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专家谈南海中国策:需要渔业、油气、军事三管齐下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南海问题日益国际化、复杂化,面对南海主权声索各方越来越咄咄逼人的态势,中国在南海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

当前,菲律宾、越南等国正不断大力加强对南海争议岛屿与海域的实际存在和控制,试图以此强化其对主权声索的依据。在一些岛礁上,这些国家建起了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其意图不言而喻。假如中国的行动一味迟滞,则可能陷于更大的被动,甚至面临“出局”的危险。

面对这一局面,“主权属我,自主开发、积极作为”,应成为中国南海策略的指导思想。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中国需要坚持自己的划界主张,不能因一时的外交摩擦而后退。同时,中国的海洋经济开发实力建设,应在项目经济性的基础上,稳步推进深海勘探和开发。

而在另一方面,中国也应坚持通过磋商和对话解决争端的理性态度。除了保持双边的对话与沟通,中国还正与东盟国家商谈制定“南海行为准则”,作为落实十年前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一部分。该《宣言》的宗旨,是有关国家共同致力于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南海里的中国

中国在南海的存在,需要渔业、油气和军事三管齐下

本刊记者/韩永(发自海南、北京)

去南沙之前,梁亚薛就被提醒在那儿要“留点神”。

那些在海平面上或隐或现的小黑点,是关系微妙的各国军队驻守的岛礁。稍有不慎,就会闯入有关国家的势力范围,有可能被警告、驱赶甚至武力袭扰。

对他来说,去南沙之前非常重要的一课,是研究这一水域的礁盘分布。最要紧的是弄清楚哪些是中国驻守的,哪些是外国驻守的。如果有可能,还要研究一下各国驻守人员的脾性。

到南沙后不久,中国驻礁官兵就告诉梁亚薛和他的同伴:在南沙,最好远离那些外国驻守的岛礁。他们同时被告知,在南沙一带,经常有越南的武装渔船活动。

梁亚薛是三亚市的一位船长,有32年的出海经历。2010年5月中下旬,他受有关部门之托,带着几个研究人员前往南沙,进行渔业资源调查。海南省水产研究所捕捞资源加工研究室副主任刘维,是随行的人员之一。

这次经历,让他们见识了一个富饶之地,也见识了一个是非之地。

存在正常化

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大陆在南沙实际控制的岛礁有7礁8点,即永暑礁、华阳礁、渚碧礁、赤瓜礁、南熏礁、东门礁和美济礁。其中美济礁有两个点:一号点和二号点。

从地图上能看出,这7个礁盘的周围,分布着数量众多的其他国家控制的岛礁,几成犬牙交错之势。刘锋说,在南海诸岛中,越南占领了30个,菲律宾9个,马来西亚5个。

有些国家控制的礁盘,与中国控制的礁盘距离很近。比如越南控制的鬼喊礁,距离赤瓜礁仅有4海里。当梁亚薛从赤瓜礁拔锚驶往南熏礁的当口,一艘渔船从鬼喊礁方向径直向他们开来,挂着越南国旗,上面拖着长长的电台天线。梁亚薛和同伴心里一紧:难道遇上了武装渔船?后来,中国驻礁部队发出信号弹警告,那艘渔船才知难而退,改变了航向。

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杜文龙曾经撰文,透露周边国家在南沙岛礁的驻军规模:越南2000人,指挥部设在南威岛;菲律宾100人左右,指挥部在中业岛;马来西亚120多人,指挥部在弹丸礁。

中国大陆在南沙的守备,由隶属于南海舰队的南沙巡防区负责。具体的兵力不便透露,但海军大校、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李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南海,中国相对于周边国家,还是有比较明显的优势。

国家海洋局一位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上世纪90年代,他陪同一位南海舰队高级将领视察南沙驻岛部队。看到南沙海域被周边国家肆意侵占,这位将领气愤难平,说:“不用其他军队,我们南海舰队打它两个来回都富富有余。”

国家海洋局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许森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中国大陆所控制的7个岛礁中,永暑礁和美济礁的条件最好。现在前者已经有一个永久性的港池,而后者只有一个渔政养殖基地,潜力还没有被充分挖掘。

而越南和菲律宾,目前在所占领的岛礁上已经有了机场。前者是在南威岛,后者在中业岛。

中国驻礁部队的基础设施,近些年已有大幅改进。1988年3·14海战前夕在赤瓜礁建起的第一代高脚屋,如今已被钢筋混凝土的建筑取代。但这些记录着南沙峥嵘岁月的高脚屋大多被保留。立此存照,以教育后人。

远远看去,这两种跨时代的建筑并排矗立在浩渺的大海上,有一种强烈的历史画面感。当年,华阳礁上的六位战士,为了守住主权碑,在瓜棚式的高脚屋里站了7天6夜,被称为“华阳六虎”。

在赤瓜礁和南熏礁,梁亚薛和刘维都收到了手机信号。但这不是中国的信号,而是越南的信号。他们不知道,就在这次考察期间的5月20日,永暑礁建立了移动服务基站。到2011年9月9日,手机信号覆盖了中国大陆控制的南沙7个岛礁。

在此之前,西沙的移动信号已经开通。2007年底,西沙的永兴岛、珊瑚岛、琛航岛开通了移动信号;2008年1月,西沙群岛的中建岛、金银岛和东岛也开通了信号。

手机信号的开通,让中国最南端的邮局——设立在永暑礁上的南沙邮局的业务开始下降。这个上世纪80年代末设立、只有1名工作人员的邮局,此前一直是岛礁与内地的情感纽带。

另外,中国岛礁的变化还包括:随着海水淡化和雨水收集系统的建成,如今的岛礁已经告别了淡水短缺的时代;原来只能长出一种太阳花的礁盘上,如今在大陆泥土的滋养下,生机盎然;永暑礁上的“四防菜园”,如今的产量已达上千斤,不仅能满足永暑礁驻守官兵部分自给,还能补贴给中国士兵驻守的附近的岛礁所用。

这些变化,让中国在南沙的存在趋于正常化。这不仅对军事的存在意义非凡,也为今后民间的存在创造了条件。

民间路径

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锋说,周边国家在其侵占的南沙岛礁上的民事存在,越来越成为中国以后解决这一区域问题的障碍。

与中国大陆所控制的皆为礁不同,越南和菲律宾占领了一些岛屿,这为其基础设施的建设提供了较好的条件。像越南所占的南威岛,是南沙除太平岛和中业岛之外的第三大岛,岛上有无线电发射塔;岛侧有两个码头,修建有一条长600米的混凝土跑道和直升机坪,可起落中小型运输机和小型螺旋桨飞机。目前,越南政府在该岛上驻扎了一个营的兵力,约600人。上面还有军人家属区、居民区、酒店、医院、学校和寺庙。刘锋说,岛上所有的民用设施都非常完备。这体现了越南对南沙岛礁管理的一个思路:军民结合,往民用方面发展,推动民事管辖。

南威岛上,现在已经出现了第二代居民。“他们在岛上生,岛上长,已经产生了很强的归属感。”

这会对中国今后处理南海问题带来很大的困扰。面对这些普通民众时,通常有些强制措施不得不受到限制。

而国际法也倾向于支持实际管辖。而民事管辖,又是最有说服力的实际管辖。

刘锋说,在南沙争端问题上,中国在历史占有和管辖上拥有无可辩驳的说服力,但在实际占有和管辖方面,周边国家始终图谋“固化”其非法侵占所得。

目前由渔政实际管辖的美济礁,是中国在民间管辖方面做出的尝试。渔政将该礁的经营权,交给了海南省水产局原副局长林载亮和他的合伙人,做网箱养殖。

这是一个艰难的尝试。由于前方没有补给基地,养殖所需的大量鱼饵,不得不从海南千里迢迢运过去。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很多业内人士都表达了在南沙建立前沿基地的愿望。三亚福港水产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魏立凤说,要想在南沙立足,非要有一个综合的码头不可。它负责后勤补给,渔船避风,以及收购渔民的渔获。三亚榆丰渔业合作社理事长林鸿永,也表达了类似的期望。

许森安说,美济礁成为基地的条件非常理想:它有3个口门,最大的一个水深4米??6米,稍微清理一下,航母就能进去,并且能在里面掉头,不需要拖船。另外两个口门,一个可进几千吨的船,另一个可进小渔船。

湖的面积也足够大,航道也是现成的。在里面可以建港,也可以建设机场。这样,一个大型的基地就成为可能。

 
[责任编辑:PN018] 标签:南海 南沙 新闻周刊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