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媒体调查称网上可轻易买到铊溶液 警方称已密切关注

2013年04月19日 03:10
来源:现代快报

“南航金城学院校园惨案”后续报道之1

遇害男生女友发文:致我逝去的爱情

昨天,现代快报报道了南航金城学院学生宿舍内发生命案的消息。

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南航金城学院的宿舍区。案发的410室依然紧锁大门,阳台上还晾晒着衣物。

校方目前已对几位参与救援的同学做了一对一的心理辅导。有一名室友与小蒋感情很深,学校老师对这名同学给予了更多关注。

小蒋和小袁在自动化专业的两个班级,事发第二天晚上,辅导员老师给两个班的学生开了班会,小蒋所在班级的同学气氛更沉闷。心理老师会给这个班做团体心理辅导。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小袁也有女友,也已经进行了心理辅导。

小蒋的人人网主页上显示,他是个乐观向上的大男生,还勤工俭学做各种小生意。小袁的名字,也在他的“好友列表”中出现。

同学们议论此时事提到,其实两人平时关系挺好,小蒋受伤抬出宿舍时,小袁的胳膊都是一直颤抖着的。记者也从江宁公安得知,小袁在接受调查过程中,表示很后悔。

最心痛的莫过于小蒋的女友,她与小蒋的人人网ID,都用了心形符号+对方昵称作为后缀。女孩写了一篇日志,悼念那份已经逝去的爱情。现代快报记者是钟寅

《致我逝去的爱情》 (节选)

还记得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牵手,那时候你不好好学习。就知道玩游戏,有时候还抽烟,我就管着你,我们的钱合着用,你的身份证银行卡都在我手里,虽然你会发发牢骚,但是你知道我是为了你好。

转眼你就快大四了,我快大三了,我们有同样的目标,考研。像当初我们约定的那样,等你考上了研究生,我就带你回家见我家人。

记得前天晚上,我们有说有笑地回宿舍,你还买了零食给我,可是过了一小时我们就阴阳相隔了。命运弄人。

复旦投毒嫌疑人

作案动机仍未披露

家人:他不可能害人

复旦投毒案受害者黄洋的逝世,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昨天,北京晚报报道称,记者从上海警方处获悉,目前已排除“情杀”的可能性。

昨天,新华社记者从上海警方处核实,警方仍在对犯罪嫌疑人林某进行审讯,其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段仍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警方表示,由于案件仍处侦查阶段,并未对外披露林某作案动机等相关信息,请公众切勿盲目揣测和传播。

记者采访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获知,嫌疑人林某的父亲已赶到上海处理相关事务。林某叔叔、堂哥和姑丈,也于4月16日赶赴上海,帮助林父处理相关事务。

林某的家人表示刚接到消息后,不相信平时老实规矩的林某会做出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情。

“他不可能害人,如果有人想害他,会遭天谴。”林某姐姐在发给记者的短信中表示,她对那位死者感到惋惜,盼望能早日水落石出,但也别冤枉好人。

林某的姐姐称,她也是从网上得知弟弟出事,林某之前从未向家里透露过室友黄洋生病住院的事情。

林某的姐姐表示,弟弟一直都很懂事,从来都没有惹过麻烦,一直都是埋头读书。林某每次从上海打电话回家,基本上都是在问家人的情况,很少讲自己在上海学校的事情,也从未说过他跟谁有过矛盾。

综合

女生19年前铊中毒

“嫌疑室友”昨开口?

复旦大学惨剧之前,最有名的校园投毒案是“朱令案”。

1994年11月24日,清华大学1992级化学系女生朱令出现奇怪的中毒症状,肚子痛、掉头发,入院未愈。

1994年12月11日晚,朱令在北京音乐厅舞台上的古琴独奏《广陵散》,似乎成为她人生最灿烂的一场谢幕。

1995年3月26日,朱令再次病重被送入医院,昏迷达5个月。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确认,朱令两次铊中毒,第二次中毒后体内铊含量远远超出致死剂量。随后,朱令的室友孙某被认为可能有嫌疑。

近日,湖北长江日报的记者前往北京,探访朱令一家。昏暗的楼道、斑驳破裂的墙壁、打着补丁的沙发和陈旧的家具、两个满头白发、行动迟缓的老人,让这个家弥漫着一种悲剧气息。

朱令的父亲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母亲仍在隔壁不停地忙碌:为女儿吸痰、喂药、擦身……让父亲心痛的是:当年的美丽少女,已经变成一个臃肿超重的40岁重度残疾人,心智似乎只有六七岁。

朱父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相关部门把关于朱令中毒案件的调查、会议内容、案情卷宗公开,让朱令事件的真相公之于众。”

无独有偶,昨天一个疑似孙某的账号再次出现在网上,吟诗“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并声称“这么多年,和很多人一样,等待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综合

快报记者:有铊溶液卖吗

淘宝卖家:满5瓶包邮哦

网售剧毒物监管存空白,南京警方称已密切关注

清华女生朱令中毒案,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焦到“铊”上。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展开调查,发现网络上可以轻松买到剧毒化学品。

能开发票,满5瓶包邮

在淘宝上,现代快报记者轻松找到了一家售卖各种元素标准溶液的店铺,在商品中发现了“铊”。

卖家催促记者抓紧时间下单,“可以开发票,满5瓶就包邮。”

卖家还说,他的铊标准溶液浓度为1毫克/ml,一瓶50ml,“一个人一次喝200瓶才致命。”

事实上,按照国际标准,铊中毒致成人死亡的最小剂量为12毫克/公斤体重,如果按照成年男子65公斤计算,只要摄入780毫克的铊就可以致死。换算成标准溶液的话,只需要15瓶。南京大学相关领域博士小王表示,铊元素毒性很强,标准溶液也很毒。

此外,一种在国外常作为安乐死用药,也能找到货源。

网售“毒源”来自何处?

现代快报记者问,“你们的溶液是从哪里进来的呢?”卖家称是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

随后,记者致电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说此类溶液有在网络上销售的事情,“总院下属研究中心、控股公司、全资公司近30家,很难核实”。

南大博士小王说:“化工行业是庞大的系统,相关行业的人想弄一点,再简单不过。”

卖家都没问买去干吗

《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经营企业应当记录购买单位的名称、地址和购买人员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及所购剧毒化学品的品名、数量、用途。剧毒化学品生产企业、经营企业不得向个人或者无购买凭证、准购证的单位销售剧毒化学品。

然而,在记者向所有卖家咨询的过程中,他们均没有询问记者的购买意图,就更不要说索要购买这些剧毒物的相关凭证了。

“快递公司一般不会查”

一位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类似铊溶液之类的液体,只要包装好,不通过航空运输,一般快递公司是不会审查的。

南京公安相关人士表示,网警正在密切关注,一旦发现则会及时通知商家或商家仓库所在地的公安部门,连同工商等部门查处。

现代快报记者曾偲陈志佳

[责任编辑:PN039] 标签:沙洲职业工学院 男生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