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刘耿:腐败是最大的敌人 它为敌人制造同路人

2011年07月04日 13:05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刘耿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他们本不是共产党的同路人,是国民党制造了太多的末路人。

文| 刘耿

一个午后,余则成打开收音机,传出了来自延安的声音:“要走就走大路,大路上风景好。”“作者:晚秋”。---共产党又多了一个同路人。

电视剧《潜伏》中喝洋墨水的学生妹晚秋,之前的“代表作”是:“忧伤被泪湿坏了翅膀,甲骨文说我太古老,一滴血落在粉嫩的腿上,油纸伞说浪漫已经死掉。”

“同路人”作为专有名词,本就是文学的范畴:是由托洛茨基于1923年首先提出来的,指的是苏联文学中,资产阶级作家和无产阶级作家之间的一个作家阶层,在政治上同情并拥护苏维埃政权,但世界观还不是无产阶级的。

朋友,可以不是同志。

除了笔杆子,枪把子、锄把子、锤把子,甚至印把子,都扛在肩上加入进来,随着步履的颠簸上下晃动,构成了行进中的中国的一道多样的天际线。

路,是从没有路走出来的,路也是被走宽的,越来越多的人并肩同行,小路成了大路,支流成了主流。我们想要探究的是他们何以从彼路渡到了此路。

“路”是中国150年来最大的政治隐喻。鸦片战争以降,闻人、文人忧于庙堂、虑于朝野的主题就是找一条路。洋务派、维新派、立宪派、改革派、革命派,一条一条地试过来。辛亥革命之后,又有实业救国、主义救国、民主共和救国多条道路,也揭开了中国政党政治的序幕。

既然是在摸索,且没有截然分明的界限,就难免反复地变道,你走了我的路,我走了你的路。最容易串的两条道是国民党、共产党。在当时中国的多个党派中,国共两党是共识最多的。

在大陆并存的短短28年中,两党合作的历史长达14年。中国共产党的“同路人”,占多数的不是鲁迅等文学家,是廖仲恺、李宗仁等国民党人。这部分人成了共产党的同路人,恰恰不是因为国共的相同点,而是两党的不同点。

第一次国共合作就掺杂了国民党内不少的反对声。这种僵硬而矜持的姿态,决定了自1921年至1949年的28年间,国民党从来没有真正意识到共产党的生命力有多强大。三年解放战争,只是到了最后一年,国民党才惶惶然地发现,身边包括“朋友”全是敌人。

他们本不是共产党的同路人,是国民党制造了太多的末路人。据蒋经国叙述,他父亲真正思考和研究失败的原因,是在引退于奉化之后。蒋介石认为,国民党的失败,在于国民党本身的腐朽。“党部成了衙门,党员成了官僚,在社会上不仅不能发生领导的作用,反而成了人家讥笑侮辱的对象。”

在争夺全国政权的过程中,国民党的失败和共产党的胜利是同一个历史进程。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中间道路可走。中间派人士只有“站队”的选择,但这条路不是自己的初衷,于是便成了同路人。与其说是共产党统战统来的同路人,不如说是国民党推送来了同路人。

毛泽东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历史告诉我们,腐败是最大的敌人,它会为敌人制造同路人。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同路人 刘耿 敌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