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玉树地震与救援回顾:艰难地告别,坚强地期待

2010年04月21日 14:46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赵洪杰 徐剑桥

玉树州,就像一个“L”形字母,刻在海拔3800米的唐古拉山脉大峡谷内。

按藏文译音,玉树含义为“王朝遗址”或“部落遗风”。这里,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

发源地,境内河网密布,水源充裕,素享“江河之源、名山之宗、牦牛之地、歌舞之乡”、“唐蕃古道”和“中华水塔”的美誉。

如果不是因为一场地震,这个时节,高原上的人们,赶着牛羊,

悠然可触蓝天。

北京时间

2010年4月14日7时49分,一场震源深度仅14千米的7.1级强震,摧折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很多人的第一次直视玉树,竟是以这样惨烈的方式。

大地的痉挛来得暴虐无比

自然的暴力,太过强势。只用了短短一分多钟,生命便被碾压进废墟,遍眼是惊惧与血污。

金色的佛像滚落到半山腰上,换了一个体位俯视震后的玉树。这里是结古寺———玉树州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

前几秒种,阳光刚从东边的高山上冒出头,大地的痉挛便来得暴虐无比———4月14日7时49分过后,玉树结古镇扎西河两岸,悲伤成川。

结古镇往东南25公里的贝纳沟,是一条大峡谷。藏式建筑的文成公主庙,紧贴着百丈悬崖屹立于斯。千百年来,悬崖和巨石上篆刻的数不清的藏经,不曾为岁月的风霜侵蚀。那是写给文成公主的情书。

离开结古镇18公里,玉树赛马会的场地之一巴塘草原,绿草正在翻长,野花遍地催芳。夏季,这里跑马溜溜。秋季,这里牧民转场,牛羊成群。

又一个清晨降临。大多数生活在土木、砖木结构房屋的玉树人,此刻正在酣睡。早起的孩童,有的已端坐教室,有的正在去往学校的路上。距玉树县城约七公里的禅古村第四社,除了三两个村民已牵牛上山,其余300多人尚未出门。

一阵“飓风”从地底下刮了起来。结古寺、文成公主庙、禅古村第四社……陡然伴随大地的颤动,像钟摆一样猛烈摆动,频幅急促得令人眩晕。

住在玉树州粮油站家属院的王志超,感受到了大地的第二次“暴怒”。5时39分的那次晃动,他并未理会。但这一次,王志超从床上跳起,仅挂一条内裤,冲出家门口,他站立不稳,“感觉像一枚乒乓球,被弹来弹去”。

灰尘弥漫后,玉树州新建路周围的几百户人家,在他眼前化作废墟。

自然的暴力,太过强势。只用了短短一分多钟,生命便被碾压进废墟,满眼是惊惧与血污。

县城内,居民神色空洞地涌上街面,藏语、汉语交织中,满是哀恸和绝望。结古镇17岁的桑卓江错在自家的二层小楼开着商铺,地震发生时,他们全家10口人只有4人逃生出来。

在禅古村第四社,土制结构的房子像散沙一般倒了下来。这座共有390人的小村庄,有73座土制民居全部倒塌,28人在地震中不幸罹难。社会计多杰的妻妹手上牵着4岁的女儿,肚里怀着7个月大的宝宝,三人同在倾塌的土屋中被埋身逝。

震中上拉秀乡日麻村,距离州府所在地结古镇30公里。震前,结古镇生活着近10万人。这场猝发的浅源性强震,使得受灾面积达到2万多平方公里,其中重灾区面积近4000多平方公里。

最初进入灾区的玉树州委宣传部副部长卓华夏,在电话中焦急地向记者描述:“大街上到处都是伤员,很多人头上还流着血;州委办公楼四楼会议室倒塌;州职业学校由于校舍倒塌,很多学生被埋在下面;结古镇85%以上民房倒塌……”

当天16时,官方通报了最初的伤亡数字———400多人死亡,上万人受伤。

通报还说,“随着灾情的扩大,有关灾情数据还将进一步上升。”

结古寺未能逃脱这场劫难:地震造成结古寺寺院建筑几乎全部垮塌,寺内唐元时期的珍贵经书和佛像被埋。2名僧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

天刚蒙蒙亮,玉树城内到处出现拉着红旗跑的部队

很多受灾群众没有帐篷,只能扯着薄棉被入眠。大人们让小孩睡了,自己蹲坐着过夜。

地震后,一些当地人和僧侣开始了零星自救。

驻玉树地区600多名武警官兵先期投入救援行动。武警青海总队出动3000多名官兵前往青海玉树灾区救援。14日下午3时,中国地震救援队从北京出发。

玉树县城的水、电全部中断了。固定电话无法接通,移动通讯时断时续,州府所在地3处邮政营业网点全部停业。

[责任编辑:PN008] 标签:结古寺 文成公主庙 加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