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深圳拥20亿村官调查:靠出租厂房掘到第一桶金

2013年03月01日 10:41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郭启明

原题:“周伟思现象”再调查

办公室大门紧锁,只有门上副董事长牌子标识告知这里主人的身份。自去年11月下旬身陷“网帖举报坐拥价值20亿房产”风波之后,它的主人周伟思很少出现在办公室。已知的是,以后或将来,周伟思出现在办公室处理繁杂社区事务,接待来访官商、居民等可能性微乎其微,一切已经成过往。在新年钟声敲响的前一天———2月8日,他因涉嫌受贿罪、行贿罪被市检察院批捕,此刻正关押在看守所里。与此案相关的龙岗区原城管局副局长何永华等三人先后被执行逮捕。

前有深圳田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南山田厦村)郑稳棠,后有“20亿元村官”周伟思。“基层社区腐败”曝光与查处已经成为去年以来深圳反腐工作较突出的现象。目前,郑稳棠案已由检方提起公诉,等待开庭。回顾梳理郑稳棠案,还原双面周伟思发迹史。两起典型基层社区腐败案件背后是政企不分、管理失范,更是土地利益随城镇化放大进程中,乡村集体治理的失衡。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坦言,村官身份特殊,而监督存在法律困局。

在2月初市纪委五届四次全会上,市纪委书记丘海表示,今年深圳将从五个方面推动反腐倡廉工作,“抓好社区党风廉政建设,加强对社区集体经济组织的监督,严肃查处违规处置集体资产、侵吞集体收益、侵害原村民土地权益等行为”被列为专项治理工作之一。反思周伟思现象蕴含的问题,基层社区管理与监督的困局亟待破解。

●南联社区

“20亿元村官”发迹史

第一桶金

出租厂房收取租金积累,继续买地盖厂房、农民房,滚雪球般发展让周伟思掘到第一桶金,继而很快建立成片厂房出租群落。居民没有眼红妒忌,其原始资本积累过程靠的还是真本事。

在南联社区,熟悉周伟思的人几乎没人否认其能力,包括工作能力、经商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运筹帷幄能力等多方面。与深圳30多年的发展历程相同,位于龙岗区深惠路边上的南联村在改革开放洪流中,完成从偏远贫穷农村到现代城市化的蜕变,本地原住民由农民变身居民,洗脚上岸收租发家。

至于周伟思如何发家致富,如何掘到第一桶金,如今南联村简一居民小组居民鲜有人能说出,只知道周伟思初中学历、农民起家。“当然是做生意发财了。”2月25日上午,在简一居民小组简陋办公楼里,几位本地老者正在喝茶闲聊。对于老乡邻、村干部周伟思,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其人本身,低头不见抬头见;陌生的是作为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如今依然并不太富裕的简一乡亲,与他来往甚少。

现年53岁的周伟思是土生土长的简一人,南联是大村,下面有17个小村。在简一,90%原住民姓简,同一老祖宗,若按辈分,此起事件举报者周祖杰要称被举报人周伟思“叔叔”,属叔侄关系。

改革开放初始,南联村穷得丁当响。按照居民说法,1982年头脑精明的周伟思开了小店,出售小百货补贴家用。渐渐地,有香港人到村里租赁地皮盖厂房,有些烟火人气,本地人洗脚上岸告别农民身份,由种地改为“种房”。1987年,有点本钱的周伟思开了家饭馆,开始涉足建筑业,当起包工头。

助周伟思一臂之力的关键人物———其在香港的兄弟。彼时,南联村有着大片土地,价格低廉,可以私下交易,只要有钱可以买到地。周伟思找香港兄弟借10万元,又向银行贷款,买地圈地盖厂房。起初,厂房建得较简陋,有些还是铁皮房,但此时南联村非往昔的田园,随着改革开放如火如荼,港人大量涌入投资办厂。

出租厂房收取租金积累到一定量,继续买地盖厂房,盖农民房,如此滚雪球般发展方式让周伟思掘到第一桶金,继而很快建立成片厂房出租群落。周家的物业之一———南约社区的利亨隆工业区就是这么来的。

有胆识、敢闯、会做生意。有居民说等大家意识到盖厂房盖楼房一本万利,村里几乎没有地,房子盖得密密麻麻。而此前,有头脑的村民并不多,有些担心收租回收期慢,且前期需大量资金投入。风险永远与机遇成正比———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周姓村民表示,周伟思看得准,且有这个经济实力,发家理所当然。这点,事实上倒没有居民眼红妒忌,其原始资本积累过程靠的还是真本事。

只是,居民们无法预料后来之事。在汹涌袭来的新一轮城市化进程中,周家位于深惠路沿线的部分物业被改造被拆并获赔上亿元,物业骤然升值数倍,上演一出暴富神话。熟悉周伟思的南联社区居民看法基本一致:低调,有本事,平时话不多,是个能人。

双重角色

前前后后任职社区居委会主任、股份公司副董事长、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任深圳市利亨隆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周伟思多年来以双重身份游走在社区管理、集体资产经营、个人公司经营之间。

钱生钱,抓住机遇,周伟思闷声不响在南联村版图建起他的收租楼宇厂房群落。

公开数据表明,1999年至2010年,周伟思个人名下拥有物业64栋,其中住宅12栋、商业楼10栋、工业厂房35栋、综合楼7栋,共占地面积3万多平方米。登记在其妻杨小球、儿子周荣生、周华生名下的物业有12栋,全家申报物业共计76栋,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左右。这些物业大多数在2001年前后登记,建设日期多数在2001年3月之前。

同期间,南联村集体资产未有大幅增值,集体资产完全依赖厂房物业微薄的租金,仅维持基本运转,居民分红只有几千元。1999年,南联村简一居民小组出现经济困难,没钱周转,找到周伟思,向他借款235万元,2000年借给160万元,2001年借给80万元。最近几年,周伟思在外面的捐款加起来有好几百万元。2011年,他与另一个老板在惠州惠东捐款400多万建了一所学校。

至于算起来还是本家侄子的周祖杰,家里盖房子没钱装修,开办物业公司缺乏启动资金,周伟思也曾给过钱。当地居民称,鉴于周伟思善于经营、工作能力颇强,2000年5月大家投票选举他当村干部,任职简一村长。此前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周伟思也当着龙岗街道办、南联社区居委会一行人的面说起当年往事,“村里没钱出粮发工资,我自己拿出钱垫的。”他特意强调不是自己非要当村长,是大家请他当。

2002年6月,“经营能人”周伟思当选为南联村委主任(后来村改居,任居委会主任),连任四届直至2011年4月。2004年10月至今,其任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身兼社区事务管理与股份公司经营两职。

周伟思究竟有无能力,能力如何?南联股份公司相关人员介绍,现在本地居民每人每年分工超过1万元,在龙岗区256个股份公司经济实力排名第二。经济实力背后,靠的是什么?周伟思曾经坦承:靠的就是旧改,通过物业置换升值。但成也旧改,栽也旧改。当然,这是后话。

身为有钱人,周伟思相当低调。手机是老款的诺基亚,外壳磨花还用了五六年。“这款手机买新的也就三四百元,能打电话就行,不讲究,除每天抽一两包烟,喝点茶,没有别的爱好,晚上从不出去应酬,烟是80元一包的精品好日子。”去年11月28日,周伟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有问必答,没有回避。当时,南都记者问及网上举报帖子所说“利用旧改谋取私利”是否属实,他生气地说:“真是笑话,笑话来着。”

前前后后任职社区居委会主任、股份公司副董事长、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收入多少?周伟思说,每年工资10万元出头。相比身家过亿,这份工作提供的薪水微不足道,有何意义,吸引力在哪里?“钱对我来说确实不重要,干这份工作想为居民们做点实实在在的事。”周伟思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周伟思自称信佛,在家供奉有菩萨,每天在家烧香拜佛。他透露,除了喜欢买二手豪车,没有别的爱好,儿子曾就此事与他意见不合,家里每月收租百万元,不是没有钱,买个旧车开出去别人笑话。“旧的好,便宜。”他告诉儿子为人处事低调好,和气生财,平安是福。

周伟思另一个身份是深圳市利亨隆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公司虽然由儿子在打理,但大事还是他说了算。得到证实的是,周伟思的儿子周荣生任利亨隆总经理期间,曾接手一家开发商旧改中的拆迁工作,前后收入约20万元。利亨隆注册成立于2001年5月28日,注册资本200万元,股东是周伟思及其妻子杨小球。注册信息上一份手写的周伟思履历表显示:1960年出生,初中学历,1976年从学校毕业后在生产队做工,1987年在家务农到1992年去广州做生意,后回来,1998年在龙岗做生意到现在。

多年来,周伟思以双重身份游走在社区管理、集体资产经营、个人公司经营之间,游刃有余。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周伟思 周华生 开发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