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河北政法界人士:聂树斌口供十多份 一次比一次详细

2013年07月12日 07:13
来源:云南信息报

7月10日王书金受审,有市民在法院外举牌要求公开聂树斌案案情。

7月10日王书金受审,有市民在法院外举牌要求公开聂树斌案案情。

原标题:聂树斌案卷宗里藏了多少秘密

聂树斌十多份口供为何“一次比一次说得详细”?

刑诉法司法解释第106条规定,根据被告人的供述、指认提取到了隐蔽性很强的物证、书证,且被告人的供述与其他证明犯罪事实发生的证据相互印证,并排除串供、逼供、诱供等可能性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

一位河北政法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他因工作需要,调阅过聂树斌案卷宗,其中聂树斌本人的口供有十多份,“一次比一次说得详细”。这一信息目前无法核实。

记者了解到,与外界不同的是,在法院系统,认为聂案不一定是冤案的意见不在少数,这种判断的依据是,聂树斌本人的口供前后变化不大,且无明显证据证明此案存在刑讯逼供。不过,比聂树斌供述了什么更重要的是,聂树斌是在什么情况下供述的。

6月27日下午,律师朱爱民被引入河北省高级法院的一间法官办公室。纸张的陈旧程度显示,这本标注着“聂树斌”名字的档案材料,已被太多人翻阅过。

卷宗有130多页,朱爱民获准阅读了其中的26页,这一部分材料,已在6月25日王书金案二审第二次开庭时由检方当庭出示,当时只是复印件。应律师申请,这次河北高院拿出了卷宗原件。这是8年以来,疑似真凶王书金的律师,第一次接触到聂案卷宗。

多年以来,聂家已换了数拨律师,但谁也没能够看到卷宗,而这意味着申诉工作几乎不可能展开。

申诉律师阅卷难

如果没有在案发十年后曝出“一案两凶”,聂案卷宗也许将永远在法院的档案柜里沉睡。

自2005年起,曾代理过聂树斌案申诉的律师李树亭、张思之,现任代理律师刘博今等,都多次提出阅卷要求,但均无果。

有知情人士称,自2005年3月,疑似“真凶”王书金被捕,聂树斌案的卷宗曾被河北省成立的联合调查组调走。2011年3月,刘博今驱车到石家庄中级法院,要求查阅卷宗,法院档案室工作人员告诉他,该卷宗早已于2005年被石家庄一名法官借阅。

此后两年,河北高院仍拒绝刘博今阅卷,理由是,刑事案件再审申请后到裁定再审前,这段时间没有律师阅卷的规定。

而朱爱民获准查阅的26页卷宗内容,正是6月25日检方在庭上用投影仪放出的那些材料——为了证明王书金不是真正凶手。26页之外的部分,已被鱼尾夹合上。

那个下午,卷宗只在朱爱民的手上停留了很短时间,待朱翻阅完被允许阅读的部分后,等待在一旁的书记员迅即将卷宗抱走。

关键证据“花衬衣”出现了5次

6月25日庭审现场公开的聂案材料,还包括6张现场照片、1张现场提取的物证照片(一件花衬衣)。蹊跷的是,6张现场照片均为黑白照,唯有作为物证的花衬衣的照片却是彩色的。律师朱爱民在庭审中质疑:勘查现场到底有几台相机?花衬衣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在6月25日的庭审中,检方出示的那张被认为勒死受害人的花衬衣的照片,引起聂家原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的注意。他发现,此案目前已出现了五件衬衣:现场勘查发现一件;案发后警方从受害人康某家中拿走了一件;案发后警方曾拿着一件衬衣给聂树斌母亲辨认;警方也曾拿着一件衬衣给受害人康某的家人辨认;6月25日庭审出示的照片中的那一件。

李树亭判断,在聂树斌的供述中,必然提及那件衬衣。问题是,“这五件衣服,是不是同一件?”

王书金提及的神秘钥匙

据律师转述受害人康某家属的描述:现场提取的物证中,自行车和一串钥匙最后发还给了康某家人,其余物证则不知其踪。6月25日、7月10日庭审出示的唯一物证就是那件花衬衣,但只是一张照片,不是实物。

对于那串钥匙,聂树斌是否提及,则是未知数。案发后,那串钥匙很快发还给了康家,李树亭猜测,聂树斌的口供中可能没有提到钥匙,因为“根据规定,有当事人供述的证据,应该记录保存在案”。

关于一串钥匙,疑似真凶王书金的供述很具体,他说:“还有一串钥匙,我觉得没有用,就没有拿,钥匙放在女的西边,自行车东边的地上”。

换而言之,聂可能供述了花衬衣而没有提及钥匙,王供述了钥匙但没有提及花衬衣。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聂树斌 卷宗 秘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