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聂树斌母亲谈王书金案庭审:公诉方鸡蛋里挑骨头

2013年07月11日 04:11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原标题:“一案两凶”,仍不知谁是真凶

昨日,邯郸大雨,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从法院出来便被记者包围,她不知道儿子的案子何时能再启重审程序。

张焕枝的申诉日记

□特派记者朱长振文图

核心提示| 昨日,邯郸暴雨。备受国人关注的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再次在邯郸中院开庭。庭审交锋十分激烈,诉方出示了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现场勘查笔录等,极力证明王书金“无辜”,而王书金的代理律师坚持认为王书金应对此案负责。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也旁听了此次审理。她认为,公诉机关对王书金是“鸡蛋里挑骨头”,而无论王书金案结果如何,聂树斌案都应尽快启动重审程序,“总不能把我拖死再审吧”。

庭审

针对4个疑点,诉辩双方激烈交锋

王书金坚称自己是真凶,检方出示4组证据予以否认

昨日的庭审从上午9点开始,前半段就石家庄西郊一案杀人事实部分进行了公开审理,后半段就强奸事实部分进行了不公开审理,中午12点半左右,审判长宣布休庭,本案将择期宣判。

下午2点,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在邯郸一家宾馆向媒体记者通报上午庭审情况。

在6月25日的庭审中,朱爱民要求休庭查阅证据材料。昨日,公诉方应要求出示了4组证据,包括现场勘查笔录及尸检报告、被害人康某亲属及同事的证言、与王书金同时在石家庄打工的工友证言、王书金本人的三份供述。检方认为王书金的供述存在诸多疑点,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非其所为。

不过,王书金坚称自己是此案凶手。朱爱民称,公诉方出示的证据原件中,仍然没有见到关键证据短袖花衬衫、钥匙等。

法庭辩论阶段,双方争论激烈。“一直争论到中午,还是集中在上次公诉方提出的四个疑点上,我们一一进行了答辩。”朱爱民说。除受害者身高、尸体位置和作案手段之外,双方就作案时间进行了长时间的辩论。

“王书金多次供述是在中午时分作案,但公诉方提供的证据中有康某的两名工友称其晚上离开工厂。这一次,终于从康某丈夫的证言中了解到康某是中午离家后再无消息的,这与王书金供述吻合,但不知聂树斌当年是如何供述的,我们苦于无法看到聂树斌案的全部案卷。”朱爱民说,聂树斌案的卷宗材料约有137页,但法院至今只准许他们复印了26页。

朱爱民就王书金案进行分析,认为有3种结果:一、对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维持原判;二、事实不清,发回重审;三、依据现有材料,对一审判决进行改判。

“无论哪种结果,我认为王书金案都不应该再在河北审了,我希望还能与诸位再在最高法见。”朱爱民称。

庭外

聂树斌母亲称只关心聂案何日重审

“我现在不接受捐款,法律公正才是我最想要的”

昨天下午,从邯郸市中院走出的张焕枝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她说:“我认为公诉机关就是在‘鸡蛋里挑骨头’,你想想,那么长时间了,王书金怎么能记得清那么多作案时的细节?”

张焕枝还称,她不关心王书金案的结果如何,只关心儿子聂树斌的案子什么时间重审,“最高法都批示这么长时间了,总不能把我拖死再审吧?”

1995年,21岁的河北青年聂树斌因强奸杀人案被枪决。2005年,疑似真凶王书金在河南省荥阳落网。自此,一案有了“两凶”,真相成谜。

今年7月6日,大河报记者专程赶往荥阳采访当年抓获王书金的两名办案民警,以期求证王书金当年供述石家庄案时的情况,但几经努力,两名民警始终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而自2005年3月起,张焕枝开始只身为儿子申诉。这个没有太多文化的农妇,把每次申诉经历都记在了日记本里。

6月25日王书金案开庭后,张焕枝再一次到河北高院,这一次,王法官给了一个模糊的说法:王书金案已经开庭了,聂树斌案应该很快了。

很快指的是申诉直接驳回,还是聂树斌案再开庭,张焕枝心里没有答案。

张焕枝告诉大河报记者,就在几天前,3位律师主动找到家里,自愿代理聂树斌申诉一案。至此,负责为聂树斌申诉的代理律师增加到了4人。

最早代理此案的律师刘博今,昨天也赶到邯郸中院申请旁听证,交涉许久无果。

此前,曾有人看到媒体报道后要给张焕枝捐款,但她表示:“我现在不接受捐款,法律公正才是我最想要的。我到死也不会放弃给儿子申冤。”

焦点

一案两凶

真相到底如何?

“目前证明王书金是真凶的依据只有他本人供述,这与当前刑事诉讼法的要求有一定差距”

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从专业角度看,仅凭现有证据的确很难认定王书金就是聂树斌案真凶,但即使如此,公众对聂树斌案仍有疑问,政法部门应该及时给出一个答复。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刘博今在此次开庭前就预测说,法庭应该不会判定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的真凶,毕竟仅凭他本人的口供证明案件是其所为过于牵强,这是疑罪从无法治精神的体现。

旁听的河北省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河北张金龙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金龙表示,在法庭上诉辩双方表现的都很好,法庭对辩护律师的诉讼权利进行了很好的保护,律师显然也做了精心准备。张金龙认为,从法庭陈述来看,目前证明王书金是真凶的依据只有他本人供述,这与当前刑事诉讼法的要求有一定差距,这是对辩方最不利的地方。

“案子发生在1994年,物是人非改变太大,当时的办案证据标准又跟现在不一样,诉辩双方在法庭上争辩的很多情况确实很难彻底搞清楚。”旁听的河北经贸大学法学院教师王韬在庭审结束后说。

据新华社电

见证

聂母日记记录八年申诉路

“等一等”,一等等了多少年……

记者节录了张焕枝的部分日记。这个写满了字的本子,见证了张焕枝八年来的漫漫申诉路。

2005年4月25日,到达北京,高院说没有判决书不受理。26日,到人大信访接待办,没有办成事。

2005年5月13日,到高院交申诉书,都不接。门口传达室告诉我,用信的方式直接寄到高院内。

2006年6月1日,到省检察院,等了一天也不接见我,信访办也不见我。

2007年12月26日、28日,到河北高院刑监庭,庭长和王法官告诉我:留下你家电话有情况会通知你。

2008年4月14日,春节后去了三四次河北高院,每次都见不到王法官。

2009年4月16日,见王法官,老话不变,“等结果”。

2010年9月27日,到河北高院,王法官说,“结果很快出来”。

2011年2月15日,见王法官,说“等一等”。

2012年2月2日,到河北高院见王法官,还是原话让我回家“等一等”。

2012年8月7日,有人打恐吓电话,我报警了。

相关

被折磨多年的另一个家庭

被害人康某家人因隐私被曝光,屡次诉诸法律

与张焕枝一样等待法官答复的,还有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受害人康某的家人。

“我一月打两次电话给法院的王法官,但每次回答都是正按程序一步步进行中,具体详情不能透露。”康父告诉记者。

聂家和康家并不往来。张焕枝说,2005年她和女儿一起到石家庄找康父,因为河北高院说康家有聂树斌案的判决书,结果被康家赶了出来。“人家当时对我们恨之入骨,我说我儿子是冤枉的,他们还是很生气。”张焕枝说,“我理解他,我不怨他,他就这一个女儿还被害了。”

张焕枝仍不放弃,多次打电话恳求康家。最终,她收到了一份快递,里面正是判决书。“我估计是康家寄来的,我感谢他们。”张焕枝说。正是这份判决书,聂树斌案才最终引起最高人民法院关注并被批示。

与张焕枝频繁接受媒体采访不同,康某的父母很排斥媒体。此前,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曾发表文章,将康某的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详细信息公布。后来,其参加网上访谈,再次提及康某的真实信息。这给康父带来很大困扰。2012年3月,康父将刘博今等人告上法庭,一审败诉。

其实最早曝光康某隐私信息的是办案机关。当年,警方将涉及隐私的该案材料,提供给河北当地两家报纸刊登,尤其令康家不能忍受的是,警方还将康某遗体的录像提供给电视台播放,由此引发了康家针对上述媒体的系列名誉侵权诉讼。

2013年7月9日,王书金案再次开庭前,大河报记者联系康父。他说现在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老伴耳聋啥也听不见了。他说并没有接到法院通知去旁听,还问记者“法院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

大河报记者也联系了王书金的家人,嫂子依然对他恨之入骨:“村里人都看新闻了,俺现在还抬不起头,他枪毙了俺也不管,跟俺没关系。”

[责任编辑:PN039] 标签:王书金 聂树 真凶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