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丧失刺激经济手段 G20难调多元危机结构
2010年07月05日 11:57中国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6月28日,G20多伦多峰会闭幕,提出了“健全财政”的基本原则,并明确表示“发达国家到2013年实现财政赤字减半”。尽管,峰会考虑到了世界经济尚存脆弱性,没有要求全员一致紧缩财政,且对政府债务膨胀的日本采取了不强制执行的“例外措施”。但在欧元动荡,欧洲经济不稳的背景下,市场反响激烈,资金脱逃股市,全球股市下滑,经济危机的多元结构暴露无疑。

在4月的G20财长会议上,虽然各方曾一度达成了一致的判断,认为世界经济已经出现“超乎预想的复苏状况”。但之后不久,随着希腊危机恶化,并向地中海沿岸的南欧各国,以及准备加入欧元的中东欧各国波及,市场混乱,欧元贬值,世界股市连锁下挫。作为全球的重要市场,欧洲经济震荡,连锁引致新兴国家经济预期下滑,世界经济的复苏步伐紊乱,充满不确定性。对此,作为G20峰会的预备会议,6月初在韩国釜山召开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不得不将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经济复苏的温差提上日程,并与财政重建、金融管制等并列纳入G20峰会的新议题。

所谓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经济复苏上的“温差”,是指在新兴国家出现普遍过热迹象的同时,发达国家仍表现低温的通货紧缩现象。事实上,2008年9月雷曼兄弟倒闭引发金融海啸后,中国等新兴国家经济持续表现出了世界经济的新引擎功能,发挥了促进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作用。而在危机一年半后,新兴国家经济日趋表现过热迹象,乃至呈现多种泡沫症候群。规避通胀风险,有效抑制泡沫升腾,成为新兴国家维护经济稳定运行的两难课题。

尽管以美国、日本为主的发达国家经济表现了不同程度的复苏,开始由“政策刺激型复苏”,逐渐驶入企业主导的“市场自律型复苏”轨道,但在欧洲债务危机、欧元动荡的背景下,发达国家经济事实上呈现了通货紧缩的新症候。目前,虽然市场流动性并没有明显紧缺,但企业通过债券、股票发行等筹集资金的规模在明显缩小,已接近雷曼兄弟倒闭刚过后的状况。特别是,在欧洲,国债危机波及银行系统,欧洲的金融市场风险快速上升,银行在信贷上表现了消极的惜贷情形,加剧了经济萎缩。

如此,世界经济形成了新兴国家呈现通胀压力的同时,发达国家又表现了通货紧缩的隐忧,世界经济复苏态势呈现双重结构。

而从国际政策协调上看,这种双重结构,使各国的政策协调难度加大,使世界经济复苏环境平添了新风险。在此,如果新兴国家过早退出刺激政策,回归平时政策体系,世界经济复苏的引擎恐怕将因此而熄火,直接陷入二次衰退局面;而若新兴国家推迟退出,又恐将酝酿更严重的泡沫风险,面临两难选择。

另一方面,在新兴国家经济存在泡沫风险下,作为世界经济的主要市场,发达国家若继续执行“战时型”金融政策,恐将加剧世界资金向新兴国家流动,不仅无助于刺激本国经济摆脱通货紧缩环境,反而会加剧新兴国家的泡沫风险。

如此,G20多伦多峰会发表的“首脑宣言”重点针对发达国家强调了“财政健全化目标”,事实上推迟了一度热议的“金融退出”政策。而问题是,以德国等为主的欧洲,以及日本菅直人政府,片面提出“增税健全财政法”,而忽略了世界经济危机表现的多元结构,致使市场预期陡然下滑,资金从股市热涌债市。

股市历来是经济的晴雨表,当前的股价反映未来的预期,更反映企业的价值。发达国家的形势误判与政策偏颇,无疑将重挫全球市场心理,加剧经济二次衰退的风险。

关于危机政策的退出问题,IMF一直强调“财政健全化”是各国退出政策的前提。但IMF同时强调世界经济是否出现“自律型复苏”是选择政策退出的基本依据,同时,协调政策,有序退出,共同维护世界经济的稳定,是各国选择退出时不得不考虑的基本方式。但令人担忧的是,作为维护欧洲经济稳定的最主要国家,德国选择了“增税紧缩财政”和“禁止卖空的金融维稳”政策组合,放弃减税政策,而不是积极负责地扩大内需,促进欧元区内均衡投资,振兴区域产业,吸收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出口,反而加剧了欧洲的财政、金融不稳。

美国则是单纯瞄准在年底的峰会上争夺全球金融监管主导权,积极扩张出口的同时,率先削减了财政支出,无视别国货币、金融稳定,片面追求“重振美元大战略”。日本更是紧盯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订单,走新型的重商主义路线,在环保、能源等领域展开积极的海外扩张,资金外流加速,使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控制通胀、抑制泡沫政策难度加大。英国新政府一方面强调要与欧盟各国合作,另一方面,则强化英镑对欧元的竞争,在考虑规范伦敦银行业的同时,拟通过刺激本国新兴制造业发展,强调英国的产业复兴。发达国家的危机对策,与国际商品市场、金融市场的变动风险结合,不利于G20形成有效的政策协调,难以维护世界经济的整体复苏。

匹兹堡峰会后,G20被视为协调全球政策的最主要的国际论坛。而在面对世界经济的双重复苏结构,以及多元化的危机结构,尤其是,欧洲各国普遍丧失了利用财政刺激经济的手段背景下,今后,发达国家如何推动“财政健全化”与“金融规范化”,切实发挥维护国际金融系统稳定的功能,将关乎世界经济能否顺利有序地复苏。□

(刘军红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刘军红 编辑:李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