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伟长逝世享年98岁 当校长不拿工资没房子(图)
2010年07月31日 05:02大洋网-广州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自从来到上海,钱伟长一直是一名义务校长,他在上海大学不拿工资,也没有自己的房子。

当钱伟长来到上海工业大学的时候,这个学校已经两年没有校长,被上海人称为四等学校,现在,上海大学早已是全国百所重点建设的高校之一。

成就斐然

国际上以钱氏命名的力学,应用数学科研成果就有“钱伟长方程”、“钱伟长方法”、“钱伟长一般方程”,“圆柱壳的钱伟长方程”等。

1941年,钱伟长发表了深受国际学术界重视的第一篇有关板壳的内禀理论论文,当年他获得多伦多大学应用数学博士学位。

1942年,钱伟长赴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喷射推进研究所任研究所工程师,在“世界导弹之父”冯·卡门指导下从事火箭的空气动力学计算设计、火箭弹道和地球人造卫星的轨道计算方面的研究。

1946年,钱伟长与冯·卡门合作发表《变扭的扭转》,成为国际弹性力学理论的经典之作。

1947年,钱伟长在正则摄动理论方面创建的以中心挠度wm为摄动参数作渐近展开的摄动解法,在国际力学界被称为“钱伟长方法”。

1948年,钱伟长在奇异摄动理论方面独创性地写出了有关固定圆板的大挠度问题的渐近解,被称为“钱伟长方程”。

1951年,钱伟长招收我国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力学研究生。

1954年,钱伟长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56年,出版我国第一本《弹性力学》专著,创办了“力学研究班”,该班学员大多成为我国从事力学研究和教学的领军人物。

大师语录

满肚子问题 才算有学问

“我36岁学力学,44岁学俄语,58岁学电池知识。不要以为年纪大了不能学东西,我学计算机是在64岁以后,我现在也搞计算机了,当然不像年轻人那么好,不过也吓不倒我……我不是天才,我的学习是非常勤奋的。”

“应该觉得自己不懂的东西很多很多,那你就是很有学问;你觉得什么东西都懂,你大概是没有学问的。我们要培养这种人,满肚子都是问题的人,这种人是我们国家需要的。培养博士生就是使一个没有问题的人变成有问题的人,也懂得力所能及来解决问题。”

“教育的目的是使学生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工作方法和思想方法,所学的课程也好、专业也好,无非是一种载体,通过这个载体来促使大家掌握这种方法。”

“我一辈子就是这样,所以有人说我不务正业,今天干这个,明天又干那个。我的题目很杂,什么都有,因此有人说我是"万能科学家"。其实不是万能,不过我会去学一类东西,我会看人家的东西,看懂了我自己能下结论,并在这个基础上再做下去。我懂得爬在人家肩膀上,我要永远爬在人家肩膀上。”

(据新华社)

连线本地

钱老与暨大“一球结缘”

本报讯 (记者黄茜 通讯员夏泉、卢健民、刘斌)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著名科学家、教育家钱伟长先生同时也是一名“暨南人”。昨日钱老离去,使暨南大学痛失名誉校长及校董会董事长。

现任暨南大学校长胡军印象最深的是,几乎每次会面钱老都说要善待学生。“他总是讲,年轻人犯了错误,上帝也会原谅。”

钱伟长与暨南大学的缘分开始得更早。钱老自己也常津津乐道,说自己跟暨大是“一球结缘”。

上世纪30年代,钱伟长在清华大学求学。当时,国立暨南大学在上海真如办学,体育运动成绩卓著,誉满海内外。尤其是暨大足球队一直称雄江南,远征东南亚亦载誉而归。清华大学足球队是华北足坛劲旅,钱伟长是足球队成员之一。

有一年,清华足球队南下上海,和暨大足球队交锋。暨大足球队先进一球。清华队在下半场比赛即将结束时,由钱伟长一脚远射,暨大守门员徐亨未能将球扑住,两队握手言和。

据介绍,1994年,钱老在上海会见暨大校友、“台湾红十字会会长”徐亨时,还饶有趣味地回忆起半个多世纪前的这件往事。正如钱老所说:“如果说我与暨大有什么联系的话,那么可以说是"一球之缘"。”钱老怎么也不会想到,半个世纪之后,自己又和暨大紧密联结在一起。

1991年6月,暨南大学举行建校85周年活动。在庆典仪式上,钱伟长被国务院侨务办公室聘为暨南大学名誉校长。1994年l月25日,钱伟长接任暨南大学董事会董事长职务。

钱老之后更关心暨大发展,他曾力主破格提拔35岁以下的副教授,建议在珠海拱北办学,明确提出暨大要进军“211”。

暨南大学校长胡军说,钱老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对学生的爱。“每次会面,他都说,要善待学生、考虑学生的需求。钱老曾经多次引用一句话:"年轻人犯了错误、上帝也会原谅"。”

“三钱”掌故

“三钱”来自同一家族

“吴越钱氏”巨匠辈出

钱伟长生前接受央视《大家》栏目的采访时,讲述了周总理称呼他、钱学森和钱三强为“三钱”的由来。他说,1956年国家搞科学规划,周总理指示要走群众路线,他当时是清华的教务长,他的计划中只有5个项目是与学科有关的,原子能、导弹、航天、自动化、计算机和自动控制。很多本人从事的学科没有进入规划的老先生不同意了,于是大家开始吵,400多人中,只有两个人支持他,一个是搞原子弹的钱三强,另外一个是搞航天的钱学森。吵了一年多,最后周总理说,“三钱”是对的,这就是“三钱”的由来。

令人惊讶的是,这“三钱”都来自于吴越钱氏家族。在江南,钱氏一姓分布很广,主要聚集在江浙两省,尤以杭、嘉、湖地区和苏、锡、常地区为主,都以五代吴越王钱镠为始祖。钱氏家族是无锡乃至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家族之一,历朝历代出过不少状元、进士,到了近当代,除了“三钱”外,史学大家钱穆、新文化运动干将钱玄同、国学大师钱钟书、以及原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原水利部部长钱正英皆属于这个家族。

吴越钱氏家族巨匠辈出,群星璀璨,与贤王钱镠留下的钱氏家训有很大关系。钱氏家训中说:“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利在一时固谋也,利在万世者更谋之。”它同时对后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提出诸多规范,正是这些规范,让一代代钱氏后人奋斗不息。

恩师已逝 追忆长存

上大学子听闻钱老去世痛哭失声

黄丝带绵延数十米祈祷校长走好

“来世还做您的学生”

本报上海讯 昨天早上6时20分,中国力学之父、上海大学校长钱伟长教授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98岁。如今,中国“三钱”最后幸存的这颗科学巨星陨落了,网上网下的悼念活动遍及全国。今天,上海大学将在宝山校区伟长楼国际会议中心和延长校区乐乎楼贵宾厅设立两个悼念场悼念钱老。

上大学子闻讯失声痛哭

昨日,上海大学官方网站页面变成黑白色调,连续刊发了两篇忆述文章纪念钱伟长,随后又刊登了悼念公告。上大方面表示,为了悼念钱伟长,上海大学决定从今天在宝山校区伟长楼国际会议中心和延长校区乐乎楼贵宾厅设立两个悼念场所。

在上海大学校内论坛乐乎社区里,上海师生追思钱伟长的帖子比比皆是。上海大学教授戴世强在论坛上写道:“我原本以为,钱先生能活过百岁,甚至开始策划2012年的ICNM-VI,准备跟他的朋友和学生一起,共庆他的百岁华诞,如今,这一切成了泡影!”他还在网络上开设了一个虚拟的灵堂。

网友“米熙熙UFO”写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自强不息是他为我们亲笔题写的校训。如今,钱老已离我们远去,但是他胸怀天下的气魄永存我们心间。”上大学子纷纷跟帖表达哀思:“校长走好,钱老走好!”

燃亮千支蜡烛送别校长

昨天下午,在上海大学延长校区,乐乎楼前的道路两旁的树木间已经拉起了黄丝带,绵延几十米,一旁还拉出了悼念横幅——“钱校长一路走好,来世还做您的学生”。

自发赶来的同学正在黄丝带、哀悼卡上写下他们对于钱老的悼念。“钱老,您一路走好,您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钱老,上大人永远铭记您!”“无尽的思念、无言的伤痛、无限的感慨、无量的包容。”甚至还有土耳其留学生正在用中文写下他对钱老的哀思。

昨晚8时许,在上海大学宝山校区的下沉式广场上,学生们自发拉起了横幅,上面写着“斯人已逝,精神永存,沉痛哀悼钱伟长校长”,在横幅下面,一辆自行车临时搭起的架子上,摆放着钱伟长校长的遗像。地上,数千支蜡烛摆出了“钱校长,走好”的字样。数百名学生手举蜡烛或者鲜花,悄然站立。

一名今年刚刚考入上海大学的新生专程赶来,参加钱校长的追思会。当“默哀三分钟”的声音响起,很多学生泣不成声。

他从来不端架子

“早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位钱伟长先生了,那个时候,我就读过他的书。”上海大学力学所博导戴世强教授回忆说,他的导师郭永怀是钱伟长的师兄,所以严格说起来,他应该称呼钱伟长先生为“师叔”。但钱伟长非常平易近人,不摆架子,生活上大大咧咧,是他认识的大学者中最平民化的一位。

“2000年以前,他还叫我小戴,后来看我也年纪大了,就叫我老戴了。我还记得2000年夏天,我在乐乎楼前遇到钱先生,站着说了一会儿话。他指指我的肚子说:"老戴啊!瞧你,你的肚子快赶上我了!"我说,"没办法,喝凉开水也长胖!不过,我肚子里的"货色"怎么也赶不上你!"”戴世强教授回忆说,钱先生就是这样,熟人之间说话非常随便,对谁都不端架子。

(《上海青年报》) (来源:广州日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陈庆辉、吴红林、周裕妩 编辑:马翠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