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马来西亚专家:东盟国家希望中国请吃饭 美国帮看门

2013年10月14日 14:12
来源: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0月13日《寰宇大战略》,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近日相继出访东盟国家,南海问题再度引起全球关注,近年来南海的主权争端日益激化,加上美日两国从中挑拨离间,使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受到损害。10月9日举行的中国与东盟领导人会议上,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展现了温和灵活的姿态,承诺将确保南海的航行自由,并愿意与东盟国家着手制定启动南海行为准则正式谈判的路线图。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南海战略已出现调整,这种调整能否有效缓和南海的紧张局势,化解东盟的战略疑虑和美日的外交围堵。

邱震海:寰宇大战略,运筹帷幄中,大家好。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最近先后在东南亚进行访问,就在今天晚上我们节目播出的时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还在继续他的东南亚之行,然而不知道观众朋友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微的变化,最近中国在东南亚的思路或者说战略也许出现了某些微妙的调整。尤其体现在最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东亚峰会上的一些讲话,包括航行自由权问题,同时还包括南海行为准则继续推进问题。所以看看今天我们两位嘉宾,一位是来自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现任总理的前任秘书,比较复杂,胡逸山先生,同时还有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王义桅先生。先看看逸山兄,从东南亚的角度,你有没有观察到中国领导层,也许这是我作为媒体人士一个解读,我是作为一个过度的解读,你有没有感觉到?

胡逸山(马来西亚总理前政治秘书):其实在过去几个月来,我们都看到中国的领导人包括习主席包括李总理包括外长等,都不断的释放出这些善意来。李总理在这次峰会上所说的话,坦白说之前比如说外长也说过了,中国在南海方面并不是想要跟东南亚国家有很大的冲突,可是大家比如说希望有航行的自由,然后大家对这种主权的争议用和平谈判的手法来解决。

邱震海:马来西亚方面怎么解读最近中国,如果你认同这次出现的一些微妙变化的话。

胡逸山:马来西亚其实跟中国虽然在南海有领土冲突,可是在这方面我们通常是双方都搁置在一旁。我们看到其他如菲律宾、越南这些跟中国争的比较激烈的国家,这一次他们的表态也并没有去否定等等。所以我们希望这样的情况下大家都能够冷静下来,然后专注向经贸方面发展。

邱震海:在海外,包括我们在海外是解读中国有细微的变化,北京方面的学者,身在庐山是不是能够看清庐山的真面目?有没有变化?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我想还是有些变化的,从战略政策上我们还是有连续性的,但是从心态上我们对局势的判断上觉得思路上还是有些变化。第一个判断我们认为以前美国所谓的强制重返亚太,使得中国有点慌张或者有点疲于应对的这种感觉,现在看起来也是强弩之末也好,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好像中国做错了什么。第二个判断,我觉得东盟这样一个发展跟中国的关系,尤其刚才他讲的经济合作的必要性,我觉得非常有信心。

李克强谈南海争议:传递哪些新信息?

邱震海:我们现在就来看看,这次从习近平到李克强到底在东南亚释放了哪些信号。刚刚过去的10月9号,李克强在中国和东盟领导人会议上表示宁静的南海是各国之福,中国愿意,后面我念的慢一点,这才是问题的重点,愿意保障南海航行自由,并着手制定启动“南海行为准则”的正式谈判路线图。这个跟中国以前的立场似乎从我们海外媒体的解读有所不同。

中国与各方能否就解决南海争端达成共识?

我们看看过去中国的立场是怎么样的,第一,过去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首先是主张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南海问题,同时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了一个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这只是一个宣言,他没有法律约束力的。然而现在是要开始搞一个南海行为的准则,这是有约束力的。在这方面2012年开始,中国称只有建立互信之后才能开始,换句话说中国对于所谓的有法律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还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若即若离的态度。关键是南海航行自由,这个西方人说Freedom of navigation,据我的记忆所及,是从2011年11月。在当时的东亚峰会上,我记得当时2011年10月份的时候我到日本,日本人就跟我说下个月在东亚峰会上我们要正式提出航行自由的问题,果然那次当时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东亚峰会上是显得相当被动的,因为所有的南海航行自由它是涉及到全世界的利益,无论是印度还是日本,美国当然不用说了,连欧洲连非洲都很感兴趣了。东盟方面主张是多边解决问题,2002年它也跟中国签定了南海行为宣言,同时2011年就刚才我说的,在那次的东亚峰会上联合美日共同要求确定航行自由。2012年菲律宾和越南谋求东盟通过单方面拟定的“南海行为准则”遭到拒绝,2013年9月,首次与中国就“南海行为准则”进行磋商。

我们再看看美国的态度,美国也是跟东盟一样的主张多边解决,呼吁中国与东盟尽快就南海准则达成协议,并鼓励东盟协调一致,在同中国的谈判南海准则方面要加大力度。与此同时,美国注意第三方指责中国干涉南海航行自由,力图将南海问题国际化。2013年8月,美菲发表联合声明,声称要维护航行自由,这是个过去的历史背景,现在我们看看最新出现的动态。

中国处理南海争端态度已现缓和?

新加坡你们的老朋友郑永年先生是接受联合早报的采访的时候他这样说的,他说这一信号意味着中国改变了以往将主权和航道安全分开处理的方法,将安全战略与各国海上航行利益一同考虑,展示了更加开放的态度。新加坡另外一个学者,华人学者李明江是说中国过去处理南海问题的方法挫伤与东盟的关系,最近半年来对东盟采取“更温和、更吸引人、更灵活”的战略,对于海外媒体这种解读,你认同吗?他们到底是切实的反映了北京方面的态度,还是过度的解读了北京方面的态度?

王义桅:我想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从他的方面解读有他客观的道理。

邱震海:你现在告诉我对不对还是错了?

王义桅:在我看来他们都有道理。

邱震海:换句话说北京确实在调整,确实在显示出对东南亚更温和更吸引人更灵活的态度。

王义桅:那当然是这样的,所谓的南海航行自由,首先什么是南海的航行自由,是不是南海航行自由真的遭到了这么大的威胁。李总理说的很清楚,每年十万只船只没有受到什么所谓的南海航行自由的威胁,另外谁影响了南海航行自由,是不是因为中国还是因为中国跟周边国家有关的领土争端引起了南海航行自由呢?事实上仔细看一下。

邱震海:在操作层面上是很复杂的,你现在说说容易做出来很难,中国是12海里的公海是没有问题的。中国说专属经济区是两百海里,两百海里的地方既不是中国的12海里的主权范围,但是同时又是中国的专属经济区,这部分是属于public water。所以当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其他国家的船只经过这个地方的时候,中国允不允许他们经过,要不要提出质疑,这是一个技术上操作的问题。

王义桅:但是public water这个概念实际上是有问题的,美国以前用一个叫全球公域这么一个概念,这里面美国当然知道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另外他说这次全球的作为公共的,但是不是真正的。

邱震海:下面就是操作,问题来了,无论是你说的public water这个定义有没有问题,当然美国的船只或者其他国家的船只经过这个区域,经过被中国认定为是两百海里的这个专属经济区域,中国要不要出来干预?

王义桅:这当然讲是无害通过船。如果美国的航空母舰美国的舰队船,当然不是无害通过。

胡逸山:现在处在一个蛮微妙的情况,中国以前是说主权和航道安全是分开,现在可能混在一起谈。恰恰东南亚国家我觉得现在反而是比较赞同中国以前的提法,主权分一块谈,航道自由分一块谈。主权方面中国希望是双边的谈,东南亚国家可以考虑,但是希望多边的谈,就解决主权问题。航道方面看起来大家现在不管是中国还是东南亚国家,都认为是可以大家多边的一起来谈,如何的维持航道的安全。其实我们也要考虑的一点,除了说美国航空母舰经过中国专属水域之外,这些地方有很多比如说不管是人道援助或者是还有很恐怖的海盗的这种行为,大家就要共同打击。

邱震海:先看看东南亚的立场,相对来说跟中国有点接近。我们看看中国学者的解读,金灿荣先生说中国领导人接连出访,旨在化解东南亚对中国的战略态度,贾庆国是说因为各方努力,尤其是中国保持克制,南海问题南海局势趋于稳定,稳定两个字是不是过于乐观还是反映客观现实。另外北京航空大学有一位战略学者是这样说,南海危机已经过去,因为中国不急于解决主权争议,以免冲淡发展经济的主题。

[责任编辑:PN040] 标签:东盟 南海 邱震海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