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建党伟业导演黄建新:政治电影是最大的商业电影

2011年08月30日 11:32
来源:人民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编者的话:近期,主旋律电影成为中国影视的一道亮丽风景。相比过去而言,这些主旋律电影打破了普通观众对其的刻板印象,突出了可亲、鲜活与自然,赢得了好口碑和票房。那么,主旋律电影的出路究竟是更真实地表现历史,还是丰富地呈现人物的情感,或者加入更多受大众欢迎的商业娱乐元素?

政治在中国是最大的商业题材

贾磊磊:你在电影界20多年,从导演到总经理,从总经理到监制,又从监制回到导演,电影业里的许多重要角色你都出任过。在电影史的研究视野内,你是一个典型的电影作者。你如何看政治题材的电影呢?

黄建新:政治题材是类型电影中的一种,中国的国情就跟前苏联一样,在这种国情下,政治电影是最大的商业电影,因为全国人民关心政治,所以,内容所辐射的影响面是最大的。会拍、拍好赚钱是必然的,甚至比别的题材更该赚钱,因为这是国家的产品。

贾磊磊:主旋律电影拍了二十多年,你觉得主旋律电影的问题在哪儿?或者你们现在要改变的是什么?

黄建新:大家都在谈“主旋律”,我们拍的是政治电影,我没有主旋律的概念。商业电影《唐山大地震》、《集结号》不都是主旋律电影吗?其实主旋律电影不是特指的,电影就是主流意识形态中的一种。

贾磊磊:中国电影在实际意义上讲分三大类:艺术电影,就是投资比较低的,或者说不讲商业回报的电影;商业电影,像《满城尽带黄金甲》、《非诚勿扰》、《三枪拍案惊奇》那种以市场价值为取向的电影;主旋律电影,比如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体现国家意志的。我们其实比较在意的是,主旋律电影如何进行商业化的运作。比如《建国大业》其实就是主旋律电影商业化的典范,《风声》是商业电影的主旋律化的标杆,这两者的结合是很重要的,不能把主旋律电影与商业电影对立起来。

黄建新:是。我始终认为政治电影在中国有很大的商业市场。

贾磊磊:在你们之前,八一厂拍过《大转折》、《大决战》、《大进军》之类的影片,你觉得现在你们拍摄的影片跟过去的区别在哪里?

黄建新:一开始的想法就不一样。故事都一样,就看你怎么样讲得好看、讲得生动。过去“主旋律电影”的问题就在于把主旋律当某种需要的任务完成,而我们注重的是将丰富的历史内容怎样介绍出去,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在编年体历史中寻找戏剧性

贾磊磊:以《建党伟业》为例,你们与以往拍主旋律电影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黄建新:是在编年体的历史中去寻找戏剧性,并且在这个基础上选择必要的时间节点。这部电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寻找这个戏的历史心理轨迹。中国近代史就是一个民族的心灵史,通过人物的心灵轨迹来寻找这部历史剧的内在结构,找到的话戏就有了,找不着就没有了。

贾磊磊:当初怎么会确定“心灵史”这个命题呢?

黄建新:拍这么大的戏本身就需要一个特定的话题,这是市场的需要,是电影作为文化产品的基本功能,也是一种规律。每个人对待历史的方式不同,你解释的时候大家就会关注,你要用现代电影的方式去讲去解释,它带给你阅读的感觉跟图片的感觉完全不同的,你会通过影像产生联想,那个联想的力量很大。

贾磊磊:你们的编剧是在贯彻这样的总方针吗——在历史里找故事?

黄建新:对,我们一般先去拉流水帐,把每年每月历史的节点发生的有意思的事儿都拉一块,搞清楚最重要的事情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不是一次历史的选择,而是必然的选择,然后开始写怎么必然。过去写是从五四开始,现在从1911年往前延伸,通过写一些改朝换代的大事件寻找必然性,把这种逻辑理顺之后,在这种逻辑下就有一种国民心态。为什么会出现五四运动,为什么一战胜利以后人们会突然对政治、对国家命运产生改变的想法?所以,可以看出这就是心灵史,导致最终要求变革。我们就是在这种逻辑下找戏剧关系,找人物心理联系。

贾磊磊: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的金一南将军写了一部中国革命史《苦难辉煌》。其中写到共产党从成立到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共用了28年的时间。国民党当时占有着国家的全部资源,包括政治权力、经济命脉、军事力量,但是最终还是被共产党推翻了!为什么?其实靠的就是信仰的力量,共产党有一批人抱定着坚定信仰的人。

黄建新:其实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生命的热情,历史就是生命的燃烧过程。这个过程中年轻人是最单纯的,他们的激情像火山爆发一样往外涌,这种状态就表现在这批年轻人脸上。这是最感动人的!

电影导演必须研究观众作为消费者的心理诉求

贾磊磊:你觉得今后大的电影工业格局形成之后,艺术电影的空间在哪儿?

黄建新:独立电影,跟美国一样,就是电视台放。美国HBO里好多电影比院线内的好看,深度也比院线的深。

贾磊磊:但是它不能进入主流的商业电影院线。

黄建新:在商场里,再土的衣服都有人买,这就是消费。消费没有对错,只有喜欢和不喜欢,没有高或低,或雅或俗的观念。艺术电影是评价体系,商业电影是消费体系。什么是评价体系,就是文艺片、艺术片,它是具有人类普世价值体系的。但我们得认识到电影是个消费市场,是视觉、听觉商店。我是觉着评论界恰恰是要帮助电影业把道理说清楚,这样才会尊重电影业,才会促进怎么样做好电影,要不然都是空话,都是按逻辑推出来的,而不是真的。我一直在强调千万不要光开会从理性上分析“应该是这样”,一定要从心灵深处觉得对了,得把话深入浅出地讲清楚,得解决基本概念问题。其实,要教孩子们一门重要的课就是原则——工业制度的原则,政治制度的原则。电影不是随心所欲的事情。商业电影是一种规律,因为它有一个投资回收的过程,如果你的作品符合这个规律,任何问题都没有,一旦触犯了规律,你就得付出。

贾磊磊:现在我们看到,中国电影产业化是必由之路,不管遇到多少困难,出现多少问题,都要充分肯定中国电影产业历史的抉择。不要因为有些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怀疑电影产业化的道路。

黄建新:对,不然那就是帮助美国人灭我们自己。WTO的合约使得不能不进他们的影片,这样就会导致咱们只看他们的电影。那是最糟糕的!

贾磊磊:好莱坞拍了好多续集式的电影,尤其是古装历史题材的,往往都很赚钱。可是我们现在除了武侠这种类型的影片,其他历史题材很难形成一个系列,比如说《关云长》、《战国》、《赤壁》这样的电影。其实,如果做得好应该是产业化很好的品种。

黄建新:我是觉得电影的原点是从哪里开始,这就决定了一部电影的方向。以前我们认为电影的人物干瘪,语言枯燥,情节雷同,是编剧的问题,但我认为根本就不用编,用纪录片的形式就很精彩。重要的是历史再现,是“探索频道”的历史再现。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商业电影 政治电影 黄建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