生态保护项目。然而由于项目区海拔高、有效施工期短以及受地震的影响,这项工程原计划到2011年底完成所有投资的目标只能进行调整。

青海省省长骆惠宁说,今年青海省将大力推进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力争投资规模达到12亿元,是前5年年均投资的3倍,任务之重、难度之大前所未有。

三江源地区生态问题的根源是贫困问题,是那一方水土养活不了那一方人,是当地生态容量满足不了群众需求———青海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苏海红说。

要提高移民群众“造血”能力

“拯救三江源生态环境,‘减畜’是关键,而要把牲畜减下来,首先要把人退下来。”青海省农牧厅副厅长赵念农说,近年来,近5万名移民群众为三江源地区生态改善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地震中部分移民群众遭受较大损失,生产生活水平跌进谷底,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得到及时有效解决,一些人可能重返草原牧区,这将使几年来政府在生态保护方面付出的努力大打折扣。”赵念农说。

明嘉介绍,4·14地震使玉树地区部分三江源生态保护项目受到影响,围栏、生态监测站等相关基础设施遭受破坏,生态移民和退牧搬迁牧民损失严重。

“需要引起关注的是,一直以来移民群众自我发展能力较为薄弱。”玉树州曲麻莱县县委书记仁青才仁说,在灾后重建中,不能仅对移民群众进行“输血”,更要提高他们的“造血”功能。

尕桑建议,灾后重建应与生态工程结合起来,两不误、共推进。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秦大河认为,政府应尽快出台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的具体实施意见,并尽早建立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实验区。通过建立综合实验区,研究探索生态补偿机制资金渠道、补偿标准和方式等,这将为青海省及全国解决生态保护和建设起到有益的示范作用。

移民群众最缺的是“手艺”

□记者 任晓刚 何伟 青海玉树报道

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夏果滩移民社区,18岁的曲尼说,去年年底他与村里另外9名年轻人到苏州一家电子厂打工,但由于普通话不好、劳动技术不高,只呆了半个月就都回来了。

除了国家每年给的生活补助外,曲尼一家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采挖虫草,但父母年龄大了不能采挖,去年家里只有他一人挖虫草,卖了不足3000块钱。

“移下来的人原来都是牧民,只有一项技能,那就是放牧。”移民社区主任共华尕保说。青海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恒生说,三江源生态移民不是简单的“位移式”移民,如果生态移民没有自我发展能力,三江源地区经济和生态环境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将难以实现。

生计!

玉树是我国著名的“虫草之乡”,采挖虫草是群众最主要的增收渠道,而地震使加吉娘社区不少村民家人或亲戚亡故,在“七七”49天的祭奠期内,他们没有心思挖虫草,而祭奠期过后,虫草采挖期也即将结束,不少人选择留守在家。

38岁的才文欧周是玉树县上拉秀乡结古镇加吉娘社区远近闻名的“狗老板”,已做了10年的藏獒生意。地震前他花30多万元买回来16只藏獒,地震中7只死亡、8只失踪,现在仅剩下一只了。

“没有钱再做藏獒生意了。”才文欧周说,由于他眼睛不太好,挖不到虫草,主要依靠两个女儿去挖虫草,来补贴家用。去年两人挖了110根虫草,卖了3000多块钱。“听说今年虫草不太好。”他说。

墨镜,鸭舌帽,左耳还戴着一只银色的耳环,16岁的嘎玛达杰邀请记者到他家里看看:在家中3间倒塌房屋的废墟上,他的母亲让里卓正在刨挖尚未被砸坏的财物,她刨出了挖虫草的工具,然后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地震中,嘎玛达杰的爸爸和哥哥被砸伤了,而姐姐却永远地走了。记者询问他姐姐的名字,小伙子把嘴贴在记者耳朵上说:“姐姐叫桑丁俄毛。我不敢让阿妈听见这几个字,她一听到就会哭个不停。”

因为要祭奠姐姐,嘎玛达杰一家人49天内不能去采挖虫草。即使挖虫草也许只能他一个人去,因为受伤的爸爸和哥哥需要母亲照顾,还有一个刚刚1岁的弟弟。“大人们都说今年虫草不好,我一个小孩没有把握能挖多少虫草。”他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移民群众每年经济收入的60%以上都依靠采挖虫草。由于入冬以来持续干旱,今年虫草产量可能要大大低于正常年份。

“由于近年来虫草越来越难挖了,而且价格跌了不少,我们村的经济状况从2007年就开始走下坡路。去年我们村牧民年人均纯收入只有1165元。”加吉娘村村党支部书记土丁朋措说。

“唯一的技能就是放牧”

杂多县夏果滩移民社区,位于地震重灾区玉树州结古镇220公里外,是青海省三江源地区一个普通的生态移民安置点,这里受到地震的影响较小。

“自从2007年搬迁以来,全社区237户、2300多名藏族牧民的住房、医疗以及子女就学等条件都得到很大改善。”55岁的移民社区主任共华尕保说,目前,全社区18岁以上、45岁以下的剩余劳动力有近600名,除了每年一个多月的虫草采挖期外,其他时间都在家闲着。

共华尕保告诉记者,为扶持发展后续产业,当地政府投入部分资金在社区主干道旁修建了60间铺面,但目前还没有一户移民经营店铺,主要是没有启动资金,也缺乏技能。

“移下来的人原来都是牧民,只有一项技能,那就是放牧。”共华尕保说,有十几户牧民回到了草原替没有移下来的人放牧,一个月收入200多元。

一门手艺与一项产业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三江源移民群众劳动技能不高。为了提高劳动技能,发展后续产业,去年政府部门对夏果滩移民社区的40名村民,进行了汽车驾驶、唐卡绘画、黑陶制作和藏毯编织等方面培训。

共华尕保说,由于培训资金投入不足,培训时间只有半个月,而且只能从杂多县请来教师,师资水平不高,效果不理想,眼下全村只有2个人开车,其他人并未从事与培训内容相关的工作。

位于地震重灾区的玉树县加吉娘移民社区,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自2004年以来,这个社区已有500多人参加了政府组织的技能培训,眼下从事与培训项目相关工作的不足20人。2006年,当地政府和一家国有企业投资104万元在加吉娘社区建成一家藏毯厂,并对146名牧民进行藏毯编织培训,希望搬迁牧民掌握一门手艺,并打造一项产业。

然而仅仅过了6个月,藏毯厂就倒闭了。村长旦扎告诉记者,由于技能培训不到位,6个多月也没能织出一条成品藏毯,最后管理、技术人员就都撤走了。

地震前记者在该村采访看到,藏毯厂偌大的院落里长满了荒草,30间废弃的车间里空无一人,透过窗户玻璃,可见车间内摆放的一排排编织机依稀如新。而地震后3排车间都成为危房,一些生产设备也遭到损失。

培训经费!

去年曲麻莱县培训经费仅有5 .2万元,而且培训项目较为单一,涉及工种少,主要是藏毯编织、玛尼石雕刻、摩托车修理等。玉树州曲麻莱县县委书记仁青才仁说,要解决生态移民后续产业问题,必须要大力实施素质教育工程,要把职业技能培训放在首位。

青海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恒生说,三江源生态移民不是简单的“位移式”移民,他们搬迁后生存区域发生了很大改变,生产生活方式也产生了根本变化,如果生态移民没有自我发展能力,三江源地区经济和生态环境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将难以实现。所以,移民群众的培训工作至关重要。

玉树州三江源办公室主任明嘉说,目前生态移民人均培训经费为800元,标准太低了,技能培训无法长期坚持。比如说培训一名驾驶员至少需要3000元才能拿到《驾驶证》,而800元的标准是远远不够的。

在未来三年的灾后重建阶段,部分干部和专家建议,应当充分利用灾后重建中的扶持政策和条件,舍得花钱搞教育和培训,使搬迁牧民劳动素质得到大幅度提高;在对移民群众进行生产技能培训的同时,还应当进行生活技能培训,比如子女教育、就医和理财等等,只有这样才能促使生态移民更好更快地融入城镇生活;可通过有组织的劳务输出、转移就业等形式,达到培训与增收“双赢”的目标,同时重视教育与培训的长期性和累积性。

《玉树灾后重建防洪、生态与景观综合规划》基本成型

记者从青海省水利厅获悉,《玉树灾后重建防洪、生态与景观综合规划》专项规划通过了专家审查,已基本成型。负责编制该规划的青海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苏晓波表示,该规划充分考虑了保留康巴文化遗产的深厚底蕴,计划用5年时间把结古镇建成高原生态型商贸旅游城市、三江源地区的中心城市和青藏高原城乡一体发展的先行地区。

苏晓波说,规划以把玉树建成康巴藏区的中心城市、商贸物流中心、世界知名特色生态文化旅游城市为目标,其总体理念是通过构建“城市繁华水景、高原生态水景、地域文化水景”,提升城市的整体形象与品位,为区域社会经济发展注入活力。建成后,扎西科河和巴塘河将像结古镇的两条金色飘带,展现玉树水域亮丽的滨河景观。

巴塘河和扎西科河既是结古镇的防洪通道,也是重要的河流生态廊道和景观轴线。规划集防洪排涝、生态环境保护、景观与水文化、水资源开发利用与保护于一体,增强城市抵御洪水的能力,促进对河流生态系统的保护,同时,提升河流的景观效果,融合地域文化,改善人水关系,为将结古镇建设成为环境优美的高原生态贸易旅游城市奠定了基础。

苏晓波表示,根据结古镇未来发展需求,规划确定了河道、堤防的结构形式以及河流功能分区。在自然生态轴线的西段依托现有的跑马场、公园和河流景观带,东段结合扎西科河和巴塘河滨水空间,形成自然生态旅游景观带。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任晓刚 何伟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