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曲泥石流幸存者回忆:一栋楼向自己家中撞来
2010年08月11日 10:18工人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8月10日,舟曲的早晨。在舟曲林业局的院子里,产业开发科副科长李惠华,疲惫地坐在一把旧椅子上。昨夜,他刚掩埋了一位亲友的遗体,两天来,算上5位亲友和3位素不相识的遇难者,他在泥石流的废墟中挖出8具尸体,并协助处理了后事。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他带着两个孩子艰难逃生。经历了生与死的磨砺,他说:生命最珍贵,让遇难者安息。

李惠华家住舟曲北门,是受灾最重的地方,许多楼房在瞬间被夷为平地,曾经住户满街的大道如今被淤泥覆盖。他说:那天晚上的感觉很奇怪,闷雷一直在响,声音很大。

他在家中照看着两个孩子,大的9岁,是个女孩,小的只有1岁,是个男孩。妻子在舟曲县城开了间小店,这时还在店里忙碌。他们都没想到,灾难正在悄悄逼近。

雷声渐大,李惠华怕刮风,关上窗户,顺便看了一眼窗外。闪电在北面的山尖上,仿佛离舟曲县城很远。但是诡异得很,明明没有大风,屋外却响起龙卷风般的吼叫声。此时,李惠华还不知道,罗家峪山沟里一场暴雨,让山洪正裹挟着山石向舟曲扑来。

几分钟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楼房一阵晃动,李惠华往卧室看去,满屋尘雾、满地砖块和碎玻璃。原来数米远的舟曲县公安局家属楼,突然间撞了过来,撞得阳台和卧室的两堵墙同时倒塌在卧室里。

“不好!地震了!”李惠华赶紧拿着应急灯向外面一照,曾经熟悉的县武装部的办公楼不见了,公安局的家属楼已经和自己的楼房贴在了一起,四周是哗啦哗啦石头碰撞的声音,满地都是黑乎乎的泥石流顺沟狂奔。

他意识到舟曲受灾了,马上用手机联系还在外面的妻子,幸运的是妻子那边并没有受灾。

怎么办?抱着小的,领着大的,李惠华呆呆地站在门后,漆黑的夜空里不时传来哭喊救命的声音,出去不安全,呆在楼里不安全,怎样才能逃出生天?大些的孩子在不停地哭,李惠华真不知该怎么办。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听到楼道里有人说话,凭声音判断是武装部的叶参谋。他打开房门,看见了叶参谋和对面公安局的一位住户。

“外面都是洪水和泥石流,一楼已经被淹了,咱们必须往上跑,高处更安全。”李惠华抱着孩子跟着叶参谋从四楼跑到了七楼。

三个大人,两个孩子,大家静静呆在楼梯上,这时候陆续有逃生者从楼下上来,楼道里人越挤越多,其中有舟曲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平生和干警曹红。

叶参谋和赵平生、曹红商量,20多人呆在楼里也不安全,必须找条路带着大家冲出去,集体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通过查看,他们最终决定下到二楼,搭木板从一单元跨到二单元,然后从一户房间的窗户里翻出去,再搭木板上到老城墙上,之后可以从老城墙爬到不远处的皇庙山上。既然大水淹城,高处才更安全。

在叶参谋和赵平生、曹红的带领下,一行人开始了深夜里的死里逃生,几个小时后,他们成功登上了皇庙山,并得到一户村民的接待,20多人终于舒了一口气。

一夜的艰难逃生,让李惠华对生命、对死亡有了比别人更深的理解,对灾难中心手相牵也有了更多的体会。

大灾之后,李惠华一直在忙碌,在曾经的废墟上,他在僵硬的淤泥中挖掘寻找亲友和其他遇难者的遗体,然后,上上下下清洗干净,以最为尊重的方式将遇难者安葬,以此寄托一位灾后幸存者对遇难者的哀悼。

在舟曲县城,在白龙江两岸,在东街北街的长沟里,在经历了泥石流灾后的地方,有许多李惠华这样的幸存者,他们是舟曲的希望。(本报舟曲8月10日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李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